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汉译巴利语三藏

Theravada Buddhism Tipitaka

Sutta Pitaka 经藏

当前位置:觉悟之路首页>>汉译巴利语三藏>>Sutta Pitaka 经藏>>三明经
 
三明经 Tevijja suttam
 
 

  本经相当于汉译长阿含卷第二六之三明经(大正藏一)。三明者,详细是指利俱、沙磨、耶输之三种吠陀,但现在一般为吠陀之意义,三明经是解述关于婆罗门奉信此吠陀,佛应二青年婆罗门之请求,甚自然地说法,使彼等满足;佛之教法,是如何比婆罗门更殊胜乃由自己之证悟的。于此经,诸婆罗门之古仙以外,亦提出奥义书诸派之名,为知佛世时代婆罗门诸派之一斑的重要经典。佛典中亦提起泰提利耶或旃陀迦等名之处,为其他所无,如本经之主要人物,越阇达及婆罗睹越奢,为利俱吠陀之传承者而出现于古代文献看来,本经为古代婆罗门之研究者,兴味最深之一。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游化拘萨罗国,与五百大比丘众俱,至拘萨罗国婆罗门村之摩那沙加达,住于村北阿致罗筏底河边之庵罗林。

  此时,摩那沙加达村,住有众多有名之富裕诸婆罗门。如商伽婆罗门、多梨车婆罗门、沸伽罗婆罗婆罗门、生漏婆罗门、忉提耶婆罗门,及其他有名富裕之婆罗门等。

  时,有婆悉吒及跋罗陀皤阇,正于步行思惟,而起正道与邪道之论议。

  婆悉吒青年曰:“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则得与梵天合一。此乃沸伽罗婆罗婆罗门之所说。”

  跋罗陀皤阇青年曰:“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则得与梵天合一。此是多梨车婆罗门之所说。”

  婆悉吒青年,不能说服跋罗陀皤阇青年,跋罗陀皤阇青年,亦不能说服婆悉吒青年。

  此时,婆悉吒青年言跋罗陀皤阇青年曰:
“跋罗陀皤阇!由释迦族出家之释子沙门瞿昙,今住摩那沙加达村北阿致罗筏底河边之庵罗林。彼世尊瞿昙,偏布美好名称1:“彼世尊是阿罗汉、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陀、世尊。”跋罗陀皤阇!我等诣沙门瞿昙之处,以此义问沙门瞿昙。沙门瞿昙对我等之所说,我等则如是受持。”
跋罗陀皤阇青年答婆悉吒青年曰:“唯然。”

  于是,婆悉吒青年与跋罗陀皤阇青年,诣世尊之处。诣已,敬礼世尊,与世尊共相致意,交换可忆念之语后,坐于一面,坐一面已,婆悉吒青年白世尊曰:
“瞿昙!今我等步行思惟,起正道与邪道之议论。我如是说:“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则得与梵天合一。此乃沸伽罗婆罗婆罗门之所说。”又跋罗陀皤阇如是言:“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则得与梵天合一。此乃多梨车婆罗门之所说。”瞿昙!于此,如是争论、异议,各执所说。”

  “婆悉吒!汝今如是言:“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则得与梵天合一。此乃沸伽罗婆罗婆罗门之所说。”又跋罗陀皤阇青年如是言:“此是正道,此道是真正,欲解脱者行此道,则得与梵天合一。此乃多梨车婆罗门之所说。”然者,婆悉吒!汝等对何而起争论、异议、异说耶?”

  “尊,瞿昙!实是对于正道与邪道之议论。尊,瞿昙!凡所有之婆罗门,例如:阿达利耶婆罗门、提提利耶婆罗门、旃都伽2婆罗门、旃达瓦婆罗门、梵行婆罗门说种种道,但求解脱之婆罗门等,各行此等之道,能得与梵天合一否?
世尊,瞿昙!例如附近村、里或乡、镇有多道,但此等皆会集于村、里。如是,尊,瞿昙!实凡婆罗门等,例如:阿达利耶婆罗门、提提梨耶婆罗门、旃都伽婆罗门、旃达瓦婆罗门、梵行婆罗门说种种道,但欲解脱者,各自行此等之道,能否与梵天合一耶?”

十一

  “婆悉吒!汝言:彼等种种道,能得解脱,而与梵天合一否?”
“尊,瞿昙!我说:彼等种种道,能得解脱,而与梵天合一。”
“婆悉吒!汝言:彼等种种道,能得解脱,而与梵天合一否?”
“尊,瞿昙!我说:彼等种种道,能得解脱,而与梵天合一。”
“婆悉吒!汝说:彼等种种道,能得解脱,而与梵天合一否?”
“尊,瞿昙!我说:彼等种种道,能得解脱,而与梵天合一。”


十二

  “然者,婆悉吒!通达三明之诸婆罗门中,有何婆罗门亲见彼梵天否?”
“尊,瞿昙!不!实无其人。”
“然者,婆悉吒!通达三明之诸婆罗门之师中,有何一位亲见彼梵天否?”
“尊,瞿昙!不!实无其人。”
“然者,婆悉吒!通达三明之诸婆罗门,师之师中,有何一位亲见彼梵天否?”
“尊,瞿昙!不!实无其人。”
“然者,婆悉吒!通达三明之诸婆罗门中,溯至七代先师,有何一位亲见梵天否?”
“尊,瞿昙!不!实无其人。”

十三

  “然者,婆悉吒!于通达三明之诸婆罗门中,有创造咒文、赞歌之古仙人。今之三明婆罗门,唯依此等古仙人遗下之咒文、赞歌而读诵、歌咏而已。如是,例如:阿吒摩、婆摩、婆摩提婆、毗婆审吒、耶婆提伽、鸯耆罗、跋罗陀皤阇、婆悉吒、迦叶、婆咎等古仙人,如次说: “我等知此,我等见此:梵天之所在,梵天之来处,梵天之去处耶?””
“世尊,瞿昙!无如是说。”

十四

  “婆悉吒!如是三明诸婆罗门,无有一婆罗门亲见彼梵天;又,三明诸婆罗门之师中,无有一婆罗门亲见彼梵天;又,三明诸婆罗门,师之师中,无有一亲见彼 梵天;诸三明婆罗门,溯至七代之先师,无有一亲见梵天者。
实于三明之诸婆罗门中,有创造咒文、赞歌之古仙人。今之三明婆罗门,唯依此古仙人遗下之咒文、赞歌而读诵、歌咏而已。如是,例如:阿吒摩、婆摩、婆摩提婆、毗婆审吒、耶婆提伽、鸯耆罗、跋罗陀皤阇、婆悉吒、迦叶、婆咎等古仙人,未曾如次言:“我等如此,我等见此:梵天之所在,梵天之来处,梵天之去处。”
然,彼等三明诸婆罗门,实如次言:“我等所不知,我所不见,我等教示与之共住之道,称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得与梵天合一。”
婆悉吒!汝如何思惟耶?实既如是,三明诸婆罗门等之所说,非成为无意义之言耶?”
“世尊,瞿昙!实然。实既如是,三明诸婆罗门等之所说,实为无意义也。”

十五

  “婆悉吒!彼等三明诸婆罗门等,不自知、不自见证,而教之与梵天合一之道,而言:“此实正道,此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能得与梵天合一。”实无理由也。
婆悉吒!犹如顺次排列3相连之盲人,最初者不见,中者亦不见,最后者亦不见。婆悉吒!我认为如是三明诸婆罗门之所说,正如盲人成列相连,最前者不见,中者亦不见,最后者亦不见。彼等三明诸婆罗门之所说,实是可笑、唯名无实、虚妄不真也。

十六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三明诸婆罗门等,能见日、月,其他众人亦然。然而合掌向日、月上升、沉下处,祈祷、赞叹、礼拜耶?”
“尊,瞿昙!实然,三明诸婆罗门等,能见日、月,其他之众人亦然。然而合掌向日、月上升、沉下处,祈祷、赞叹、礼拜也。”

十七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三明诸婆罗门等,见彼日、月,其他众人亦然。然而合掌向日、月上升、沉下处,祈祷、赞叹、礼拜。而彼等教示与日、月合一之道,得如是言:“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能得与日、月合一耶?””
“尊,瞿昙!不!实不得如是言也。”

十八

  “婆悉吒!三明诸婆罗门等,见彼日、月,其他众人亦然。然而合掌向日、月上升、沉下处祈祷、赞叹、礼拜,而彼等三明婆罗门不能教示与之日、月合一之道,如次曰:“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得与日、月合一。”然,依如是,三明诸婆罗门,无任何一位,亲见彼梵天者;又,依如是,三明诸婆罗门之师,无有一亲见梵天者;又,依如是,三明诸婆罗门,师中之师,无有一亲 见梵天者;又,依如是,溯至三明诸婆罗门之七代先师,无有一亲见梵天者;然而三明诸婆罗门中,有创造咒文、赞歌之古仙人。今之三明诸婆罗门,唯依此等古仙人遗下之咒文、赞歌而读诵、歌咏而已。例如:阿吒摩、婆摩、婆摩提婆、毗婆审吒、耶摩提伽、鸯耆罗、跋罗陀皤阇、婆悉吒、迦叶、婆咎””之古仙人,不曾如是言:“我等如此,我等见此--梵天之所在,梵天之来处,梵天之去处。”然而彼等三明诸婆罗门,实如是言:“我等所不知,我等所不见,然我等教示之与梵天合一之道,曰:此实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得与梵天合一。”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实既如是,三明诸婆罗门之所说,非成为无意义耶?”
“尊,瞿昙!实然。如是三明诸婆罗门之所说,实无意义也。”
“婆悉吒!然,如是三明诸婆罗门,所不知、所不见,彼等教示与梵天合一之道,曰:“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得与梵天合一。”实无如是之理由也。

十九

  婆悉吒!犹如有人言:“于此国内,我爱彼、我求彼国之第一美女。”其时,有问彼曰:“噫!男士!汝求、汝爱彼国之第一美女,汝知彼国之第一美女是刹帝利、婆罗门、吠舍或首陀罗中之属何种姓之女子耶?”
彼被如是问,而答:“我不知也。”诸人又问彼:“忆!男士!汝爱、汝求彼 国之第一美女,汝知其美女之名及种姓耶?其身是高或矮耶?其色是黑或黑褐或是金黄色耶?又,其住何村、里、乡、镇、都市耶?
其时,彼被如是问,而答:“我不知也。”诸人更问彼:“噫!男士!汝不知、不见而求、爱彼耶?”彼被如是问,而答:“然也。”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如是彼男士之所说,实为无意义耶?”
“然,尊,瞿昙!如是彼男士之所说,实是无意义也。”

二十

  “婆悉吒!如是汝所说,三明诸婆罗门,实无有一亲见梵天者;又,汝所说三明诸婆罗门等之师,亦无有一亲见梵天者;又,汝所说三明诸婆罗门,师中之师,亦无有一亲见梵天者;又,汝所说三明诸婆罗门,溯至七代先师,亦无有一亲见梵天者。又,汝所说三明诸婆罗门中,有创造咒文、赞歌之古仙人,今之三明诸婆罗门等,唯依此等古仙人遗下之咒文、赞歌而读诵、歌咏而已。例如:阿吒摩、婆摩、婆摩提婆、毗婆审吒、耶摩提伽、鸯耆罗、跋罗陀皤阇、婆悉吒、迦叶、婆咎等之古仙人,不如是言:“我等如此,我等见此:梵天之所在,梵天之来处,梵天之去处。”然,彼等三明诸婆罗门,实如是言:“我等不知此,我等不见此,而我等教示与之共住之道,言: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得与梵天合一。”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如是三明诸婆罗门之所说,非成为无意义耶?”
“尊,瞿昙!实然,如是三明诸婆罗门之所说,实无意义也。”
“然,婆悉吒!彼等三明诸婆罗门,所不知、所不见,彼等教示与之合一之道。言:“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得与梵天合一。”无如是之理由也。

二一

  婆悉吒!犹如有人,为于登四衢道之高楼而作楷梯。众人问彼曰:“噫!男士!汝为登高楼而作楷梯。知其高楼是在东、南、西、北之何方耶?其高楼是高、矮或中耶?”
如是被问时,彼答:“不,我实不知。”众人更问曰:“噫!男士!汝不知、不见高楼,而为登高楼以作楷梯耶?”
如是被问时,彼答:“实然,不知、不见。”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如是男士之所说,实为无意义耶?”
“尊,瞿昙!然,如是其男士之所说,实是无意义也。”

二二

  “婆悉吒!如是,如汝所说,三明诸婆罗门,实无有一亲见梵天者;又,汝所说三明诸婆罗门等师,亦无有一亲见梵天者;又,汝所说三明诸婆罗门,师中之师无有一亲见梵天者;又,汝所说三明诸婆罗门,溯至七代先师,亦无有一亲见 梵天者。又,汝所说三明诸婆罗门中,有创造咒文、赞歌之古仙人,今之三明诸婆罗门等,唯依此等古仙人遗下之咒文、赞歌而读诵、歌咏而已。例如:阿吒摩、婆摩、婆摩提婆、毗婆审吒、耶摩提伽、鸯耆罗、跋罗陀皤阇、婆悉吒、迦叶、婆咎等之古仙人,无如是言:“我等如此,我等见此:梵天之所在,梵天之来处,梵天之去处。”然,彼等三明诸婆罗门,实如是言:“我等不知此,我等不见此,而教示之与共住之道,言: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得与梵天合一。”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如是三明诸婆罗门之所说,非成为无意义耶?”
“尊,瞿昙!实然,如是三明诸婆罗门之所说,实无意义也。”

二三

  “然,婆悉吒!彼等三明诸婆罗门,所不知、所不见,彼等教示与之合一之道。言:“此是正道,此道是真实。欲解脱者行此道,得与梵天合一。”实无如是之理由也。”

二四

  “婆悉吒!犹如此阿致罗筏底河之水量增至河岸,乌来得以饮水。此时,有一男士于彼岸有用务,欲往彼岸而眺望彼方,彼男士立此岸而向彼岸喊言:“彼岸!请来靠此岸,彼岸!来靠此方。”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因彼男士之呼喊、恳请、祈求,彼岸能靠来此岸否?”
“尊,瞿昙!不可能靠来。”

二五

  “如是,婆悉吒!三明诸婆罗门等,舍得称为婆罗门之因法行,而执持行非婆罗门之因法。而作如是言:“我等招请因陀罗;我等招请苏摩;我等招请婆留那;我等招请伊沙那;我等招请生主;我等招请梵天;我等招请摩醯提;我等招请夜摩。”
婆悉吒!实彼等三明诸婆罗门等,舍得称为婆罗门之因法行,而执持行非婆罗门之因法,由招请、恳求、希望或欢乐故,于身灭死后,成为与梵天合一者,实无如是之理由。

二六

  婆悉吒!犹如此阿致罗筏底河之水量增至河岸,乌来得以饮水。此时,有一男士于彼岸有用务,欲往彼岸而眺彼方。然彼男士却在此岸,以强固之锁、牢固结缚其腕。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其男士得出阿致罗筏底河之此岸而到达彼岸耶?”
“世尊,瞿昙!不得到达。”

二七

  “复次,婆悉吒!如是此等之五欲分,于圣律,被称为“拘锁”、被称为“系缚”。何者为五?依眼所感觉之诸色,引生可欲、可乐、可意而贪着;依耳所感觉之诸声……乃至……依鼻所感觉之诸香……乃至……依舌所感觉之诸味……乃至……依身所感觉之诸触,引生可欲、可乐、可意而贪着。婆悉吒!实此等之五欲,于圣律,被称为“拘锁”、被称为“系缚”。
婆悉吒!三明诸婆罗门等,实执着此等之五欲,被此等所系缚、迷惑,不见其过患,对此自在之智慧,满足而受用。

二八

  婆悉吒!彼等三明诸婆罗门等,实舍得称婆罗门之因法行,而执持行非婆罗 门之因法。执着五欲,被此等所系缚、迷惑,不见其过患,对此无自在之智慧,满足而受用。因此,彼等身灭死后,得与梵天合一,实无如是之理由也。

二九

  婆悉吒!犹如此阿致罗筏底河之水量增至河岸,乌来得以饮水。此时,有一男士于彼岸有用务,欲往彼岸而眺望彼方。彼男士却在此岸,盖覆彼头及全身而横卧。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其男士得出阿致罗筏底河之此岸而到达彼岸耶?”
“世尊,瞿昙!不然。”

三十

  “婆悉吒!如是此等之五盖,于圣律,被称为“诸障”、被称为“诸盖”、被称为“妨害”、被称为“障碍”。何者为五?贪欲、嗔恚、睡眠、掉悔、疑是也。”
婆悉吒!此等五盖,于圣律,被称为“诸障”、被称为“诸盖”、被称为“妨害”、被称为“障碍”。
婆悉吒!三明诸婆罗门等,实舍得称婆罗门之因法行,而执持行非婆罗门之因法,三明婆罗门等,被此五盖,所障、所遮、所妨、所碍。彼等身灭死后,得与梵天合一,实无如是之理由

三一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汝曾闻诸婆罗门之长老、耆宿、于师师相承中、言说时之任何所说耶?梵天是爱着或无爱着耶?”
“尊,瞿昙!无爱着。”
“有怨心或无怨心耶?”
“尊,瞿昙!无怨心。”
“有嗔心或无嗔心耶?”
“尊,瞿昙!无嗔心。”
“有恨心或无恨心耶?”
“尊,瞿昙!无恨心。”
“自在或非自在耶?”
“尊,瞿昙!自在。”

三二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诸婆罗门有爱着或无爱着耶?”
“尊,瞿昙!有爱着。”
“有怨心或无怨心耶?”
“尊,瞿昙!有怨心。”
“有嗔心或无嗔心耶?”
“尊,瞿昙!有嗔心。”
“有恨心或无恨心耶?”
“尊,瞿昙!有恨心。”
“自在或非自在耶?”
“尊,瞿昙:非自在。”

三三

  “如是,婆悉吒!三明婆罗门等有爱着,梵天无爱着:三明婆罗门等有爱着,尚可得与无爱着之梵天合一耶?”
“尊,瞿昙!不然。”

三四

  “善哉!婆悉吒!彼等有爱着之三明婆罗门等,身灭死后,得与无爱着之梵天合一,实无如是之理由。

三五

  如是,婆悉吒!三明婆罗门等,实有怨心,梵天无怨心……乃至……三明婆罗门等有嗔心,梵天无嗔心……乃至……三明婆罗门等不自在,梵天是自在,非自在之三明婆罗门等,尚得与自在之梵天合一耶?”
“尊,瞿昙!不然。”

三六

  “善哉!婆悉吒!彼不自在之三明婆罗门等,身灭死后,得与自在之梵天合一,实无如是之理由。
婆悉吒!于此,三明婆罗门等,以邪道为正道而亲近,则身下沉,身下沉时,遂至沮丧。彼等想以渡干燥之地,如渡河之渡也。是故,三明婆罗门等之三明,亦等于“三明沙漠”,亦同于“三明丛林”,亦如于“三明灾厄”也。”

三七

  如是说已,婆悉吒白世尊言:
“尊,瞿昙!我曾闻:“沙门瞿昙知与梵天合一之道。””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摩那沙加达村,由此是近或远耶?”
“尊,瞿昙!摩那沙加达村,由此是近而非远。”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于此有一人,出生、生长于摩那沙加达村,有人 向此未曾离开摩那沙加达村者,问往摩那沙加达村之道路。婆悉吒!彼出生、生长于摩那沙加达村者,被问往摩那沙加达村之道路,可能踌躇或困惑耶?”
“尊,瞿昙!不然。何以故,尊,瞿昙!出生、生长于此摩那沙加达村者,皆善知达摩那沙加达村之道路故。”

三八

  “婆悉吒!彼出生、生长于摩那沙加达村,有人向彼问往摩那沙加达村之道路时,则无有踌躇、困惑;然,问如来有关达梵天界之道,如来当无踌躇、困惑也。婆悉吒!我知梵天、知梵天界及达梵界之道。我知达梵界,如出生于彼处者。”

三九

  如是言时,婆悉吒青年白世尊曰:
“尊,瞿昙!我曾闻:“沙门瞿昙知得与梵天合一之道。”善哉!世尊瞿昙,为我等,教示得与梵天合一之道,以拔济婆罗门族。”
“婆悉吒!然者,谛听,善忆念之,我当说。”
婆悉吒青年应诺世尊:“尊师,如是”。世尊曰:

四十

  “婆悉吒!今,如来出现于世,为阿罗汉、等正觉、明行足、善逝、世间解、魔界、梵天界,及此世界之沙门、婆罗门、天、人众生等开示宣说。如来宣示有义、有文、初善、中善、后善具足之教法,教示无比圆满清净之梵行。参照沙门果经四十节

四一

  有长者或长者子,或出生其族姓者,听闻如来之教法;闻法已,对如来获得信仰。彼获得信仰而深虑:“居俗家多障碍、是尘道;出家之生活是自在。此完全清净、如琢磨螺钿光耀之梵行,居俗家者,不容易实行此梵行。然,我剃除须发,着袈裟衣,出家成为无家者参照沙门果经四一节。

四二

  如是,出家沙门者,依波罗提木叉防护具足而住、精勤正行、见微罪亦生怖畏,于诸学处受持而学习。具足清净之身、语业,活命清净,具足戒行,守护诸根门,具足正念、正知而住。参照同经四二节。

四三~七五

  婆悉吒!比丘如何为戒具足耶?婆悉吒!于此,有比丘舍杀生、离杀生……乃至……由离生喜乐,心得三昧……乃至……无不普洽其全身。同经四三~七五节之广说。

七六

  彼比丘以慈心,偏满一方而住。如是,第二方、第三方、第四方,如是上、下、横、一切处,周偏全世界,以慈心广大无边,无怨、无嗔,偏满而住。

七七

  复次,婆悉吒!如强力之吹法螺者,容易响闻四方,婆悉吒!实依如是修习慈心解脱,凡欲界所作业,则无残余。婆悉吒!其时,此实得与梵天合一之道。

七八

  婆悉吒!比丘以悲心而住……乃至……喜心而住……乃至……舍心偏满一方而住。如是,第二方、第三方、第四方,如是上、下、横、一切处,周偏全世界,以舍心广大无边,无怨、无嗔,偏满而住。

七九

  婆悉吒!如强力之吹法螺者,容易响闻四方,婆悉吒!实依如是修习舍心解脱,凡欲所作业,则无残余。婆悉吒!其时,此实得与梵天合一之道。

八十

   婆悉吒!此,汝如何思惟耶?如是住之比丘,有爱着或无爱着耶?”
“尊,瞿昙!无爱着。”
“有怨心或无怨心耶?”
“尊,瞿昙,无怨心。”
“有嗔心或无嗔心耶?”
“尊,瞿昙!无嗔心。”
“有恨心或无恨心耶?”
“尊,瞿昙!无恨心。”
“自在或非自在耶?”
“尊,瞿昙!自在也。”

八一

  “婆悉吒!如是,比丘无爱着,梵天亦无爱着;无爱着之比丘,与无爱着之梵天,得与合一而住耶?”
“尊,瞿昙!然也。”
“善哉!婆悉吒!然者,无爱着之比丘,身灭死后,得与无爱着之梵天合一,实有如是之理由。
如是,婆悉吒!比丘无怨心,梵天亦无怨心……乃至……比丘无嗔心,梵天亦无嗔心……乃至……比丘无恨心,梵天亦无恨心,比丘自在,梵天亦自在;自在之比丘,与自在之梵天,得与合一而住耶?”
“尊,瞿昙!然也。”
“善哉!婆悉吒!然者,自在之比丘,身灭死后,得与自在之梵天合一。有如是之理由。”

八二

  婆悉吒青年及跋罗陀皤阇,闻此已,白世尊曰:
“伟哉!尊,瞿昙!伟哉!尊,瞿昙!尊瞿昙!以种种方便说法,犹如扶起倒者、显露被覆者、引导迷路者、如暗中持来油灯,使具眼者见诸物。我今归依尊瞿昙、归依法及比丘僧。愿世尊摄受我等,从今日以至命终,归依为优婆塞。”

注:
1 .原语有Kiti saddo,应如底本之Kitti saddo
2 .Chandava brahmana其他写本缺此,想是误会之插入。
3 .原语andha-veni另一本为paveni veni是辫发之义,今取列之义

 
 

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