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汉译巴利语三藏

Theravada Buddhism Tipitaka

Sutta Pitaka 经藏

当前位置:觉悟之路首页>>汉译巴利语三藏>>Sutta Pitaka 经藏>>大善见王经
 
大善见王经 Mahasudassana suttam
 
 

  本经相当于北传汉译的中阿含卷第六八之大善见王经(大正藏一),长阿含卷第三游行经中外之后半(大正藏一),佛般泥垣经卷下(大正藏五),般泥垣经卷下(大正藏六),大般涅槃经卷中、下(大正藏七),本生经第九五(汉译南传藏卷第三二)及所行藏经第四(汉译南传藏第四四)等,是说明大善见王之本生。想本来有大善见王的故事,把它收藏于佛教中,一方面成为本生谭,另方面依其王之居地是拘尸城,说佛陀之入涅般而收藏于经中,佛陀入灭地之拘尸城,以示非单是边鄙之小都。因此于涅槃经中,或许从故事的全部插入吧!如斯,涅槃经之此部份极失多余之冗长,有损一经全部架构之忧。于涅槃经唯存留必要的部份,而从故事谭之全体别出为一经(长部经典之编辑者或传持者),以置于涅槃经之次后。

第一 诵品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拘尸那罗城恕跋单末罗族之娑罗林。于娑罗双树间,将般涅槃时。

  尔时,尊者阿难诸世尊之处,敬礼世尊,却坐一面。坐于一面之尊者阿难,白世尊言:
“世尊!请世尊勿在此鄙陋小城、荒废狭小之市镇般涅槃。世尊!有其他之大都市,例如:瞻波城、王舍城、沙瓦提城、沙计多城、憍赏弥城、巴拉纳西城。请世尊在其中一处入灭。于其处甚多刹帝利族之大会堂、婆罗门之大会堂、居士之大会堂,皆是尊信如来,彼等会尊重、恭敬如来之舍利。”

  “阿难!勿言此是鄙陋小城、荒废狭小之市镇。阿难!往昔有名为大善见王,其王族是灌顶王,为四边主之常胜者、国家之确保者。阿难!此拘尸那罗城,大善见王之居城,故名为拘舍婆提城。阿难!此拘舍婆提王城东西长十二由旬,南北广七由旬,居民众多,人口密集、物资丰裕、繁华殷盛。阿难!恰如阿罗迦曼陀诸神之 王城,居民众多,人口密集、物资丰裕、繁华殷盛。如是,阿难!拘舍婆提王城,居民众多,人口密集、物资丰裕、繁华殷盛。阿难!拘舍婆提王城,于昼夜振响十种声音,即:象声、马声、车声、大鼓声、杖鼓声、琵琶声、歌声、铙声、铜锣声及第十“食!饮!欢骚2”之声。

  阿难!拘舍婆提王城,是被七种城壁所围绕。即: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一是珊瑚、一是砗磲、一是众宝之所成。

  阿难!于拘舍婆提王城有四种门,即: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之所成。一一门建有七柱,每一柱之高度有人身之三倍或四倍,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一是珊瑚、一是砗磲、一是众宝之所成。

  阿难!拘舍婆提王城,为七种多罗行树所围绕,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一珊瑚、一是砗磲、一是众宝之所成。于金所成之多罗树,有金之枝干、银之叶及果;于银所成之多罗树,有银之枝干、金之叶及果;于毗琉璃所造之多罗树,有毗琉璃之枝干、水晶之叶及果;水晶所造之多罗树,有水晶之枝干、毗琉璃之叶及果;珊瑚所造之多罗树,有珊瑚之枝干、砗磲之叶及果;砗磲所成之多罗树,有砗磲之枝干、珊瑚之果及果;众宝所造之多罗树,有众宝之枝干、众宝之叶及果。阿难!微风吹动此等多罗行树时,其音美妙,令人兴奋,妙好令人恍惚。阿难!恰如善练五支之乐器,善调音,由名手善奏时,其音声美妙,令人兴奋,妙好令人恍懈。如是,阿难!微风吹动此等多罗行树时,其音声美妙,令人兴奋,妙好令人恍惚。阿难!其时,在此拘舍婆提王城,被乐欲所陶醉无赖之徒,随微风吹动此等多罗行树之音声而狂舞。

  阿难!大善见王,具足七宝及四如意德。阿难!七宝者何?大善见王于月十五布萨之日,沐浴斋戒,登高殿上,天之轮宝自现。千辐谷轮,一切善具足。大善见王,见之而言:“我实闻王族之灌顶王,若十五布萨之当日,沐浴斋戒,登高殿上,千辐谷轮,一切善具足之天轮宝现者,彼王,当为转轮王。然者,我确实是转轮王!”

  阿难!其时,大善见王,从座而起,偏袒一肩,左手持水瓶,右手注水于轮宝曰:“轮宝!请转动。轮宝!请征服。”阿难!其时,其轮宝便向东方转动,大善见王与四军随其前进。阿难!其轮宝停止之处,大善见王与四军亦止住其处。

  阿难!其时,东方敌对之诸王,诣近大善见王曰:“来!大王!善来!大王!大王为一切者之主。大王!垂布旨命!”
大善见王曰:“不杀害生物,不与者不可取,不行邪淫,不语妄言,不饮令人昏醉之物,食从习制。”
阿难!如是彼等东方敌对之诸王,皆成为大善见王之服从者。

   阿难!此轮宝沈于东方之大海已,再出现而转向南方……乃至……沈于南方之大海已,再出现而转向西方……乃至……沈于西方之大海已,再出现而转向北方。大善见王与四军皆随其前进。阿难!轮宝之停止处,大善见王与四军亦止住其处。
阿难!北方敌对之诸王,诣近大善见王曰:“来!大王!善来!大王!大王为一切者之主,大王!垂布旨命!”

  大善见王曰:“不杀害生物,不与者不可取,不行邪淫,不语妄言,不饮令人昏醉之物,食从习制。”
阿难!北方敌对之诸王,皆成为大善见王之服从者。

十一

  阿难!如是彼轮宝征服大海四周之大地,然后归来拘舍婆提城,轮轴停止于大善见王之内城门前之法庭前,辉耀大善见王之内城。
阿难!对于大善见王,现如以上之轮宝。

十二

  复次,阿难!对大善见王现象宝。全身纯白,七处具拄,有神力,得飞行空中,名为布萨陀象王。见此,大善见王之心喜悦曰:“若得调御,此象确实可为最良好之乘用家。”阿难!如是此象宝,恰如出生纯正之好象,善驯其生长,如是得善调御。阿难!大善见王试乘此象宝,早晨乘骑巡游大海四周之大地,后归王城拘舍婆提用早餐。
阿难!对于大善见王现如是之象宝。

十三

  复次,阿难!对大善见王现马宝。全身纯白5,头如马之黑,如文叉草之鬣,有神力,得飞行空中,名为云马之马王。大善见王,见此心喜悦曰:“若得调御,此马确实可为最良好之乘用马。”阿难!尔时,其马宝恰如出生纯正之良马,善驯 其生长,如是得调御。阿难?大善见王试乘此马宝,早晨乘骑巡游大海之四周之大地,后归王城拘舍婆提用早餐。
阿难!对大善见王现如是之马宝。

十四

  复次,阿难!对大善见王现珠宝。其毗琉璃珠,光泽辉耀,性质纯正,具备八面,善研磨,透明清澈而具有一切妙德。阿难!其珠宝之光辉,扩偏一由旬。阿难!大善见王试验此珠宝,配列四军,从珠宝置于高幢上,黑暗中得于行军。复次,阿难!彼周围之村人等,受其光之普照,以为是白天而从事工作。
阿难!对大善见王现如是之珠宝。

十五

  复次,阿难!对大善见王现女宝。形相殊妙而可爱,清洒如花之最胜颜色。不过高,不过矮,不瘦不胖,不过黑不过白,超越人间之容色,俱有天人之美貌。阿难!其女宝之皮肤,感触如绵、如绢。阿难!此女宝之身体四肢,冬温夏凉。阿 难!由此女宝之身体发出栴檀香,由口中出青莲华香。阿难!此女宝常比大善见王先起、后寝,贞淑从顺,言行可爱。阿难!此女宝不敢以心冒犯大善见王,何况以身体乎?
阿难!对大善见王现如是女宝。

十六

  复次,阿难!对大善见王现居士宝。彼由其业报所生而现天眼,不关系其所有者之有无,皆能见出财宝之伏藏。彼诣近大善见王曰:“大王!请勿烦虑,臣能适宜处理财物。”
阿难!大善见王试验此居士宝,乘舟入于恒河之中央而告居士宝曰:
“我要黄金。”
“然者,大王!舟请靠岸之一边。”
“居士!我于此处,需要黄金。”
阿难!尔时,其居士宝,以两手触水,举起满瓶之黄金,自大善见王曰:“大王!此量足够乎?”
大善见王曰:“居士!此量足够!此量足够!”
阿难!对大善见王,现如是居士宝。

十七

  复次,阿难!对大善见王现将军宝。雄略贤明而有智谋,有能力劝大善见王该进时即进,该退时即退,该住时即住。
彼诸近大善见王曰:“大王!勿为烦虑,臣当善指挥。”
阿难!对大善见王,现如是将军宝。
阿难!大善见王,俱足此等之七宝。

十八

  复次,阿难!大善见王,俱足四如意德6。何者为四如意德耶?阿难!大善见王比常人殊胜,其形相殊妙、可爱、清洒如花之最胜颜色。阿难!大善见王有此第一之如意德。

十九

  复次,阿难!大善见王是长寿者,比常人更长寿,阿难!大善见王有此第二之如意德。

二十

   复次,阿难!大善见王无病、无灾,有具消化力,体温不凉不热,比常人殊胜健康。阿难!大善见王有此第三之如意德。

二一

  复次,阿难!大善见王,为婆罗门及居士所爱敬、所喜欢。阿难!犹如父子之爱敬、喜欢,大善见王如是为婆罗门所爱敬、喜欢。又阿难!婆罗门及居士,为大善见王所受所喜欢。阿难!犹如父子之慈爱、喜欢,阿难!婆罗门及居士如是为大善见王所受所喜欢。阿难!大善见王与四军俱,出游园地。阿难!其时,婆罗门及居士等,诣近大善见王曰:“大王!请勿速行,我等可得长时拜仰。”阿难!大善见王亦告御者曰:“御者!勿急速驶车,我得长时可与婆罗门及居士瞻仰。”阿难!大善见王有此第四之如意德。
阿难!大善见王,俱足此等之四如意德。

二二

  阿难!大善见王作如是念言:“今我欲于此等多罗树每百肘间,建造一莲华池。”
阿难!大善见王,于此等多罗树每百肘之间,建造一莲华池。
阿难!此等之莲池是四种砖之成。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之所成。阿难!于此等莲池,各有四种阶梯,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 晶之所成。金所成之阶梯,有金柱、银之手扶及横梃;银所成之阶梯,有银柱、金之手扶及横梃;毗琉璃所成之阶梯,有毗琉璃柱、水晶之手扶及横梃;水晶所成之阶梯,有水晶柱、毗琉璃手扶及横梃。
此等莲池,以匝围二种勾栏,一是金、一是银所成之勾栏。金所成之勾栏,有金柱、银之手扶及横梃;银所成之勾栏,有银柱、金之手扶及横梃。

二三

  阿难!其次,大善见王曰:“我今于此等莲池,种植青莲、红莲、黄莲、白莲等种种华,使之四季花常开,成自然之华鬘,让群众欣赏。”阿难!如是大善见,即于此等莲池,种植青莲、红莲、黄莲、白莲等种种华,使之四季花常开,成自然之华鬘,让群众欣赏。
又阿难!大善见王曰:“我今于此等莲池岸上,设助浴者,令众人经过此池时,便于入浴。”阿难!如是大善见王,即于此等莲池之岸上,设助浴者,今众人经过此池时,便于入浴。
又阿难!大善见王曰:“我今于此等莲池岸上,行设布施,令需食者得食,需饮者得饮,需衣者得衣,需乘具者得乘具,要休息者与床,欲妻女者与妻女,欲金者与金,欲银者与银。”
阿难!大善见王,乃于此等莲池岸上,行设布施,令需食者得食,需饮者得饮,需衣者得衣,需乘具者得乘具,欲休息者与床,欲妻女者与妻女,欲金者与金,欲银者与银。

二四

  复次,阿难!婆罗门及居士等,持甚多钱财,谓大善见王之处曰:“大王!我等为大王持来甚多钱财,愿大王受纳此钱财为幸。”大王曰:
“我之钱财,由如法之税收,既甚充足。汝等可保留所带来之钱财,或甚至可多持些钱财回去。”
彼等被大王所拒绝,退却一面而相议:“我等不宜将此等钱财再持归,我等宁愿献给大善见王建造宫殿。”
彼等话大善见王之处曰:“大王!此献给大王建造宫殿。”
阿难!大善见王,默然而许诺。

二五

  尔时,阿难!诸天主之帝释天,以心知大善见王之心,命毗首羯摩天子曰:“来,毗首羯摩!为大善见王建造宫殿,名为达磨(法)高殿。”
阿难!毗首羯摩天子应诺诸天主之帝释天:“唯然。”恰如力士之伸屈腕、屈伸腕之迅速,由三十三天隐没,而现于大善见王之前。阿难!如是,毗首羯摩天子言大善见王曰:“大王!建造宫殿,名为法高殿。”
阿难!大善见王默然许诺。如是,毗首羯摩天子,造大善见王之宫殿,名为法高殿。

二六

  阿难!法高殿有束西长度一由旬,南北宽度半由旬。
阿难!法高殿之基础,以四种砖叠上至人身之三倍高,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之所成。
阿难!法高殿有八万四千柱,亦以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等四种之所成。
阿难!法高殿敷上四种板,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之所成。
阿难!法高殿有二十四阶梯,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等四种之所成。其金所成之阶梯,有金柱、银手扶及横梃;银所成之阶梯,有银柱、金手扶及横梃;毗琉璃所成之阶梯,有毗琉璃柱、水晶手扶及横梃;水晶所成之阶梯,有水晶柱、毗琉璃手扶及横梃。
阿难!法高殿有八万四千楼阁,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等四种之所成。金所成之楼阁,具备银所成之座床;银所成之楼阁,具备金所成之座床:毗琉璃所成之楼阁,具备象叮所成之座床;水晶所成之楼阁,具备坚木所成之座床。金所成之楼阁门,放置银多罗树,有银之枝干、金叶及果;银所成之楼阁门,放置金多罗树,有金之枝干、银叶及果;毗琉璃所成之楼阁门,放置水晶多罗树,有水晶之枝干、毗琉璃叶及果;水晶所成之楼阁门,放置毗琉璃多罗树,有毗琉璃之枝干、水晶叶及果。

二七

  阿难!尔时,大善见王曰:“今,我大庄严楼门,皆造黄金之多罗树。于其处,为我日中之安息。”
于是,阿难!大善见王,于大庄严楼门,皆造黄金之多罗树,日中安息于其处。

二八

  法高殿围绕两重栏楣,一是金、一是银之所成。金所成之栏楣,有金柱、银 手扶及横梃:银所成之栏楣,有银柱,金手扶及横梃。

二九

  阿难!法高殿围绕两重铃网,一是金、一是银之所成。金所成之网有银铃,银所成之网有金铃。微风吹动此等铃网时,其音美妙令人兴旧,妙好令人恍惚。阿难!其时,在此拘舍婆提王城,被欲乐所陶醉无赖之徒,随微风吹动此铃网之音声而狂舞。

三十

  阿难!此法高殿完竣时,耀目难堪;阿难!恰如雨季之最后月,秋空无云之日,上升天空太阳之耀目难堪,法高殿如是耀目难堪。

三一

  阿难!大善见王又曰:“我今于法高殿前,令造名为达磨(法)莲池。”于是,大善见王,于法高殿前,造法莲池。
阿难!法莲池,东西长度一由旬,南北宽度有半旬由。阿难!法莲池乃以四种砖所砌成,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所砌成。
阿难!于法莲池有二十四阶梯,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水晶之所成。金所成之阶梯,有金柱、银手扶及横梃;银所成之阶梯,有银柱、金手扶及横梃;毗琉璃所成之阶梯,有毗琉璃柱、水晶手扶及横梃;水晶所成之阶梯,有水晶柱、毗琉璃手扶及横梃。
阿难!法莲池围绕两重勾栏,一是金、一是银之所成,金所成之勾栏,有金柱、银手扶及横梃;银所成之勾栏,有银柱、金手扶及横梃。

三二

  阿难!法莲池有七种多罗行树所围绕,一是金、一是银、一是毗琉璃、一是 水晶、一是珊瑚、一是砗磲、一是众宝之所成。金所成之多罗树,有金之枝干、银叶及果;银所成之多罗树,有银之枝干、金叶及果;毗琉璃所成之多罗树,有毗琉璃之枝干、水晶叶及果;水晶所成之多罗树,有水晶之枝干、毗琉璃叶及果;珊瑚所成之多罗树,有珊瑚之枝干、砗磲叶及果;砗磲所成之多罗树,有砗磲之枝干、珊瑚叶及果。众宝所成之多罗树,有众宝之枝干、众宝叶及果。
阿难!微风吹动此等多罗行树时,其音美妙,令人兴奋,妙好令人恍惚。阿难!恰如熟练之五支乐器,善调音,由名手善奏时,其音美妙,令人兴奋,妙好令人恍惚。阿难!微风吹动此等多罗行树时,其音美妙,令人兴奋,妙好令人恍惚。阿难!其时,在此拘舍婆提王城,陶醉欲乐无赖之徒,随微风吹动此等多罗行树之音声而狂舞。

三三

  阿难!此法高殿及法莲池完竣时,大善见王令其当时所尊敬沙门中之沙门,所尊敬婆罗门中之婆罗门等,享受满足一切乐已而登上法高殿。

第二 诵品

  阿难!尔时,大善见王曰:“我缘如何之业果,缘如何之业报,而有现在如是之大威力、如是之大势力耶?”阿难!大善见王如是曰:“此乃我之三业果、三业报。即:布施、调御、自制。缘此,我现在有如是大威力、如是之大势力。”

  阿难!如是,大善见王往彼大庄严楼阁,立于大庄严楼阁之门前,如次发感兴之语:
爱欲心止之
嗔恚心止之
伤害心止之
爱欲之心,应限此范围
嗔恚之心,应限此范围
伤害之心,应限此范围

  阿难!时,大善见王入于大庄严楼阁,坐于金所成之座床,即离诸欲,离不善法,有寻、有伺,由离生喜、乐,到达初禅而住。然,灭寻、伺,成为内心安静,心专一性,无寻、无伺,由定生喜、乐,到达第二禅而住。离喜而为舍住,正念正知,以身感受乐,诸圣者言:“此舍而正念乐住”到达第三禅而住。舍乐离苦,前感悦、忧具灭,不苦不乐而成舍念清净,到达第四禅而住。

  阿难!其次大善见王,由大庄严楼阁而出,入于金所成之楼阁,坐于银所成之座床,以心具慈,安住充满一方。如是充满第二、第三、第四而安住。如是周偏上下一切方,偏及世界,以心随慈,充满广大无边,无害心而安住……乃至……以心随悲……乃至……以心具喜……乃至……以心随舍,充满一方而安住。如是充满第二、第三、第四五而安住。如是周偏上下一切方,偏及世界,以心随舍,广大无量无边,充满无害心而安住。

  阿难!大善见王有六万四千都城,以拘舍婆提王城为首。
有八万四千之高殿,以法高殿为首。
有八万四千之楼阁,以大庄严楼阁为首。
有八万四千之座床,金床、银床、牙床、坚木床,皆着长毛之覆盖。有盖敷绣花之毛毯,有盖敷加达利鹿之毛皮,有天盖,两端有红枕。
有八万四千象,皆以黄金庄饰之,树黄金幡,盖黄金网,以布萨陀象王为上首。
有八万四千马,以黄金庄饰之,树黄金幡,盖黄金网,以云马王为上首。
有八万四千车乘,绕饰狮子皮、虎皮、彪皮及绕饰淡红色之毛毯,并以黄金装饰,树黄金幡,盖黄金网,夜阇廷多宝为上首(音乐车)。
有八万四千珠玉,以宝珠为上首。
有八万四千女,以善贤妃为上首。
有八万四千居士,以居士宝为上首。
有八万四千刹帝利大臣,以将军宝为上首。
有八万四千乳牛,着黄麻编织之颈饰、持银制乳桶。
有八万四千俱胝布,皆是精巧微妙之麻布、绵布、绢布、毛布。
有八万四千钵乳粥,以备早、晚之供养。


  阿难!其大善见王之八万四千象,早晚常来敬礼王。然,阿难!大善见王曰:“我之此等八万四千象,实早晚常来敬礼。我今,令四万二十象,每百年一次来敬礼。”
阿难!大善见王,如是令将军宝曰:“将军!我之此等八万四千象,今,早晚常来敬礼,卿!令今后四万二十象;每百年一次来敬礼。”
彼将军宝应诺大善见王:“唯然,大王。”阿难!四万二十象,以后每百年一次来敬礼大善见王。

  于是,阿难,多百千年后,善贤妃如是念言:“我长久未见大善见王,今往见大善见王。”
于是,阿难!善贤妃告女官言:“来!我等洗头着金衣!我等长久未见大善见王,今往见大善见王。”
女官等应诺善贤妃:“唯然。”女官等洗头着金衣往善贤妃之处。
阿难!善贤妃如是言将军宝:“将军!请备四军,我等长久未见大善见王,今欲往见大善见王。”
阿难!将军宝应诺善贤妃:“唯然。”便备四军,以报善贤妃曰:“既备汝之四军,请知时宜。”

  于是,阿难!善贤妃与四军及随从之女官等,往法高殿,登法高殿,往诣大庄严楼阁,立倚于其楼门边。
阿难!时大善见王甚惊讶:“此如大群众涌来之大声音,是何耶?”大善见王便由大庄严楼阁出,见善贤妃倚立于门边,见已而言善贤妃曰:“妃!停在其处,请勿进来。”

  如是,阿难!大善见王令一男士曰:“汝往大庄严楼阁,取金所成之床座出来,设置于全金所成之多罗树林。”
彼男士应诺大善见王:“唯然,大王。”便往大庄严楼阁取出金所成之床座,设置于全金所成之多罗树林。
阿难!如是,大善见王右胁而作狮子卧,两足相叠,而正念正知。

   阿难!尔时,善贤妃曰:“大善见王之诸根实是清净,皮肤之色,极为清净皎洁。非看错大善见王乎?”
乃言大善见王曰:“大王!王有拘舍婆提城为首之此等八万四千王城,大王!于此,请生起意欲,对于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王有法高殿为首之此等八万四千高殿,大王!于此,请生起意欲,对于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王有大庄严楼为首之此等八万四千楼阁,大王!于此,请生起意欲,对于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床座是金所成、银所成、牙所成、坚材所成,敷长毛所织之覆盖、毛织布之覆盖、迦达梨鹿毛所织之覆盖、有天盖、有两边红之靠枕,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象,有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布萨陀象为上首。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马,有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云马王为上首。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车乘,绕饰狮子皮、虎皮、彪皮、浅红毛织布、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夜阇廷多车乘为上首。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珠,以珠宝为上首。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女,以女宝为上首。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居士,以居士宝为上首。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刹帝利大臣,以将军宝为上首。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乳牛,着黄麻编织之颈饰,持银制乳桶9。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俱胝布,皆是精巧微妙之麻布、绵布、绢布、毛布。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10钵之乳粥,以备早晚之供养。于此,大王!请生起意欲,对存在生起希望。

十一

  阿难!如是说已,大善见王言善贤妃曰:“妃!妃长久以来,常对我语爱、好、乐之语。然,此次,勿对我语爱、好、乐之语。”
“然,大王!应如何语之耶?”
大王曰:妃!当如是言:“一切可爱、可乐、可意之事物,无有不变化、离别、变异。愿大王勿持意欲而看错,持欲望而死之人为不幸,是应被诽责。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王城,以拘舍婆提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11。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高殿,以法高殿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楼阁,以大庄严楼阁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床座乃金所成、银所成、牙所成、坚材所成,敷长毛所织之覆盖,毛织布之覆盖,迦达梨鹿毛所织之覆盖,有天盖,有两边红之靠枕。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象,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布萨陀象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马,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以云马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车乘,绕饰狮子皮、虎皮、彪皮、浅红色毛织布、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以夜阇廷多车乘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珠,以摩尼珠宝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六万四千之女,以善贤妃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居士,以居士宝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刹帝利大臣,以将军宝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乳牛,着黄麻编织之颈饰,持银制乳桶。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俱胝布,皆是精巧微妙之麻布、绵布、绢布、毛布。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钵之乳粥,以备早晚之供养。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十二

  阿难!如是说已,善贤妃号哭涕泪。阿难!善贤妃如是涕泪白大善见王曰:
“大王!一切可爱、可乐、可意之事物,无有不变化、离别、变异。愿大王勿持意欲而看错,若持意欲而看错,将为不幸而被诽责。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王城,以拘舍婆提城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高殿,以法高殿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楼阁,以大庄严楼阁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者。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床座,乃金所成、银所成、牙所成、坚材所成,敷长毛所织之覆盖,迦达梨鹿毛所织之覆盖,有天盖,有两边红色之靠枕。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象,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以布萨陀象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马,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以云马王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着。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车乘,绕饰狮子皮、虎皮、彪皮、浅红色之毛织布,并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以夜阇廷多车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者。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珠,以摩尼珠宝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者。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女,以善贤妃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者。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居士,以居士宝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者。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刹帝利大臣,以将军宝为上首。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者。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乳牛,着黄麻编织之颈饰,持银制乳桶。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者。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之俱胝布,精巧微妙之麻布、绵布、绢布、毛布。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者。
大王!此等八万四千钵之乳粥,以备早晚之供养。于此,大王!请舍离意欲,对存在勿起执者。”

一三

  阿难!如是言已不久,大善见王便死亡。阿难!犹如居士或居士子,食嗜好之食物,于食后而兴睡意,确实如此,大善见王识知死期近。阿难!大善见王死后,上升梵道天界。
阿难!大善见王乃八万四千年作儿童之游戏、八万四千年为摄政者、八万四千年为王、八万四千年为隐居者,于法高殿修习梵行,彼修四梵住,身坏死后,上升梵界。

十四

  阿难!汝或思惟:“其时大善见王是他人。”然,勿如是思惟。我乃其时之大善见王。
彼等八万四千之王城,以拘舍婆提为上首,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之高殿,以法高殿为上首,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之楼阁,以大庄严楼阁为上首,乃我所有。
彼等六万四千之床座,是金所成、银所成、牙所成、坚材所成,敷长毛所织之覆盖,毛织布之覆盖,迦达梨鹿毛所织之覆盖,有天盖,有两边红色之靠枕等,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象,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以布萨陀象王为上首,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之马,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以云马王为上首,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车乘,绕饰狮子皮、虎皮、彪皮、浅红色之毛织布,装饰黄金,树立黄金幢,覆盖黄金网,以夜阇廷多车乘为上首,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之珠,以摩尼宝珠为上首,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之女,以善贤妃为上首,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之居士,以居士宝为上首,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之刹帝利大臣,以将军宝为上首,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之乳牛,着黄麻所织之颈饰,持银制乳桶,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之俱胝布,精巧微妙之麻布、绵布、绢布、毛布,乃我所有。
彼等八万四千钵之乳粥,以备早晚之供养,乃我所有。

十五

  阿难!彼等八万四千王城,其中之一,乃当时我所住之王城,即拘舍婆提王城。
阿难!彼等八万四千之高殿,其中之一,乃当时我所住之高殿,即法高殿。
阿难!彼等八万四千之楼阁,其中之一,乃当时我所住之楼阁,即大庄严楼阁。
阿难!彼等八万四千之床座,其中之一,乃当时我所用之床座,即金所成、银所成、牙所成、坚材所成之床座。
阿难!彼等八万四千象,其中之一,乃当时我所乘用,即布萨陀象王。
阿难!彼等八万四千马,其中之一,乃当时我所乘用,即云马王。
阿难!彼等八万四千之车乘,其中之一,乃当时我所乘用,即夜阇廷多车乘。
阿难!彼八万四千女,其中之一,乃当时侍从我之王妃,即刹帝利女毗罗密迦。
阿难!彼等八万四千俱胝布,其中之一,乃当时我所著用,即麻布、绵布、绢布、毛织布。
阿难!彼等八万四千钵,其中之一,乃当时我受用一升米及饮用其乳粥之钵。

一六

  阿难!汝看此等一切行,已过去、灭去、变异之法。阿难!如是诸行,非常住。阿难!如是诸行,非永远。阿难!如是诸行,非安稳法。是故,阿难!应该脱离一切行,对此等应该心不动摇,应该完全解脱此等。

一七

  阿难!确实记忆得我在此地六次埋葬舍利。而且为彼王而住时是转轮王,依法为法王以降伏四边,安定国土为常胜者而具足七宝,是于此埋葬舍利为第七次。
阿难!于诸天界、魔界、梵界、含括沙门、婆罗门及生于人天之中,未曾复发现埋葬如来舍利之第八处所。”
世尊如是说、善逝如是说已,师复如次曰:
诸行无常
是生灭法
生灭灭已
对此等,心寂灭为乐。
注:
1 .恕跋单'Upavattana(SK.Upavartana)是娱乐场所或为竞马场之意。或者译为保养所、  郊外。于中阿含见有音译之恕跋单应该是固有名词。本是拘尸那揭罗城边之娱乐场所或竞  马场,渐渐看成固有名词。今以固有名词译之。
2 .“欢骚”于原本篇khadatha,当译为“龃”,在此khidatha,kilatha,khidddatha皆是误写。  想无不相当于梵的kridatha,北传之汉译,译为戏笑诏。
3 .“从习制”原本为yatha-bhuttam bhunjatha如可以食就食,意思是依习惯而食,故译之   如上。
4 .七处(sattappatittho)是指四脚、鼻、两牙之七处。
5 .“纯白”原本写sab1a-seto于同此文之中部经典(LMN.vol.111.P.174)虽作seso是seto的  误排是很明显,于此译为纯白。然,Mahavastu 1.P.108;Lalitavistara P.16及汉译常为  sarvam nilam绀青色。依觉音之注释书,有vijjullata-vinaddha-saradakala-  seta-valahakarasi-sassiririko如黑光,又如白云之堆积,光辉之意。
6 .如意德是iddhi之译,为起人之德。于次经iddhipada虽译为神足,今以七宝相列时,即  如上译为如意德。
7 .“植……种种华,使四季花自然开”malam ropapeyyam补译为(植华鬘。)
8 .“让群众之欣赏。”sab1ajanassa anacaram之anacaram常多不道德之意,今以稀有现象  之意译如上。
9 .“银制乳桶。”(kansupadharana)是由Jataka547(vol.VI.p.504)之注有银制乳钵  (rajatamaya-khirra-paticchannabhaja)而译之如上。
10 .八万四千,在原本唯有“千”,五及一一,则更为八万四千而译之。
11 .执着,于前面译为希望同字(apekha)。前的时候,同将来表示积极之意义而译为希望(意欲),对现状表示消极的意义而译为执着。

 
 

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