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泰国森林参学记


引言:这次到泰国,主要是依止师的用心,让我们两位沙弥受具足戒,以完成我们多年的心愿;同时,依止师亦借此因缘,在整个行程中,让我们深入其境,以走访森林道场为主,去上一堂活生生的僧教育课程。 法善法师

走一趟佛教气息浓厚的国度--泰国之旅,让我感受泰国人对僧伽的那份尊敬与重视。同时,目睹僧众对修行的那份坚持,延续佛法的悲心,以及信众的虔诚,这一切深深让我体会到诚如佛陀所说,“只要僧众及信众能法随法行,就可以庄严僧伽了”。这次到泰国,主要是依止师的用心,让我们两位沙弥受具足戒,以完成我们多年的心愿;同时,依止师亦借此因缘,在整个行程中,让我们深入其境,以走访森林道场为主,去上一堂活生生的僧教育课程。

僧众坚持于实修,以灭除贪嗔痴
在一位于泰国出家五年的马来西亚比丘及泰国比丘的带领下,我们由南驱车至中部,从中部到东北部,然后再往北上一直到达北部的Wat Phrae Dhammaram,前后用了十九天的行程2。在整个行程中,我们必须乘坐好几小时甚至十多小时的车程,长途跋涉,穿越平坦的田间,落后的村庄,方能到达这些远离愦闹的森林道场。这些森林道场,由大约几十至百多位的僧众驻守。

他们年年如一日般锻炼他们的心,不让贪嗔痴主宰生命,他们着重实修,严持戒律,以及把佛法落实在生活中。在佛陀已入灭两千五百多年的今天,我们还能看到佛教的原始修行面貌,不得不归功于这些愿意献身追随佛陀的足迹,勇于面对自己,跨越物欲横流的森林僧众。踏足于这些五百至一千多英亩的森林道场,内心由衷的敬佩他们对修行的坚持。在东北部的一个原始森林道场,是一个着重实修的道场,戒腊高的僧众都喜爱到这里精进用功。当我们沿着野草丛生的羊肠小径,穿越浓密的原始森林,涉过小溪、爬越岩石的山谷,深入森林的其中一隅时,带领我们的森林道场之泰国比丘向我们叙述说(马来西亚比丘翻译),他们在Thudong期间,就是这样穿越森林,两、三个月或更长的时间,在森林内度过。他们有时住在树下,有时住在山洞内,过着简朴、少欲知足的头陀行修道生活。在林中,野兽的出没,是锻炼他们的心最好的时刻。当我们爬上一座石山时,可见一间间的茅房悠然的伫立在岩石上。我们在山上遥视四周环绕的树林,可以感受到那与世隔绝、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给心灵所带来的宁静。在泰国,只要用心修行,都可以找到良好的环境,信众会全力以赴护持到底。僧众可以远离喧嚣的人群与闹市,安心的独一静处,专精禅修,深入法义、无间断的培育定慧。

信众护持,僧众安心办道
当佛教获得国家及人民的护持时,道场的风貌是截然不同的。当我们涉足于一个获得泰皇、泰皇后,以及人民护持的Wat Doi Dhammachedi (大师:Phra Acharn Baen)森林道场时,我们犹如置身于一个花园、植物园般。各式各样修剪得整齐美观的花圃,在茂密的树林下显得特别迷人。其法堂、舍利塔、戒坛的建设设计非常庄严,优雅,并带有浓厚的宗教气息,

更深深的吸引着我们。我们赤着脚,踩着清洁的林间小道深入林中,处处可见一条条显著的经行道,以及一间间的僧众茅房,伫立在岩石上,或湖边,或大树下,或山丘上。确实是一个环境优美的森林道场。僧众就这样在和外界隔绝的环境下精进禅坐或经行,以及安心的处理僧团中的事务。

我们在Wat Phrae Damaram及其分院(Khong Song、Yosothon及Phrae三个分院)挂单了好几天,并在这些寺院度过安居后之卡提那庆典。共同与来自十二个分院的百多位僧众,接受信众的供养。僧众谨慎的依据律典缝制卡提那衣,僧众分工合作准备染料、裁剪、缝纫、染衣等制作,一直到递交给卡提那衣得主为止。僧众聚集在一起时,相互问候、礼敬的情景,让我们感觉到有如回到佛陀时代般。幼辈比丘会很自然、亲切,且主动的服侍长老,展现出对长老的尊敬尊重的涵养。像这样溶入在他们生活的礼仪行持,让我们感到分外的亲切。这些大约十多至二十多英亩面积的森林道场,并不是座落在偏远且难到达的地区,但还保持着浓密的原始森林的面貌,散发着一种融合了现代但不失原始修行风貌的气息。

相信是在发展洪流的冲击下,迫使这些行脚僧都安住了下来。每一年长老都会带领僧众及居士到森林行脚(Thudong)三至四个月。卡提那庆典后一两个月内,正是幼辈僧众忙着修补行脚时需要用到的帐篷、伞、钵脚等资具,以准备每年年初的行脚。

此森林道场的戒律行持,佛法的应用,已融入僧众每一天的生活作息中。凌晨三时,击钟声响彻万籁俱寂的丛林,僧众开始聚集精进禅修及做早课。五时,幼辈僧众及八戒者开始准备托钵及打扫寺院。六时半,僧众着三衣,具足威仪,依戒腊整齐列队步行到附近的村庄托钵,有时到菜市场,有时居士则会准备交通让僧众到较远的小市镇托钵,而八戒者则随旁协助。在整个托钵的过程中,幼辈的僧众都很亲切的服侍长老们。

供养僧众已成为当地居民的例常活动,他们无论年少老幼都欢喜的种福田(有者则跪着合掌赞叹,让僧众路过后才站起来),而僧众则慈悲的成就他们的善行,并诵经回向祝福。托钵回来,幼辈僧众就会纷纷的帮长老拿钵、洗脚、摺袈裟(僧伽梨)、乃至用餐时亦随身服侍、用餐完毕后则帮忙洗钵及餐具,一直到置放回长老的寮房。随后,僧众除了精进禅修或自修外,他们都很欢喜自在的共同作务,处理僧团的事务,以及轮流履行如律典规定对戒师的义务,如戒师在用餐时随身服侍,乃至戒师一天的行住坐卧等亦细心给予照料。此处是出名持戒严谨的森林道场,然而,其信众与僧众,以及僧与僧之间自然流露出亲切的互动,却让我们感到分外亲切。原来,持戒严谨,只要融入佛法,身语意所展现出来的是那么的柔和。僧众持戒的严谨,而信众懂得护持僧众,以让僧众把戒持好,如此僧与信的互动,对达到佛陀建僧,依法与律,让正法久住世间的悲愿,有着很大的帮助。正如长老在开示时提到,“只要僧众身体力行坚持依循戒律的行持、把佛法应用在生活中,共同承担及分担僧团的事务,信众就会给予护持,佛法就得以延续了。”从这典范的寺院作持中,让我体会到,佛陀依法与律摄僧,以维护僧团的和合,让正法久住世间,实实在在是可以办得到的事情。

森林僧弘化的悲愿
亲近森林道场的大师,从大师慈悲的开示中,可以感受到他们渡众的悲愿。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大师如此说,只要一个人有一丝惭愧心,这个人都可以被调教。各大师皆流露出让佛法延续下去的悲愿,这必须身在其境,从请示中才能体会得到。各森林道场大师各有不同弘化佛法的风格,但肯定的是,他们都很着重维持良好的修道风气,以及严持戒律。Wat Apinyatesitatham(大师:Phra Acharn Thumpai),这森林道场最特别的地方是其类似佛教村的特色。简单朴素的信众寮房,以及僧众茅房集中于森林的一角,信众护持僧众,僧众则安心办道,每年都举办有系统的课程,教导在家众及僧众,有关止观、弘法及到森林Thudong的课程。

而Phra Acharn Senong的森林道场建设则类似度假村般,同时,深入林间的茅房,更是提供了良好的环境予欲闭关的僧众。闻名于世之佛使比丘之森林道场及阿姜查之国际丛林道场,都开放于世界各地有兴趣禅修者参与。有些重质的森林道场却很严格,只让二十位比丘在几百英亩大的森林道场用功,严谨的给予教导。有些大师更是每晚开放时间,附近的市镇或村庄居民来请示法义。

值得一提的是纯女众道场的吉祥岛的修行者,也一样慈悲的在教导众生。走访了森林道场,除了对泰国森林道场之修道风气、僧团之运作、以及信众护持僧众的虔诚有更深入的了解,更重要的是,依止师在整个行程中,针对当时的因缘所给予的教诫,给我带来视野的开阔。这一切的一切,对我日后的僧涯规划,有着很大的助益。 11月20日晚上8时30分,在Wat Phrae Damaram僧团朗朗的诵经及祝福声中,多年欲成为比丘的心愿终于如愿以偿了。我愿把这份功德回向给予成就我出家的所有与我有缘的人,尤其是我的依止师(释开照比丘)、戒师Sukagamo长老、Phra Lau比丘,以及我的父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