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觉悟之路首页 南传大藏经 南传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汉译南传大藏经

Theravada Buddhism Tipitaka

Sutta Pitaka 经藏

当前位置:觉悟之路首页>>汉译南传大藏经>>Sutta Pitaka 经藏>>Samyutta-nikaya 相应部
 
Samyutta-nikaya 相应部
 
 

相 应 部 经 典

归命彼世尊应供等觉者

有 偈 篇

第一 诸天相应

第一 苇 品

[一]   瀑流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有天神于黎明放其殊胜妙光,偏照祇园,诣世尊处。诣已,敬礼世尊,立于一面。

   立一面已,彼天神白世尊曰:“友!卿如何度瀑流耶?”[世尊曰]:“友!我不住不求以度瀑流。”“友!卿如何不住不求以度瀑流耶?”[世尊曰]:“友!我住时沈,求时溺。友!我如是不住不求以度瀑流。”

  “不住与不求度世间执着
   涅槃婆罗门久久我见知”

彼天神作如是言得大师嘉赏、认证,天神知得大师、认证,敬礼世尊右绕而去。  

[二]解脱

  [尔时世尊]……舍卫城……

  时有天神于黎明放其殊胜妙光,偏照祇园。诣世尊之处,诣已,礼敬世尊立于一面。

  立于一面之天神白世尊:“友!卿知众生之解脱4、令解脱、远离耶?”世尊曰:“友!我知众生之解脱,令解脱、远离。”[天神曰:]“友!卿如何知众生之解脱、令解脱、远离耶?”

  [世尊:]
   有喜之灭尽亦尽想与识
   受灭皆寂静友我之如是
   知众生解脱令解脱远离

[三]引导者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面前,而唱偈曰.

  生导死寿短导老无庇获
   观死此恐怖赍乐积功德

  [世尊:]
   生导死寿短导老无庇获
   观死此恐怖弃欲希寂静

[四]时乃过去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面前,而唱偈曰:

  时过日夜移青春弃我等
   观死此恐怖赍乐积功德

  [世尊:]
   时过日夜移青春弃我等
   观死此恐怖弃欲希寂静

[五]几何断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面前,而唱偈曰:

  几断几何弃且更修几何
   超越几何结称度瀑流僧

  [世尊:]

  五断与五弃上修五无漏
   超越五种结称渡瀑流僧

[六]不眠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前,而唱偈曰:
   他醒几何眠他眠几何醒
   染尘依几何依几何得清

  [世尊:]
   他醒于五眠  他眠于五醒
   染尘依于五  依五而得清

[七]不了知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前,而唱偈曰:
   因法不了知引入于异教
   此人眠不醒今正彼醒时

  [世尊:]
   因以了知法不入于异教
   彼等正证知以平行不平

[八]迷乱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前,而唱偈曰:
   以迷于法故引入于异教
   深眠彼不醒今正彼醒时

  [世尊:]
   因以不迷法不入于异教
   彼等正证知以平行不平

[九]慢之欲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前,而唱偈曰:
   欲慢无调顺不静心无寂
   独林住放逸无越死魔岸

  [世尊:]
   去慢心寂静智慧悉解缚
   独住不放逸可度死魔岸

[十]住森林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面前,而唱偈曰:
   住于森林者寂静清净行
   日唯取一食如何悦颜色

  [世尊:]
   不悲过去事未来勿憧憬
   若持身现在颜色即朗悦
   憧憬于未来悲于过去事
   诸愚之为此如割绿苇萎
   此酝陀南:
   导解脱瀑流时过断几何
   不眠不了知迷乱与慢欲
   第十谓林住依此有品名

第二欢喜园品

[一一]欢喜园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于此,世尊以“比丘等!”言诸比丘:“世尊!”彼等诸比丘奉答世尊。世尊如是宣说:“诸比丘!昔有属于三十三天之天神,于欢喜园、为天女群侍随围绕,给与五欲具足,尔时唱此偈曰:
   享誉三三天天神之住家
   如非见此园不知此快乐

  诸比丘!如是说已,有天神以偈答彼天神曰.
   汝为愚痴者不知如来语
   诸行实无常乃是生灭性
   生者必有灭寂此正悦乐

[一二]欢喜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面前,而唱偈曰:
   有子依子喜牛主依牛喜
   人喜依四依  无依即无喜

  [世尊:]
   有子依子悲牛主依牛悲
   人悲依于依无依即无悲

[一三]无有如子者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前,而唱偈曰:
   可爱莫若子致富莫若牛
   光明莫若阳海为最上湖

  [世尊:]
   可爱莫若己致富莫若谷
   光明莫若慧雨为最上湖

[一四]刹帝利

  [天神:]
   刹利两足尊四足牡牛胜
   妻中贵姓胜子中长子胜

  [世尊:]
   正觉两足尊良骏四足胜
   柔顺为贤妻孝顺子最胜

[一五]大林鸣(寂静身)

  [天神:]
   丽日正盛时鸟停不飞动
   以鸣于大林恐怖以袭我

  [世尊:]
   丽日正盛时鸟停不飞动
   于是大林鸣其乐现于我

[一六]睡眼、懒惰

  [天神:]
   沉睡懒欠呿饱食气塞脸
   为是诸人众  圣道不显现

  [世尊:]
   睡眠惰欠呿过食阻塞气
   精进以拂此圣道即自清

[一七]难为(龟)

  [天神:]
   无智沙门行难为并难忍
   愚者堕障碍于此人最多
   若不制伏心几日沙门行
   思念之为囚步步当沉溺

  [世尊:]
   如龟以已壳藏头尾手足
   比丘摄意念无著无害他
   以离于烦恼  谁亦不得贬

[一八]惭

  [天神:]
   谁于此世间有惭止恶者
   如鞭影骏马彼悟离非难


  [世尊:]
   有惭制止恶常行正念少
   达苦之边际以平行不平

[一九]茅屋

  [天神:]
   卿有茅屋否如何无有巢
   如何无继系如何脱系缚

  [世尊:]
   我实无茅屋于我实无巢
   我实无继系我实脱系缚

  [天神:]
   何谓汝茅屋何谓汝之巢
   何谓汝继系何知汝系缚

  [世尊:]
   汝以母谓屋以妻谓巢窟
   言子为继系我云渴爱缚

  [天神:]
   善哉卿无屋善哉无巢窟
   善哉无继系善哉卿脱缚

[二十]三弥提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王舍城温泉精舍。

  尔时,尊者三弥提,为洗浴身体,黎明即起,来至温泉。温泉洗身已,起身着一衣,站立以待身干。

  尔时,酗戙咿顝]将晓,以其胜光偏照温泉林,而往诣尊者处,诣已立于空中,以偈告尊者三弥提曰:[天神:]
   比丘不享乐精进以行乞
   比丘行享乐享乐勿行乞
   青春盛壮时勿为徒空费
   [尊者:]汝时我不知  为时无隐显
   如是之故我行乞不享乐
   时之以舍我是即为畏怖

  尔时,天神降立于地上,言尊者三弥提曰:“比丘!汝具青少年壮,肤美发黑,摒弃人生最盛期之欲乐而出家。比丘!享乐人之五欲!勿舍现实[乐],勿逐时要之物。”

“友!我舍现实乐,不逐时要物。友!何以故,世尊宣说“时要之欲乐,不安苦多,于此有大祸。此[圣]法乃现实,非隔时,得言来看,--可导[涅槃],智者应自证知。”

“比丘!如何世尊宣说:“时要之欲乐,苦多不安,于此有大祸,此[圣]法是现实,非隔时,得言来看,可导[涅槃],智者应自证知耶?”

“友!我乃出家未久,是新[学]人初参者,不能广说此法与律,彼世尊,应供,正等觉者,今[住]温泉精舍,此义诣问彼世尊,尚请汝如世尊所说受持。”

“比丘!彼世尊有大威力,为诸天所围绕、我等不易亲近。比丘!汝若以此义诣问世尊,我等为听法应得亲近。”

  尊者三弥提答其天神:“友!唯诺。”即诣世尊住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尊者三弥提,敬自世尊曰:

  “世尊!我为洗浴身体,黎明即起,去至温泉。于温泉洗身已,起身出着一衣,站立以待身干。世尊,尔时有天神、于夜将晓,以其胜光偏照温泉林,来立于空中,以偈语我曰.
   比丘不享乐精进以行乞
   比丘行享乐享乐勿行乞
   青春盛壮时勿为徒空费

十一

  世尊!如是言已,我以偈答天神曰:
   汝时我不知为时无隐显
   如是之故我行乞不享乐
   摒舍时之我是即为恐怖

十二

  世尊!尔时,天神降立于地上,以此言我曰,“比丘!汝具青少年壮,肤美发黑,勿乐人生最盛期之欲乐而出家。比丘!享乐人之[五]欲!勿舍现实[乐],勿逐时要物。”

十三

  世尊!如是言已,我如是言天神曰:“友!我舍现实[乐],不逐时要物。友!我舍时要物,以逐现实[乐]。友!何以故,世尊宣说:“时要之欲乐,不安苦多,于此有大祸。此[圣]法乃现实,不隔时,得言来看,可导[涅槃],智者应自证知。”

十四

  世尊!言已!天神如是言我曰:“比丘!如何世尊宣说:“乐欲是时要之物,不安苦多,于此有大祸。此[圣]法是现实、非隔时,得言来看,可导[涅槃],智者应自证知”耶?”

十五

  世尊!如是言已,我语天神曰:“友!我出家未久,是新[学]人初参者,不能广说此法与律,彼世尊,应供,正等觉者,[今]住温泉精舍,此义诣问彼世尊,尚请汝如世尊所说受持。”

十六

  世尊!如是说已,天神语我曰:“比丘!彼世尊有大威力,为诸天所围绕,我等不易亲近。比丘!汝若以此义诸问世尊,我等为听法应得亲近。”世尊!其天神之语,若为真实,其天神当不远。”

十七

  如是言已,天神语尊者三弥提曰:“比丘!问!比丘等!问!我来矣!”

十八

  尔时世尊以偈语天神曰:
   知名表面者  唯执是显名
   不知名真义死魔系缚去
   了知名真义  不思语说者
   其人不如此依此人无罪
   如果汝夜叉知如是人言

十九

“不然!世尊,我不知所略说之意义。善哉!世尊,得请说世尊所略说者令我能得广知其义耶!”

二十

  我胜等或劣   人思依此争
   此等三种别   若心不动者
   其人无胜劣   如果汝夜叉
   知如是人言

二一

“不然!世尊,我不知世尊所略说之义。善哉!世尊,得请说世尊所略说者,令我能得广知其义耶!”

二二

  拂思勿行慢   断世名色爱
   不动绝结缚   无欲之彼者
   后世于天界   于所有住处
   虽求人天迹   亦无有所得
   如果汝夜叉   知如是人言

二三

  世尊,我如是知世尊广宣所略说之意义。
   于所有世界   依语与心身
   勿为恶业行   离欲正念心
   无有伴利者   即无受痛苦
   此嗢陀南:
   欢喜园欢喜   无有如子者
   刹利大林鸣   睡眠懒作难
   惭与第九屋   十云三弥提


第三 剑 品

[二一] 第一 依剑

  舍卫城因缘。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偈曰:[天神:] 如依剑所触犹燃头发时比丘舍欲贪正念于出家

  [世尊:]
   犹如触于剑犹燃头发时
   舍身见比丘正念于出家

[二二] 第二 触

  [天神:]
   不触者无触  触故应有触
   故无污恶者于触故而触

  [世尊:]
   清净无污恶以污无垢者
   其恶返愚人如同于逆风
   撒布微细尘

[二三] 第三 缠 縺

  [天神:]
   内外之缠縺人人缠缠縺
   奉敬向瞿昙谁离此缠縺

  [世尊:]
   住戒智慧人修心及智慧
   热诚慎比丘彼离此缠縺
   远离贪与嗔乃至于无明
   漏尽阿罗汉解脱此缠縺
   消灭名与色障想及色想
   无所残余者此总断缠縺

[二四] 第四 制止心

  [天神:]
   心所制止者不行心苦事
   若总制止心心脱一切苦

  [世尊:]
   非总制止心非制自制心
   正于起恶处应制此之心

[二五] 第五 阿罗汉

  [天神:]
   完了应所为漏尽最后身
   阿罗汉比丘犹言如我语
   人人语我物应如是言乎

  [世尊:]
   完了应所为漏尽最后身
   阿罗汉比丘犹言如我语
   人人语我物虽然如是言
   世称巧知者唯依惯例称

  [天神:]
   完了应所为漏尽最后身
   阿罗汉比丘彼依于我慢
   犹言如我语人人语我物

  [世尊:]
   皆舍我慢锁尽除不存在
   超谬想贤者犹言如我语
   人人语我物此世巧称呼
   唯依惯例称


[二六] 第六 光明

  [天神:]
   世有几何光普照此世间
   我等问世尊如何可得知

  [世尊:]
   世有四种光此无第五光
   于昼太阳光于夜月普照
   时有日夜火彼此皆遍照
   正觉最胜火此为无上光

[二七] 第七 流

  [天神:]
   流何处不流涡于何处止
   名色何处灭无有余残留

  [世尊:]
   地水与火风四大之灭处
   由此流不流于此止涡流
   于此灭名色无有余残留

[二八] 第八 大富

  [天神:]
   有大富大财领国刹帝利
   勿饱于爱欲互为贪嫉妒
   此等嫉妒性随有流中流
   谁于世无嫉以舍贪渴爱

  [世尊:] 舍家以出家财子可爱舍 以舍贪与嗔以及离无明 漏尽阿罗汉彼等于此世成为无嫉者

[二九] 第九 四轮

  [天神:]四轮九门孔   污秽满贪欲乃是不净性大雄从如何有此之出口

  [世尊:]
   以断恶欲贪乃至绳与纲
   拔除渴爱根如是有出口

[三十] 第十 靡鹿之缚

  [天神:]
   如靡鹿之缚悠悠而柔顺
   食少不贪味犹如狮子象
   雄雄之独行不欲于爱欲
   我等来请问脱苦应如何

  [世尊:]
   世间有五欲  意示为第六
   于此离欲爱如是苦解脱

   此嗢陀南:
   依剑之所触制止心缠縺
   阿罗汉光明流乃至大富
   第九于四轮靡鹿缚第十

第四沙睹罗巴天群品

[三一] 第一 与善人为伴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甚多沙睹罗巴天群、其胜光偏照祇园。于黎明往诣世尊处,诣已礼敬世尊,立于一面。

  立于一面之一天神,于世尊前,而唱此偈曰:
   唯与善人坐   唯与善人交
   知善之正法   为善不为恶

  尔时,其他天神,于世尊前,亦唱此偈曰: 唯与善人坐   唯与善人交  知善之正法  依他不能得   而得之智慧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亦唱此偈曰:
   唯与善人坐   唯与善人交
   知善之正法   悲中无有悲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亦唱此偈曰:
   唯与善人坐   唯与善人交
   知善之正法   辉耀亲族中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亦唱此偈曰:
   唯与善人坐   唯与善人交
   知善之正法   人人行善趣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亦唱此偈曰:
   唯与善人坐   唯与善人交
   知善之正法   人人有幸福

  尔时,其他之天神,以此向世尊曰:“世尊!谁之[偈]为善说耶?”[世尊曰:]依汝等各各之善说。然则,亦闻我偈:
   唯与善人坐   唯与善人交
   知善之正法   当脱一切苦

[三二] 第二 悭贪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甚多沙睹罗巴天神等,其胜光偏照祇园。于黎明往诣世尊处,诣已礼敬世尊,立于一面。

  立于一面之一天神,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依悭贪放逸   如是不布施
   因明知其果   由欲功德者
   而行于布施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悭贪畏布施   畏彼不施与
   悭贪所恐怖   乃是饥与渴
   愚人此世后   必然以触此
   是故灭悭贪   布施胜垢秽
   功德实人人   后世之浅渡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善导旷野旅   分与贫困者
   灭中有不灭   此为永久法
   有人与贫困   或人富不与
   施与贫困者   功德计千倍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难与而与之   难为而为者
   不善人难愦   从善人法难
   是故善与恶   后世趣所具
   恶人行地狱   善人趣天堂

  尔时,其他之天神,以此向世尊曰:“世尊!谁之偈为善说耶?”[世尊曰:]依汝等各各皆善说,然则,以闻我偈:
   虽以拾落穗   为生与养妻
   贫困以行施   是行善业法
   虽千之供牺   百千之供牺
   斯施犹不值   十六分之一

  尔时,其他之天神,向世尊说此偈曰:
   如何丰供牺   不值于正施
   千之供牺者   百千之供牺
   此牺何不值   十六分之一

  尔时,世尊以偈语其天神曰:
或人之错误   立施于三业
伤杀又恼施   泪污杀害施
不值于正施   虽此千供牺
百千之供牺   斯施犹不值
十六分之一

[三三] 第三 善哉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尔时,沙睹罗巴天神等,其胜光偏照祇园。黎明往诣世尊住处。诣已礼敬世尊,立于一面。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欢喜偈曰:
   友善哉布施   悭贪与放逸
   如是不行施   由知以明果
   欲为功德者   而行于布施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欢喜偈曰:
   善哉行布施   善哉贫困施
   或人贫亦施   或富不好施
   贫困之施与   功德计千倍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欢喜偈曰:
   善哉行布施   贫困施善哉
   依信施亦善   布施战同谓
   如少数善人   以胜于多数
   若贫依信施   利他人安乐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欢喜偈曰:
   友善哉布施   贫困施善哉
   依信施亦善   如法施亦善
   精进于如法   以得布施者
   以越夜摩界   卫多罗尼川
   而往于天界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欢喜偈曰:
   善哉行布施   贫困施善哉
   依信施亦善   如法施亦善
   辨别施亦善  辨别之施者
   善逝所赞叹   此世值供养
   行施有大果   犹善田莳种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欢喜偈曰,
   善哉行布施   贫困施亦善
   依信施亦善   如法施亦善
   辨别施亦善   自制于有生
   不害有生者   善哉求生活
   惧人之责难   以致不为恶
   如是赞惧者   责不惧勇者
   善人惧责难   以不为恶事

  尔时,其他之天神,以此向世尊曰:“世尊!谁之偈为善说耶?”[世尊曰:]依汝等各各皆善说,然则,且闻我[欢喜偈:]
   依信之布施   被受种种誉
   法句施尤胜   其以前之世
   过去世善人   有智慧诸人
   皆行于涅槃

[三四] 第四 非然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甚多沙睹罗巴天神等,其胜光偏照祇园、于黎明往诣世尊住处。诣已礼敬世尊,立于一面,

  立于一面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人人中爱欲   乃非是常住
   于此有爱乐   人人被系缚
   于此以放逸   而无作归来
   人人死魔领   如是不归来
   祸从欲望生   苦恼从欲生
   以调伏欲望   是则祸调伏
   若已调伏祸   则调伏苦恼
   世之诸对象   乃非是爱欲
   于贪之思念   此人之爱欲
   于世诸对象   依旧犹留存
   于此之贤者   乃调伏欲望
   离忿及舍慢   超越一切缚
   不执著名色   斯人无何物
   亦无陷入苦   除念不行慢
   于此断名色   乃至于渴爱
   断结离烦恼   乃至无欲心
   斯人此世后   于人与天界
   及一切住处   无须求其迹

   (尊者摩加拉奢如是问:)
   此世及后世   若天与人共
   不见解脱人   以敬仰礼拜
   拜无上利行   亦赞彼等否

   (世尊呼摩加拉奢尊者,而予回答:)
   比丘若礼拜   如是解脱人
   亦应赞彼等   若知法离疑
   比丘彼等亦   超越结缚人

[三五] 第五 嫌责天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甚多嫌责天神等,其胜光偏照祇园,于黎明往诣世尊住处,诣已,立于空中。

  立于空中之一天神,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非如有自己   异而夸示人
如赌博诈术   其人所受用
皆依于偷盗   以语之所行
勿语虚无为   虽语不为者
贤者以知此

  [世尊:]
   唯语此道迹   只是于听闻
   不能随之行   此道迹坚固
   贤者依道迹   以修于禅定
   解脱魔之缚   贤者知世法
   如不云不作   贤者依智慧
   而入于涅槃   以度世执着

  尔时,彼天神等,下来立于地上,头面顶礼世尊足,向世尊言:“世尊!是我等之罪、是我等之过。恰如愚者、迷者不善者,我等想:可如是责难世尊否?愿世尊饶恕我等之罪,为未来不[再]犯。”

  时,世尊微笑。

  时,彼天神等,更怒而升空。

  一天神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我等以谢罪   而不受饶恕
   内蓄恚怒重   其人更结怨
   若无有罪过   岂有此过失
   怨恚若不静   于此何有善
   谁无有罪过   谁无有过失
   谁不随失念   谁贤常正念

  [世尊:]
   怜愍诸有情   于如来觉者
   无有诸罪过   亦无有过失
   失念佛不堕   彼贤常正念
   虽然以谢罪   不得受宽恕
   内蓄恚怒重   其人更结怨
   若我不喜恚   即纳汝罪过

[三六] 第六 信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甚多沙睹罗巴天神等,其胜光偏照祇园,黎明往诣世尊处。诣已,礼敬世尊,立于一面。

  立于一面之一天神,于世尊前,喝此偈曰:
信仰人之侣   若人不无信
而在于此世   有誉及称赞
死后生天界

  [天神:]
   舍慢离忿恨   超越一切缚
   不执名色者   无何所结缚
   鲁钝无智慧   人人耽放逸
   如护最胜富   贤守不放逸
   莫耽于放逸   莫交爱欲乐
   禅思不放逸   以达最胜乐

[三七] 第七 会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与诸阿罗汉之五百比丘,共住于释迦族迦毗罗城之大林。十世界之多数诸天,亦为谒见世尊及比丘众而会集。

  尔时,四净居之诸天如是思念:[今]世尊与诸阿罗汉之五百比丘共住于释迦族迦毗罗城之大林,十世界之多数诸天,为谒见世尊及比丘众而会集。我等亦诣世尊之处。诣已,于世尊前,各唱其偈。

  如是彼等诸天,恰如有力人之伸屈臂腕,屈伸臂腕,如是没于净居天,现于世尊处。

  尔时,彼等诸天,礼敬世尊,立于一面,立于一面之一天神,于世尊前唱偈曰:
   林中大集会   天众共会集
   见无败僧伽   我等亦来赴
   此法之集会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于此比丘等   自心静且直
   如御执手纲   贤者守诸根

  尔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割柱碎闩铨   除栅离贪欲
   有眼者清净   不污于游行
   善调若幼象

  尔时,其他之天神,唱此偈曰:
   谁归命于佛   不堕于恶趣
   此人以舍身   应满于天集

[三八] 第八 岩石之破片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王舍城摩达屈支之鹿野苑。

  尔时,世尊之足,为岩石破片所伤。世尊甚感痛楚;身之所受非常强烈,心中颇有不快。世尊以正心正念之忍耐,而不为之所恼。

  时,世尊将僧伽梨叠为四重,正心正念,两足相叠,以作右胁师子卧。

  时,七百沙睹罗巴天神等,夜中往诣世尊处,其胜光偏照摩达屈支。诣已,礼敬世尊,立于一面。

  立于一面之一天神,于世尊前,发此欢喜语曰:“沙门瞿昙实是龙象88。不为所生起之强烈苦痛,不愉之身苦所恼,正心正念得堪忍,是为依其龙象之性。”

  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发此欢喜语曰:“沙门瞿昙实是师子,不为所生起之强烈苦痛,不愉之身苦所恼,正心正念得堪忍,是依其师子之性。”

  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发此欢喜语曰:“沙门瞿昙实是良骏。不为所生起之强烈苦痛,不愉之身苦所恼,正心正念得堪忍,是依其良骏之性。”

  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发此欢喜语曰:“沙门瞿昙实是牡牛,不为所生起之强烈苦痛,不愉之身苦所恼,正心正念得堪忍,是依其牡牛之性。”

  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发此欢喜语曰:“沙门瞿昙实是忍耐强牛,不为所生起之强烈苦痛,不愉之身苦所恼,正心正念得堪忍,是依其忍耐强牛之性。”

  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发此欢喜语曰:
“沙门瞿昙是调驯,不为所生起之强烈苦痛,不愉之身苦所恼,正心正念得堪忍,是依此调驯之性。”

十一

  时,其他之天神,于世尊前,发此欢喜语曰:“善修三昧与见解脱心,不跃上,不沉下,于有行89发而非抑。其行制伏烦恼,如是人中之龙象,人中之师子,人中之良骏,人中之牡牛,人中之忍耐强牛,人中之调驯者,有人若想侵害是人中之调顺者,彼何以非无智耶?”

  人于百岁间 学习五吠陀
   精修严苦行   婆罗门行人
   彼等之心行   乃非正解脱
   彼等其性劣   不得达彼岸
   渴爱之所囚   禁戒之所缚
   百年虽强烈   以修严苦行
   彼等之心行   乃非正解脱
   彼等其性劣   不得达彼岸
   于此不调驯   憍慢与爱欲
   不使心静者   不得有寂默
   虽独住森林   亦行于放逸
   于死魔领域   不得度彼岸
   以舍憍慢行   令心善寂静
   诸行皆清净   由是得解脱
   单独住森林   不行于放逸
   渡脱死魔域   可到达彼岸

[三九] 第九 云天公主(其一)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毗舍离之大重阁讲堂。

  时,云天之红莲公主,其胜光偏照大林。于黎明往诣世尊处,诣已,礼敬世尊,立于一面。

  立于一面彼云天之红莲公主,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住毗舍离林   众生之上首
   无上正觉者   我云天公主
   红莲恭礼奉   有眼者之证
   此法我先闻   我今眼当知
   善逝牟尼说   不论任何人
   以谤此圣法   闲荡之愚人
   堕叫唤地狱   长劫受痛苦
   不论任何者   寂静与忍辱
   近此圣法人   以舍此身时
   应满天之集

[四十] 第十 云天公主(其二)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毗舍离之大林重阁讲堂。

  时,云天公主小红莲,于黎明时其胜光偏照大林。诣世尊处,诣已,礼敬世尊,立于一面。

  立于一面之云天公主小红莲,于世尊前,唱此偈曰:
   色鲜之电光   我云天公主
   红莲来至此   礼敬佛与法
   奉说有益偈   如此之圣法
   种种之方法   虽以如何多
   于分别而说   只要我有心
   略说此意义   即使身口意
   而在于此世   不作一切恶
   以离于爱欲   于正心正念
   不受无利益   之一切苦恼

   此嗢陀南:
   与善人相处   悭贪与善哉
   否则嫌责天   信会岩破片
   以及双云天   红莲之公主

 
 

 

 

觉悟之路首页 南传大藏经 南传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大陆主站:http://sss2002.51.net/   镜相站点:http://lizhenhao.vicp.net/

ICP05043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