缅甸禅修一月

henryz 于2004年8月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飞行后终于从北京来到了我一直梦想的缅甸仰光,这里就是我梦想的佛国天堂。当九七年前我接触到上座部佛教的时候我就开始有来缅甸的冲动,今天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梦想。人生有许多的梦想,大学时我就曾梦想去西藏,毕业后没多久就实现了,而且还不止一次,也体验到了人生的许多特别的东西。当我认识上座部佛教的时候我觉得那才是我需要的东西。于是我来到了这篇神圣的土地。一片还不为许多人熟悉的土地。这里有不同的文化氛围,这里有纯净的原始佛教传统,有安静的修行环境,这里提供免费的食物和住宿,有一个修行者该有的一切,还有着非常正直善良的人们。

四月是缅甸的热季,又是下午一点半,刚下飞机迎面扑来的是阵阵热浪。经过简单的入关检查我们一行三人带着大包行李走出了破旧的仰光国际机场。这时迎面走来一位和尚,手上高举着写有我名字的牌子,他就是恰密禅修中心派来的接机人,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我们外国人宿舍的管理员。他们是派中心的专车来接的,真还有点象贵宾的感觉。上车后和尚开始和我们用不太纯正的英文聊天,但基本还是能够沟通的。

大约二十分钟就到了禅修中心,我想给司机一点小费,可他说什么也不肯收,说是中心的车不要钱的。和尚带我们到办公室办理登记手续,要求把贵重物品和现金保存在办公室,每人分配一个单人宿舍,稍做安顿后就去拜见禅修指导师父。当我们赶到那里时有一位会讲中文的中年妇女也在那里,她叫郑美华,是缅甸华人的后代,她就是我们的翻译,恰密西亚多昨天刚出国,据说他出国前知道有三个中国人要来所以就为我们特意安排了一个翻译,翻译是中心的居士,但不住在中心,平时我们有面试时她就会过来。师父简单问过我们的情况后叫我们明天再来开始学习,今天休息休息,买点日常生活用品,还叫翻译带我们到仰光最著名瑞达高大金塔去参观,说从明天开始禅修后就不能离开禅修中心的。

翻译带领我们参观介绍禅修中心,外国人住宿和禅修是在一栋专门的四层楼里,从下往上分别是女士宿舍,女士禅修大堂,男士禅修大堂,男士宿舍。到处都很干净,进任何房间都得脱鞋。食堂和办公室都离得很近。我们又去附近的一个商店买了些日常用品,最重要的就是买了两条缅甸裙子(LongJi),缅甸男女都穿这种像个布桶的裙子,在中心必须要穿这个,否则会感觉你很另类的。

第二天我们在指定的时间到了师父那里,翻译已经早早到了。这样就开始了我们的第一课,师父叫wuduobida,英文很好,在后来的面试中我经常和他用英文交流,因为翻译是个居士,而且普通话不是很流利,对有些东西可能译得不是很贴切。第一堂主要是讲这里的规矩。

基本归纳有如下几条

1.   参加禅修者必须遵守八戒
2.   全天保持缄默, 不得和其他人讲话, 如有特别事情须向办公室报告
3.   所有动作必须要尽量慢, 不得东张西望
4.   保持全天的警觉状态, 时时刻刻观察身心的变化
5.   禅修必须在禅修大堂,不得在自己房间里面修行.除非得到师父允许
6.   不许看书, 对自己的禅修感受可做非常简短的笔记, 以便面试时报告.
7.   必须放弃以前所学的其他派别的东西

修行方法基本上和马哈希的内观基础httpwww.seach.orgSoftSoft_Show.aspSoftID=828)一样,也可参看迦那卡禅师开示(httpwww.xici.netmain.aspdoc=36283952),只是修法更加详细。修行主要分径行,打坐和日常生活三部分。

径行时的主要要点在于一下几点:

1.双手交叉于小腹部或背部,也可交叉于胸前。走路不可太快,但也不是非常慢,以能清楚观察脚的移动为准。脚步不要太高太大太斜,可参看 图例,左边的是正确的姿势,右边的是错误的。

2. 眼睛看前面约两米远处,不要看脚和想脚的形状。

3.如果注意力已经不在脚上时,而且影响到径行时的观察时可停下脚步观察妄念,直至它消失后继续径行,如果妄念很小很快就消失而并不影响径行时不要停下来,继续径行观察。

4.径行路线不可太长,需要在一直线上来回走,一小时左右,一般开始时花十分钟到一刻钟注意左脚、右脚,后面观察比较稳定后可以观察提起、向前、放下,当你能观察更多时可就观察多一些。

5.当走到两头时要注意转身的动作,可以稍做站立,注意身体的站立、脚和地面的接触,站立、接触,站立、接触,这样反复注意约十次。

打坐时主要观察腹部的起伏,身体要端正,盘腿以自己舒适得方式,这样能坐比较长的时间,缅甸人既不双盘也不单盘,两腿一前一后自然放在前面。

1. 径行结束后打坐,慢慢地坐下,注意观察坐下的每个动作
2.双手自然叠在一起,双手大拇指指头不可正面对接,否则容易产生幻觉。如果很热可以掌心向上放在两膝盖上
3.如果腹部起伏不是很明显而难于观察时可以观察坐的感觉和腿与地面接触的感觉,还有手上接触的感觉,可以对这些部位轮流观察。
4.不能睁眼打坐,如果昏沉可以起来径行,或睁眼一会儿,再闭眼,也可按摩头部。

日常生活动作要慢,仔细观察每个动作和念头,这些在马哈希的内观基础里描述得非常仔细。

下面是一天的作息时间表,从开始禅修到结束的那天每天都这样,是没有休息日的。

3:30 起床
4:00 – 530 径行,打坐交替
5:30 早餐
6:30 打扫卫生,休息
7:00 – 1030径行,打坐交替
10:30 午餐
12:00 – 500径行,打坐交替
5:00 洗澡,洗衣
6:30 – 9:00径行,打坐交替
9:30 休息或自行打坐

禅修一般径行一小时, 打坐一小时交替进行.

恰密给外国人专用的禅修大堂很干净,有六七位外国人在那里禅修,他们来自中国、日本、泰国等国。每天除了早餐后有二十分钟时间是打扫卫生,没有任何额外的工作需要你去做,每天的两顿饭都已经准备好在桌上的,吃完就走人,其他公共劳动也是有专门的人来管理,好像这些人很多都是义务的。

第一天刚开始禅修感觉人比较烦躁,可能是因为一直在繁忙的城市中生活心一直在漂浮,而且也没有经常训练的原故。不过没过多久就进入相对比较稳定的状态。我挺喜欢径行的,因为径行人一直是清醒的,只要注意观察就行了,如果是打坐的话早上就有可能昏沉,天气太热每天晚上睡得不是很踏实。刚开始时我的心不能一直观察脚的移动,一会儿想这,一会儿想那的,当发现自己在妄想时就安慰自己,心本来就是这样无常的,接受它吧。其实是不用这样去思维的,你所要做的只是时时刻刻的观察,并不需要去思维,妄念也好,回忆也好,期望也好,你只要如实地知道在发生什么,如果你有后悔或烦躁你的不专心,你要如实知道,担心也是如此。径行是给你一个主要的观察对象即脚的移动,当你没有观察脚的移动时你的心去做别的事情了,你要知道,心不可能同时又能观察脚的移动又能妄想的。心在同一时间只能做一件事情的。当其他主要目标如声音、妄想出现时你要观察到它,当其他主要目标消失时再观察主要对象脚的移动。当其他目标如外界干扰或妄念已经影响你的径行时你需要停下脚步来观察他们,直至它消失。如果在径行的过程中他们消失得很快就继续径行观察脚。当我训练一段时间后我的观察也越来越清晰,不仅基本上能观察到每一步的移动,而且也能观察到脚的提起、前推、放下,再感受到提起、前推、放下、脚底接触地面、脚底下压的感觉。径行时不能太快,刚开始时快就不会清晰,慢慢地移动,我发现每个主动的动作之前一定有想动的意念在前,于是我观察到想提起、提起、想前推、前推、想放下、放下、接触的触觉、脚底下压慢慢加重的感觉。转弯时先有想转的意念,再有转的动作。当能顺利观察这些目标时,在这些主要能观察到的步骤之间也会有很多东西发生的,如外界的声音,很多细小的念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能观察到的东西都没有以前所认为的那种整体的感觉,都在不断生起和消失。刚开始时我一直脚底痛,是因为没有训练过的原故脚不习惯,我曾经不能忍受一天八小时的径行,但当我仔细观察这个痛的时候,这些痛并不是连续的,是一个一个发生的,有时强有时弱,好像并没有先前那么痛,只是感觉一个一个痛的触觉生起和消失。在后来的禅修时我发现其他的感觉也是如此,象观察声音时声音就变成一个一个听到的感觉,每一个声音听到的同时就消失了,味觉和嗅觉也有同样的感受。

打坐时主要的观察对象就是腹部的起伏了,当起伏不是很明显时就观察身体的坐的感觉和身体和地面接触的感觉。前几天的打坐一直不是很清晰,心总是在胡思乱想,心不在观察,浑浑地时间就过去了。身体没坐直,身体不舒服就老是去调整姿势,而且要求闭眼,一闭眼杂念就来了,以前睁眼打坐习惯了,一下子还没有习惯过来。我一直没有坐直,所以背部总是痛,经常想更换姿势,一次我打算不再更换姿势,坚持到底,果然神奇的事情发生,当背痛发生时我就观察它,发现它并不是那么的痛,只不过是一个个小的痛生起和消失而已,当你一直观察它时发现它在某时突然就消失了,不再发生,我于是继续观察腹部的起伏,进入非常清晰的观察状态,一会儿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其他部位如腿也麻、痒也有类似经历。当观察清晰时有时能看到腹部起有七八个清楚的步骤。腹部起伏时间的长短和坐的姿势有关,有时急促有时缓慢。

这里的禅修大堂夏天都是开着电扇打坐的,不象国内吹风打坐好像有什么禁忌,你所要做的只是如实观察,知道有风吹来就行了,好像电扇没有什么关系。

日常生活也是要保持高度的警觉,时时观察。一个比较深的印象就是当我早上刷牙时有生以来从未有过如此清楚的刷牙,能观察到每一个刷牙的动作,还有每个动作之前的想要移动牙刷的意图。吃饭时的感受还要多,不仅要知道每动一下的意图、动作,还有观察到每一次咀嚼,吞咽时的意图、动作,食物经过食道的感觉,食物到达胃后饱的感觉。后来还观察到食物在嘴里的冷热、香味、滑嫩、稀稠等。有一天吃饭时我突然观察到我每次取食物前都要先看着食物的,其实看一直在发生,只是我以前一直没有观察到而已。

以上就是我禅修一周的了解。

如何面试报告

一般面试的时间不是很长,十分钟到二十分钟,师父希望你面试时简明扼要,一般要求分别按径行、打坐、日常生活三部分来汇报,径行的时间长短、如何径行的、观察到什么、遇到妄念如何处理、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打坐也是一样,时间、如何观察、如何处理妄念、特别感受。日常生活的报告包括日常起居、走路、吃饭等。根据你的报告师父可能会让你调整一些方法,也可同时证实你的一些感受。

由于很向往森林禅修的体验,感觉城市里面很吵,于是我向师父提出去森林中心的要求,师父欣然答应,于是他们给我安排了车辆和在那边的住宿,当天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来到了向往以久的恰密森林禅修中心。

森林中心很宽阔,而且人也比较少,一人可以住一间很大的房子,房间里卧室、卫生间和淋浴室都是分开的。这里的树木很多,修行可以在禅修大堂,也可以在森林里的专门打坐处。这里的场地没有男女分开,但面积很大。第一天刚到时就遇到停电,不过这里有发电机,过不了多久就会发电,到晚上大家都入睡时发电机再停机。

禅修大堂虽然有电扇但还是比较热,其他季节应该不热的,所以我一般都在森林里打坐的,那里有风比较凉爽,而且人少,没有相互干扰。这里的森林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大森林,可以把它叫树林,树还是比较多的,地面上没有什么草,可以打扫一下后径行,但不象大堂里那么平整,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不过我感觉蛮不错的,赤脚径行在土地上有种回归自然的感觉。随着太阳光线的移动你需要调整你径行和打坐的地方,因为有些地方会被晒得很热。赤脚走在土地上脚下显得特别的敏感,观察也变得很清晰,只是由于地面的不平整观察就不会象在大堂里那么有规律和持久,所以师父让我不要走得太慢,依然还是观察脚的提起、前推、放下和接触下压的感觉,在径行的过程中经常出现其他的目标如妄念、外界的鸟声、风声、地面的感觉(冷热、粗糙等)。有时注意力比较集中一会儿一个小时也就过去了,这种时间的感觉不会发生在平时的走路上。有时突然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但有时很久没有听到这些声音,其实这些声音一直都存在的。师父说心就是这样的,心总是被主要目标吸引,心在同一时间只能关注一个对象。有时在那里径行就是觉得自己只是一连串的动作、念头、感受一个一个发生,所谓的我就是如此,当下物质和精神现象不断的发生和结束,发生的刹那也就是结束刹那。

我把大多数的时间都花在森林里面,那里打坐比较凉爽,即使是正午时分也经常有阵阵微风,平均每坐的时间在一个小时左右,我的经验是身体坐直,坐好后尽量不要移动身体,那样观察的会比较清楚,也容易入定。一次在观察腹部起伏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的清晰,吸气和呼气都变成很多步,身体随着呼吸有一点摇动,但感觉上摇动幅度很大,腹部就像是有一个非常大的皮球似的在收缩和放大。师父说了,只要注意发生的一切,不要去想象和追随什么。一次在打坐时我的心已不在腹部,当心再次关注到腹部时突然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腹部还在那里有规律的运动着,而观察的心刚不在这里,现在又关注在腹部的上下运动了,发现身体的运动和观察的心是分开的,他们是两件事情。不仅是触觉如此,于是我很快推论到其他如听觉、视觉等,很多声音明明一直发生在耳边的,但有时我听不到,只有关注到它时才能听得到,视觉、味觉、嗅觉都是如此。

夏天的森林里小动物很多,最多的是鸟类和变色龙,尤其是变色龙经常发出奇怪的叫声,有时还在你打坐的顶上爬来爬去的。雨过天晴的时候不要去森林里面,新生的蚊虫飞蛾比较多,还有就是蚂蚁到处搬家的景象让你无处下足。

在仰光时早上打坐总是昏沉,到了这里好像就没有瞌睡了似的,一大早三四点钟打坐清醒得很,可能是由于前面一直坚持的缘故吧。有时打坐时腹部的起伏没有什么感觉,于是我观察身体的坐、腿与地面的接触,感觉到这些接触都是一个个小的震动在发生,所谓的接触其实就是这些细小的震动的生起消失,有时我感觉整个身体好像变得象块石头一样坚定不可动摇,感觉不到呼吸,身体的感觉就是一个个小的震动的发生。

有一次我突然看见一个很大的自己的形象,感觉有些可怕,师父说过不用害怕任何境界,它只不过是自己的心念而已,继续观察这个心念时不久它就消失了。

经过一周多的练习,心已经比较稳定,很少回忆在国内发生的工作生活上的事情,但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那就是妄念几乎都是这几天修行时东张西望的东西或是小时候,初中,高中时的某些印象,有些是一二十年来从来没有想起过的东西,不过都是当时印象较深的东西。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因果吧,每一个妄念都是有源头的。当下的心不会无缘无故地发生,总是有其原因。

日常生活也是非常的仔细,包括开门、关门、洗澡、躺下、吃饭的每个细节,尤其是吃饭的时候有了更多的体会,我很喜欢吃芒果,而餐桌上几乎每天都有芒果,所以经常在吃的时候我都在享受芒果的美味而忘记观察,当我不沉醉在芒果的美味中时观察到那也只是一个个味觉发生,有时也会有回忆以前芒果味道的念头。

一天中午我在吃饭回来的路上,走在烈日下,背上有一种异常灼热的感觉,于是我停下脚步站在烈日下,仔细地观察这个这个热的感觉,奇妙的是,现在并不是原来我认为的那么热,热是很多一个一个的热的触觉在发生和消失,有的强有的弱。这是只有热的触觉现象发生,并没有象以往那样被热带来的烦躁不安。

这次体验后我用同样的方法去观察触觉、声音、嗅觉、味觉、视觉都有同样的体验,它们都是一个一个发生的,生起的同时就是消失,声音被感觉是一个一个声音点,所有接触感觉是一个一个接触点,就是这样。

后来我觉得脚下每一步移动,腹部的一次起伏之间,虽然观察的主要目标都很清晰,但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发生,比如身体细小的感受、心念的变化、外界的干扰等,它们发生得太多太快了,根本来不及观察清楚,只觉得太多的身心现象在生起消失,师父说需要尽量观察清楚,但是这需要时间来锻炼。

虽然感觉了解的越来越多,但后来重温过马哈希的书后发现其实在书里每个细节都有描绘的,只不过是当时看的时候只有想象,没有实际体会而已。

森林禅修生活过得很快,三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在计划旅游和回国的事情,和师父告别的最后一次面试时师父说,希望我下次再来,并且能多呆一些时间,最好是三个月以上,那样长时间的训练会比较有成果。记得师父最后说的一句话,修行所要做的只是了知当下发生的一切(be aware what’s happening all the time)。

综合自己一个月的禅修感受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1. 所观的对象和观察的心是两件事情,观察的对象有脚的移动,腹部的起伏,外界的干扰,妄想,意图等
2. 身体的无常,痛痒麻等都是由一个个小的痛痒麻的不断生灭,最终都会自然消失。心无常,心不能持久在一个目标上,总是被主要目标吸引,你不能控制它,妄念也是如此,再顽固的妄想也在时刻生灭。
3. 无我,只能感觉到身心现象一个一个的在生起和消失,别无它物,没有一个所谓的我存在,世界上只有身心现象在生灭,也就是你所正在经历的。
4. 因果,有意图才会有行动,现在的身心现象是由过去的身心现象引起的,未来的身心现象和现在的身心现象有关联。

告别了禅修中心回到仰光,我参观了马哈西中心和班迪达中心,然后乘飞机去蒲甘和曼德勒旅游了几天后回到了国内。回国后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当中,刚开始的一些天还能保持在那边的警觉状态,但过了一个月后基本上不能维持在缅甸时的状态,所以我觉得环境对一个修行人是很重要的,最好还是在禅修中心修习,在忙碌的俗务中是很难修行的,能做的只能是尽量保持日常的警觉。

一起同去的两位朋友还在缅甸,一位去了帕奥毛淡棉的禅场,打算在那里出家,还有一位在恰密禅修中心,准备在那里长期进修。

其实现在去缅甸还是很方便的,护照、签证很快很容易就还能办下来,自己只需要负责来回的机票费用,在禅修中心吃住是免费的,再说那边的生活标准非常低,不会有太大的开销。关于如何去缅甸禅修的详细情况可参看我写的一篇《缅甸禅修之旅》。

禅修中心相关的照片

一下是我提过的一些问题和师父的解答,有些问题已经在上面提及故不列在下面。

1) 打坐时昏沉怎么办
是因为精进力和定力不够才会昏沉的,昏沉时也需要观察,昏沉也是无常的,实在瞌睡就睁眼一会儿,也可以按摩一下头部,同时仔细观察自己的动作,然后继续打坐

2) 当你在短时间内看到太多的身心现象发生又不能一一看清楚时如何处理
不用刻意去一一看清楚,观察基本目标,其他的能观察多少就多少

3) 径行和打坐达到的结果一样吗?
结果是一样的,要看你更加适合哪种方式。

4) 需要专门去做修定的训练吗?
马哈希的方法没有专门要求你去修定的,它通过径行和观察腹部来修炼定力,但不是安止定

5) 径行时的快慢,跨步的大小
径行时要比较慢,需要对脚步的移动的每一步观察清楚,但也不能太慢,太慢会站不稳,每步大小是一个脚底板长。

6) 修行时花百分之多少的注意在观察上
一般注意力在百分之八十左右,太专注容易疲劳,太放松容易松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