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汉译巴利语三藏

Theravada Buddhism Tipitaka

Sutta Pitaka 经藏

当前位置:觉悟之路首页>>汉译巴利语三藏>>Sutta Pitaka 经藏>>阿咤曩胝经
 
阿咤曩胝经 Atanatiya suttam
 
 

  本经无相当汉译之经,(但可参考毗沙门天王经(大正藏一二四五))。于Hoernle:Manu-script Remains found in Eeastcrn Turkestan Vol.I有相当于本经之梵文AtanatiySutra之断片。世尊往灵鹫山时,毗沙门天王随来诸夜叉,唱阿吒曩胝之护经,以告佛如左。于诸夜叉中,不信顺世尊,而有妨害佛弟子之修行,请纳受为守护佛弟子,此阿吒曩胝之护经。佛纳受此,而翌日向诸比丘以示此旨,劝保持阿吒曩胝之护经,乃本经之所述。

  如是我闻。

  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灵鹫山,时,四大天王,以众多之夜叉军、众多之乾闼婆军、众多之鸠槃荼军、众多之那伽军守护、警护、保障四方已,于深夜,殊妙容光偏照灵鹫出,来诣世尊之处,敬礼世尊,却坐一面,彼夜叉等亦敬礼世尊,却坐一面,或向世尊问讯,却坐一面,或与世尊交谈感铭之语后,却坐一面,或向世尊合掌,却坐一面,或告自己姓名,却坐一面,或默然坐于一面。

  坐于一面之毗沙门大天王白世尊言:“圣尊!有高位之夜叉未信仰世尊;有 高位之夜叉实信仰世尊:圣尊!有中位之夜叉未信仰世尊:圣尊!有中位之夜叉,实信仰世尊;圣尊!有下位之夜叉未信仰世尊;圣尊!有下位之夜叉,实信仰世尊!然者,圣尊!夜叉既有未信仰世尊,其何因耶?圣尊!世尊为断杀生而说法;为断不与取而说法;为断欲邪行而说法;为断妄语而说法,为断放逸根之饮酒而说法。然,圣尊!夜叉既不断杀生、不断不与取、不断欲邪行、不断妄语、不断放逸根之饮酒。此于彼等为不欢喜、不愉快事也。
圣尊!世尊之弟子众取用深林之茂树、闲静而音少响少、无人1烟、无人迹、堪作卧、适于静思之坐卧处。住此处之上位夜叉,有不信仰世尊之语者,圣尊!为彼等之发信仰心,愿世尊纳受阿吒曩胝之守护经,此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之保护、守护、安全、安乐住也。”
世尊默然而认许。

  时,毗沙门大天王知世尊之认许,其时,唱阿吒曩胝之守护经:“
明眼而光辉
归命毗婆尸
慈愍诸有情
归命尸弃佛
洗除诸烦恼
如是苦行者
归命毗舍浮
碎破魔王军
归命拘楼孙
已得安全之
婆罗门归命
拘那含牟尼
解脱一切方
归命迦叶佛
灭除一切苦
而宣说此法
光辉之释子
归命鸯耆罗
除灭世烦恼
当作如实观
不用于两舌
伟大不知畏
为人天利益
具足明与行
归命瞿昙佛
伟大无怖畏
阿帝提之子
大轮太阳升
若彼之升者
夜暗影消没
若彼之升时
呼称之为昼
其处是深湖
于海水积聚
如是人当知
“于海水积聚”
人人之称呼
由此彼“东方”
有誉大天王
统守于此方
乾闼婆之主
名提头赖吒
乾闼婆侍护
以娱歌舞乐
彼有甚多儿
我闻彼同名
九十又一儿
大力因陀罗
彼等见世尊
日种之佛陀
由遥远归命
伟大无怖畏
汝归人中尊
汝归人中胜
汝以巧观众
非人汝亦拜
不闻我常处
然者如是言
“礼胜者瞿昙
礼胜者瞿昙
具足明及行
敬礼瞿昙佛”
五死者用两舌
长部胫典三二0

  讲述阴言者
残忍杀生者
盗贼欺瞒辈
人人之称呼
由此彼“南方”
高誉大天王
统守于此方
鸠槃荼鬼主
名为毗楼勒
护侍鸠槃荼
以娱歌舞乐
彼有甚多子
我闻同一名
九十又一儿
大力因陀罗
彼等见世尊
日种之佛陀
由遥远归命
伟大无怖畏
汝为人中尊
汝为人中胜
汝以巧观察
非人吾拜汝
我等常常闻
如是之言说
“礼胜者瞿昙
礼胜者瞿昙
具足明及行
敬礼瞿昙佛”
阿帝提之子
大轮太阳没
若彼之没落
昼光辉消失
太阳沈失时
呼称为暗夜
其处是深湖
于海水积聚
如是人当知
“于海水积聚”
人人称呼此
由此彼“西方”
有誉大天王
统守于此方
那伽鬼之主
名毗楼博叉
护侍那伽鬼
以娱歌舞乐
彼有甚多子
我闻彼同名
九十又一儿
大力因陀罗
彼等见世尊
日种之佛陀
由遥远归命
伟大无怖畏
汝为人中尊
汝为人中胜
汝以巧观察
非人吾拜汝
我等常常闻
如是之言说
“礼胜者瞿昙
礼胜者瞿昙
具足明及行
敬礼瞿昙佛”
快乐北拘卢
于此见殊美
障大须弥山
人人无我意
无系着心生
我等无植种
亦无携犁事
人人无须耕
可食成熟米
无糠无籸清
稻米实香好
置于石灶炊
熟炊而为食
无牝牛只蹄
巡游一一处
无牝牛只蹄
巡游一一处
为女子乘物
巡游一一处
为男子乘物
巡游一一处
为童女乘物
巡游一一处
为童男乘物
巡游一一处
彼等事此王
骑乘行诸向
象马之乘物
天上之乘物
宫殿驾誉高
随侍于大王
彼天王都城
化作于空中
阿他那他城
拘尸那他城
婆拘尸那他
那他布利耶
婆拘尸那他
而是于“北方”
是伽毗越他
于西奢郎迦
那越那越提
安吧罗以及
安吧罗越提
阿罗伽万他
有名等王都
尊俱尾罗天
称呼伊娑那
是故俱尾罗
称为毗沙门
一一访说明
他吒罗达罗
及他吒他罗
奥阇尸提奢
达多奢尸及
须罗罗奢与
阿利达礼尔
湖名达那尼

  起云雨落来
诸夜叉会集
坐于此堂名
婆伽罗越提
于彼有果树
不断结果实
诸鸟群来集
孔雀苍鹭鸣
美妙拘耆罗
于此耆婆鸟
唭嘺唭嘺鸣
由此其他鸟
“唭嘺心欢举”
区屈达迦与
区利罗伽与
普加沙达伽
皆于森林内
此闻能言鸟
九宫鸟之声
亦闻杖少年
彼俱尾罗池
常时不断美
斯人称呼此
由此彼“北方”
统守于此方
有誉大天王
夜叉鬼之主
名为毗沙门
夜叉鬼侍彼
以娱歌舞乐
彼有甚多子
我闻同一名
九十又一儿
大力因陀罗
彼等见世尊
日种之佛陀
由遥远归命
伟大无怖畏
汝为人中尊
汝为人中胜
汝以巧观察
非人吾拜汝
我等常常闻
如是之言说
“礼胜者瞿昙
礼胜者瞿昙
具足明及行
敬礼瞿昙佛”

  圣尊!此阿吒曩胝之守护经,是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之保护、守护、安全、安乐住也。圣尊!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之中,不论何人善习、善学、善记忆此阿吒曩胝之守护经,甚或非人夜叉,或夜叉女,或夜叉男子,或夜叉女儿,或夜叉大臣,或夜叉眷属,或夜叉佣人,或乾闼婆,或乾闼婆女……乃至……或鸠槃荼,或鸠槃荼女……乃至……或那伽,或那伽女……乃至……以恶心随比丘或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之行而行,之立而立,之坐而坐,之卧而卧者。圣尊!彼非人夜叉于我之村邑聚落,不获恭敬尊重;圣尊!彼非人于我都城之阿罗伽万达,不得土地住所;圣尊!彼非人不得参加我夜叉等之集会;圣尊!彼诸非人等,亦无有与彼嫁娶;圣尊!而且诸非人等,以其身等之言语饱骂彼;圣尊!诸非人等,以空钵9被彼头;圣尊!诸非人等,以碎彼头为七分。

  圣尊!非人有凶恶、凶猛、恐怖者,彼等不顾诸大王,不顾诸天王之大臣,不 顾诸大天王之陪臣;圣尊!然,此非人反叛诸天王。圣尊!犹如摩揭陀王之领土有大盗,此等不顾摩揭陀王、不顾摩揭陀王之大臣、不顾摩陀王之陪臣。如此等之大盗,反叛摩揭陀王。如是,圣尊!非人有凶恶、凶猛、恐怖者,此等不顾诸天王,不顾诸大天王之大臣,不顾诸大天王之陪臣:圣尊!此等之非人称反叛诸大天王。圣尊!不论任何非人夜叉,或夜叉女……乃至……以恶心,随比丘或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之行而行,之立而立,之坐而坐,之卧而卧者,应呼叫此等之夜叉、大夜叉、军师、大军帅:“此夜叉捉住、侵、恼害我等不放。”

  如何呼叫夜叉、大夜叉、军师、大军帅耶?因达、苏摩、越鲁那及婆罗睹越阇、婆阇婆提、奢达那、加摩涉达及经鲁康睹、尼康睹、婆那达、奥婆万尼及天王御者之摩达利、奢达阇那乾闼婆及那罗、洗尼沙婆王、沙达义罗、醯摩婆多及芬那加、伽罗提耶、俱罗、 尸郁伽、无奢利达及益沙尔达、优康达罗、伍吧罗、须吧启达及虚利、礼提、曼提耶、般阇罗旃陀、阿罗越伽、吧周那、须摩那、须无加、达提无加、摩尼、摩尼阇罗、提迦、以上共势立沙加。
呼叫此等夜叉、大夜叉、军帅、大军帅,云:“此夜捉住、侵、恼害我等不放。”

十一

  圣尊!此阿吒曩胝之守护经,是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之守护、安全、安乐住也。
圣尊!然,我等告别!于我等事繁多忙。”
“今、诸大天王,随汝等之意欲。”
于此,四大天王起座,敬礼世尊,行右绕礼,消失于其处,彼夜叉等亦起座,或敬礼世尊,行右绕礼,消失于其处;或与共相会释,交谈可感铭之语后,消失于其处;或向世尊合掌已,消失于其处;或默然消失于其处。

十二

  于是,其夜过后,世尊告诸比丘曰:
“诸比丘!昨夜,四大天王,众多之夜叉军……
明眼有光辉
归命毗婆尸
怜愍诸有情
归命尸弃佛
参照三以下之偈……
“圣尊!此阿吒曩胝之守护经……或默然消失于其处。

十三

  诸比丘!学习阿吒曩胝之守护经,熟念阿吒曩胝之守护经,奉持阿吒曩胝之守护经。诸比丘!此阿吒曩胝之守护经有利益,此为比丘、丘比尼、优婆塞、优婆夷之守护、安全、安乐住也。”
世尊如是说已,彼等诸比丘,欢喜世尊之所说。

注:
1 人烟(依日文为人之味)vijanavata分解为vi+jana+vata。
2 鸯耆罗Sumahgsla-vilasini于(Siamese edition,vol.iii.p.193由肢节anga发出光明rasmi故称为安义罗沙注,此本由俗解。Anguiras出于吠陀时代圣仙之名,以此如为佛之一称呼。
3 此二三行之文法,虽和原文不尽相同,但其意义相信是相同的,依注释书补译之,但依注释书:“不用两舌”乃至归敬瞿昙佛的人,谓应归命之。
4 死者及用两舌者、阴口锐利者、杀生者、窃盗者,诈欺人等,习惯上牵出城之南门,或附于荼毗,斩首、或鞭打。于“中阿含”四卷波罗牢经有“又复见王收捕罪人,反缚两手,打鼓唱令出南城门”之文,尤同经说出北城门拉出罪人,于堑腰而弃着。
5 置于石灶而炊(tunddikire pacitvana)中阿含世记经须于郁单口品:“其上常有自然釜鍑,有摩尼珠,名曰焰光,置于鍑下,饭熟光灭,不假樵火,不动人功。”中阿含第十二卷于鞞婆陵耆经:“大王!我便受郁单曰法,即于箩釜中,取羹饭而去。”于SumahgalaVilasini p.196 说明,釜置无烟炭火而炊,此称“光石”以此石据三个釜置其上炊,云由石发光,米自然煮。
6 只谛之乘物 有一归拟如马形。
7 圣尊(marisa)是喜语(piyavacana)敬语(garuvacana)等等,唯现於呼格,多用于天人称呼佛或佛弟子,甚少用于佛叫天人或佛弟子Rhys Davids是dearsir。之译。
8 称此yakkhanatthika为夜叉大臣,于注有十二支,于此唯举十支或八支。殊(副)Vessavapa名词是如试由Visana来理解,想不可能的事Veessavana(梵vais'ravapa)是因ri+savapa之变化来的,而savana之语根是su(梵sru) 正是“多闻广闻”之意思吧!s'ru(正确是sru)有漏出渗出之意,然而从此Vessavana来解还是有困难。
9 以空钵Sumapgala-Vilasini(P.201)似比丘所用钵之青铜钵,被于头首上,以铁杵叩其中央,是一种处罚法,如此注是正确者Rhys Davids译为They would bend down hishead like an empty bowl就不适正。

 
 

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