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汉译巴利语三藏

Theravada Buddhism Tipitaka

Sutta Pitaka 经藏

当前位置:觉悟之路首页>>汉译巴利语三藏>>Sutta Pitaka 经藏>>坚固经
 
坚固经 Kevatta suttam
 
 

  本经相当于汉译长阿含卷第二四之坚固经(大正藏一)。其内容是说关于佛教之神通观,神观及世界观。于佛教最高的理想是解脱,如神通不过是教化众生之方便而已,与其理想无直接关系。神观是以诸神于生死轮回,同时可见赞叹、守护佛及其教说,排除世界之边无边等问题,叙述由识之灭而一切灭,可说萌芽发展为后世之唯识说。又本经所说之中,于后世之阿毗达磨佛教亦成为论究之问题,不只于二三而止。犹如四大种于何处灭耶?(婆沙论第一二九)。大梵天避开马胜之征问,憍傲而自已赞叹,这足于梵世存在有覆无记之表业的证据(俱舍论第十一)。大梵天自称我是此梵天、大梵天乃至一切之父也,梵众天相信之,是起于见取与戒取之恶见者(婆沙论第九八)等是。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那烂陀城之婆婆利庵罗园。尔时,长者坚固,诣访世尊之处,诣已,敬礼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长者坚固白世尊言:
“世尊!此殷盛丰裕、人民炽盛之那烂陀城人,敬信世尊。善哉!世尊!世尊宜令一比丘,现上人法1之神通、奇迹之示导。然者。此那烂陀城民,更趋敬信世尊。”如是言时,世尊告长者坚固曰:
“坚固!我实不向诸比丘如是说:“诸比丘!汝等为白衣之在家者等,现上人法之神通、奇迹”之示导。”

  长者坚固再如是白世尊曰:“世尊!我非恼犯世尊,而复如是言:世尊!此殷盛丰裕、人民炽盛之那烂陀城人,敬信世尊。善哉!世尊!世尊宜令一比丘,现上人法之神通、奇迹之示导。然者,那烂陀城民,更越敬信世尊。”
世尊再告长者坚固曰:“坚固!我实不向诸比丘如是说:“诸比丘!汝等为白衣在家者等,现上人法之神通、奇迹”之示导。”

  长者坚固三度白世尊曰:
“世尊!我非恼犯世尊,而复如是言:世尊!此殷盛丰裕、人民炽盛之那烂陀城人,敬信世尊,善哉!世尊!世尊宜令一比丘,现上人法之神通、奇迹之示导。然者,此那烂陀城民,更越敬信世尊。”
“坚固!此三种示导,我自证如、作证已而开示者。三种者何耶?则:神通神变、记心神变、教诫神变是。

  坚固!又神通神变者何耶?坚固!因有比丘,能现无量种之神变:一身现为无量身,无量身现为一身,或显或隐、穿墙、串壁、穿山,皆通行无碍,犹如于虚空;出没大地,犹如于水中;覆水不没,犹如于地上;结跏趺坐于空中浮游,犹如有翼之鸟;以手扪摸日月之如是大神力、大威力;或现身以达梵天之世界。于其已得信之归依者,见此比丘,能现无量种之神变:一身现为无量身,无量身现为一身;或显或隐、穿墙、串壁、穿山,皆通行无碍,犹如于虚空;出没大地,犹如于水中:履水不没,犹如于地上;结跏趺生于空中浮游,犹如有翼之鸟;以手扪摸日月之如是大神力、大威力;或现身达于梵天之世界。

  彼得信之归依者,以此告某一未信末归依者言:“友!实希有哉!友!实未曾有哉!沙门有大神力、大威德耳!我见一比丘,能现无量种之神变:一身现为无量身,无量身现为一身:……乃至……能现身达于梵天之世界。”如是未信未归依者,答彼得信之归依者曰:“友!实有名为建咒梨明咒。彼比丘则依此明咒,现无量种之神变也。则:现一身为无量身,无量身现为一身……乃至……能现身达于梵天之世界。”坚固!汝如何思惟耶?彼未信未归依者,不对已得信之归依者如是言否?”
“世尊!可能如此言。”
“然,坚固!我以观察于神通神变之过患,而厌患、惭愧、避遣神通神变。

  复次,坚固!记说他心神变者何耶?坚固!有能观察诸有情及他人之心、心所及寻、伺,而记说:“汝之意是如是,汝之意是如斯、汝之心是如此。”某得信之归依者,见彼比丘,能观察诸有情及他人之心、心所及寻、伺,记说:“汝之意是如是、汝之意是如斯、汝之心是如此。”

  彼得信之归依者,或以此告某未信未归依者言:“友!希有哉!友!未曾有哉!沙门之大神力、大威力;我见一比丘,能观诸有情及他人之心、心所及寻伺,而记说:“汝之意是如是、汝之意是如斯、汝之心是如此。”闻此之未信未归依者,曾向已得信之归依者言:“友!有名为摩尼柯咒,彼比丘乃依此明咒,而记说诸有情及他人之心、心所……乃至……“汝之意是如是、汝之意是如斯、汝之心是如此。”坚固!汝如何思惟耶?彼未信未归依者,不会对已得信之归依者如是言否?”
“世尊!可能如是言。”
“然,坚固!我观察于记心神变之过患,而厌患、惭愧、避遣此记心神变也。”

  复次,坚固!教诫神变者何耶?坚固!于此,有比丘如是教诫:“汝应如是寻思,汝勿如是寻思;应如是作意,勿如是作意;舍离此,应到彼而住。”坚固!如是,称为教诫神变。

九~四三

  复次,坚固!今如来出现于世、阿罗汉,等正觉……乃至……广说如沙门果经四十-七四节。

四四

  彼观见自己已舍离五盖时,则生欢喜;已生欢喜者,则喜悦;意怀喜悦者,则身轻安;身已轻安者,则觉受乐;有乐者,则心三昧。彼已去诸欲,远离不善法,有寻、有伺,由离生喜、乐,以达初禅而住。彼以由离生喜、乐,浸润、普偏充满、偏溢其身;以由离生喜、乐,无不普洽其全身。广说如同经七五节。

四五

  坚固!犹如熟练之助浴者或助浴者之弟子、撒洗粉于铜盆,以注水而搅绕,使浸湿而至周偏内外不渗出。坚固! 比丘由离生喜、乐,浸润、普偏充满、偏溢其身;以离生喜、乐,无不普洽其全身同经七六节。

四六~四九

  如同经七七~八十节。

五十~五一

  达第四禅而住……乃至……坚固!如是称为教诫神变。同经八一~八二节。

五二

  如是心寂静、纯净、无烦恼,远离随烦恼,柔软、堪任、安住不动时,比丘之心倾注于智见……乃至……坚固!此称为教诫神变广说如同经八四~九八节。

五三~五六

  ……证知“更不来此生。”坚固!此,称为教诫神变。参照同经八四~九八)。

六七

  坚固!此三种之神变,我自证如、体现而宣说。坚固!往昔,于此比丘之教团中,有一比丘,心起如是思念:“此等四大种,则: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于何处而灭尽耶?”尔时,坚固!彼比丘之心统一,入定而显现趣天道。

六八

  尔时,坚固!其比丘往彼四大王众天之处,至已,如是问四大王众天曰:“卿等!此等四大种,则: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于何处而灭尽耶?”
如是问时,坚固!四大王众天答比丘言:“比丘!我等实不知此等四大种,则: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于何处灭尽耶?有四大王天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此等四大种,则: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于何处灭尽也。

六九

  尔时,坚固!其比丘往彼四大王天之处,至已:问四大王天曰:“卿等!此等四大种,则: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于何处灭尽耶?”如是问时,坚固!四大王天答彼比丘言:“比丘!我等实不知此等四大种,则: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于何处灭尽耶?比丘!有天名为三十三天,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此等四大种,则: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

七十

  尔时,坚固!彼比丘往三十三天之处,至已,问三十三天曰:“卿等!此等四大种,则: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耶?”
如是问时,坚固!三十三天答彼比丘言:“比丘!我等实不知此等四大种,则: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耶?比丘!有比我殊胜之名为裟迦帝释天主。彼等可能知此等四大种,则: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

七一

  尔时,坚固!彼比丘往帝释天之处,……乃至……“……比丘!有名为夜摩天,比我等殊胜,可能知此等四大种,则……乃至……灭尽也。”

七二

  尔时,坚固!彼比丘往夜摩天之处……乃至……“……比丘!有名为须夜摩天子,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

七三

  尔时,坚固!彼比丘往夜须摩天子之处……乃至……“……比丘!有名为都史多天,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

七四

  尔时,坚固,!彼比丘往都史多天之处……(乃至)……“……比丘!有名为观史多天子,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

七五

  尔时,坚固!彼比丘往都史多天子之处……乃至……“……比丘!有名为乐变化天,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

七六

  尔时,坚固!彼比丘往乐变化天之处……乃至……“……比丘!有名为 妙化天子,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

七七

  尔时,坚固!彼往妙化天子之处……乃至……“……比丘!有名为他化自在天,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

七八

  尔时,坚固!彼比丘往他化自在天之处……乃至……“……比丘,有名为自在天子,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

七九

  尔时,坚固,彼比丘往自在天子之处……乃至……“……比丘,有名为梵众天,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

八十

  尔时,坚固!彼比丘心统一、入定现趣天之道。尔时,彼比丘往梵众天之处,至已,问梵众天曰:“卿等!此等四大种,则: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耶?”如是问时,坚固!梵众天如是答比丘曰:“比丘!我等实不知此等四大种,则: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比丘!梵天、大梵天、胜者、无能胜者、一切见者、支配者、自在者、作者、化作者、优越者、创造者、主宰者、为已生未生之父者。彼等比我等殊胜,彼等可能知此等四大种,则: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
“卿等,然者,彼大梵天,今在何处耶?”
“比丘!我等实不知梵天于何处、从何、住何方?然者,比丘!梵天出现之光相,则:光明生、光耀现者,梵天当出现。光明生、光耀现,此乃梵天出现之前兆也。”

八一

  尔时,坚固!彼大梵天不久而出现。时,坚固!比丘往彼大梵天之处,至已,问大梵天曰:“卿!此等四大种,则: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耶?”如是问时,坚固!彼大梵天答彼比丘曰:“比丘!我是梵天、大梵天、胜者、无能胜者、一切见者、支配者、自在者、作者、化作者、优越者、创造者、主宰者、已生未生者之父。”

八二

  坚固!彼比丘再问梵天曰:“卿!我非问卿:“卿是梵天、大梵天、胜者、无能胜者、一切见者、支配者、自在者、作者、化作者、优越者、创造者、主宰者、已生末生之父耶?”卿!我是问卿:“此等四大种,即: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耶?”
坚固!如是大梵天再答彼比丘曰:“比丘!我是梵天、大梵天、胜者、无能胜者、一切见者、支配者、自在者、作者、化作者、优越者、创造者、主宰者、已生未生之父。”

八三

  坚固!彼比丘三度问彼大梵天曰:“卿!我非问卿:“卿是梵天、大梵天、胜者、无能胜者、一切见者、支配者、自在者、作者、化作者、优越者、创造者、主宰者、已生未生之父耶?”卿!我实问卿:“此等四大种,则: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耶?”
其时,彼大梵天,捉比丘之腕退于一隅,语彼比丘曰:“比丘!我认为于此世界,梵众天:“于任何物,梵天无有不见;于任何物,梵天无有不知,于任何物,梵天无有不经验者。”是故,我于彼等面前不说明也。然,比丘!我实不知此等四大种,则:地界……乃至……风界,于何处灭尽耶?然,比丘!于此世界,不请问世尊,解答此问题而向他求索者是汝之过患、汝之过失也。比丘!汝宜往世尊之处,以询问此疑问,世尊为汝所说明者,汝当忆持之。”

八四

  其时,坚固!彼比丘犹如力士之曲伸臂、伸曲臂,速消失于梵天之世界,现于我前。尔时,坚固!比丘敬礼我,坐于一面。坚固!坐于一面之彼比丘,如是问我曰:“世尊!此等四大种,则: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于何处灭尽耶?”

八五

  如是问时,坚固!我如是答彼比丘曰:“比丘!昔有航海商贾者,携视岸鸟乘舰,航行海洋,至不见陆地时彼等放视岸鸟,彼鸟飞往东方、飞往南方、飞往西方、飞往北方、飞往上方四维。若彼鸟发见任何之陆地,确实其飞去。不然者,彼鸟不能发见任何之陆地者,则飞还彼船。比丘!汝亦如是,寻求此问题之解 说,往之梵天之世界不能得,只于回归我前。然者,比丘!汝不应如是询问:“世尊!此等四大种,则:地界、水界、火界、风界,于何处灭尽耶?”比丘,应如是问:
水、地、火、风于何处不坚住?
长、短、细、粗、净、不浮于何处不坚住?
名与色于何处灭尽无余耶?有此解答:
不可见无量之识,于一切处舍弃。
则于如是之处所,水、地、火、风不坚住。
于此处,长、短、细、粗、净、不净亦然。
于此处,名与色灭尽无余。
由识之灭,此一切之灭也。””
世尊如是说已,长者坚固欢喜充满,欢喜世尊之所说。

注:
1 .上人法者,原文为uttari-manussa-dhamma云超人之能力。
2 .日译版paham谓不明其义,从觉音注而译为“偏通”。这样和前文连起来“偏通”甚难解其意义。依据水野博士之巴利辞典,paham就是Pajahati的PPr,pajahati是舍离或舍弃之义,而译为一切处舍去较妥当。

 
 

 

 

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