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
觉悟之路首页 南传大藏经 南传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汉译南传大藏经

Theravada Buddhism Tipitaka

Sutta Pitaka 经藏

当前位置:觉悟之路首页>>汉译南传大藏经>>Sutta Pitaka 经藏>>Samyutta-nikaya 相应部
 
Samyutta-nikaya 相应部
 
 

第十 比丘相应

[一] 第一 拘离多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大目犍连对诸比丘曰:“友,诸比丘!”彼等诸比丘对尊者大目犍连答曰:“友!”

  尊者大目犍连作是言曰:“友!于此我退至闲静处,宴坐时,心生如是之思念:“所谓圣默然,圣默然。圣默然者,何耶?”

  友,我生此念:“于此比丘,静觉与观,内心寂静,心专住于一境,由无觉无观之定,生喜乐之第二禅,入而安住,此谓之圣默然。”

  友,我静觉与观,内心寂静,心专注于一境,由无觉无观之定,生喜乐之第二禅,而安住。友!我住此等之住时,显现与觉俱生之想思惟。

  友,尔时,世尊以神通近我,作如是言曰:“目犍连!目犍连!婆罗门!慎勿放逸。于圣默然心应树立。于圣默然应一心。于圣默然心应专住。”

  友,其后我于寂静觉与观,内心寂静,心专注于一境,入住于无觉无观之定,生喜与乐之第二禅。友!若予正说,则弟子乃依师之所护念,得大神通。此我正说弟子由师所护念,得大神通。”

[二] 第二 优波低沙

  缘,舍卫城……

  尔时,尊者舍利弗言诸比丘曰:“友!诸比丘。”彼等诸比丘对尊者舍利弗答曰:“友!”

  舍利弗作如是言曰:“友!我退至闲静处,宴坐时,心生此念:“此世间,由于变易、变化之状态,对我生愁、悲、苦、忧、恼者、是何耶?”友,我生此念:“世间由于变易、变化之状态,对我生愁、悲、苦、忧、恼者,了无何物。”

  如是云耶?尊者阿难对舍利弗作如是言曰:“友,舍利弗!依师之变易、变化之状态,不生愁、悲、苦、忧、恼耶?”

  “友,阿难2!依师之变易、变化之状态,不生愁、悲、苦、忧、恼。伟大而实有大神通、大威力之师,亦思惟其示殁。若世尊永与我等俱住,其乃为多人之利益,为多人之幸福,为世间之哀怜、利益,为人天之利益、幸福。”

  实于长夜,尊者舍利弗对我、我之所念,善除慢使。

  然则尊者舍利弗,依师之变异、变化之状态,已不生愁、悲、苦、忧恼矣。”

[三] 第三 瓮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舍利弗及尊者大目犍连,住于王舍城竹林英鼠养饵所之一房。

  时,尊者舍利弗,暮时由宴坐起,来诣尊者大目犍连之处。诣已,与尊者大目犍连相互致问,交谈问讯可记忆之语,而坐于一面。

  坐于一而之尊者舍利弗,对尊者大目犍连作是言曰:“友,大目犍连!汝诸根寂静,颜色清净悦豫。今日大目犍连乃依寂静住而住者。”“友!我今乃日依粗住而住,且对我已有法语。”

  “尊者大目犍连,与谁共法语耶?”“友!我与世尊共法语。”

  “友!世尊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是为遥远。尊者大目犍连以神通至世尊之处耶?又或世尊以神通至尊者大目犍连之处耶?如何?”

  “友,非我以神通至世尊之处,亦非世尊以神通至我之处。世尊亦得如我之清净天眼、天耳界。我亦得如世尊之清净天眼、天耳界。”

  “尊者大目犍连,与世尊作如何之法语耶?”

  “友,我于此处对世尊作如是言曰:“大德!所谓勤精进、勤精进,云何名之为勤精进耶?”

  “友!如是白已,世尊对我作如是言曰:“目犍连!此处有比丘住勤精进,实则皮肤与腱与骨萎缩,身体之肉与血枯萎,依人之精力,人之精进,人之努力,可达者如不能达,则不起于精进之座,目犍连!如是为勤精进。”

十一

  “友!我与世尊作如是之法语。”

十二

  “友!譬如于雪山王之侧置小石块,悉予依附,如为所属。我等依附于大目犍连,属于大目犍连。尊者大目犍连有大神通、大势力,如有所欲于一劫之间而住。”

十三

  “友!譬如于大盐瓮中,少量之盐块,悉予依附,如为所属。我等依附尊者舍利弗,为其所属。”

十四

  尊者舍利弗依世尊,为种种方便而被称赞叹,赞叹,所叹誉者。
   慧如舍利弗
   依戒依寂静
   到彼岸比丘
   其中最上者

十五

  如是大龙象,互为善说善语,欢喜契合。

[四] 第四 年少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尔时,一年少比丘,食后收拾铁钵,入房无所事,默然无力,作诸比丘之衣时,不为助力。

  尔时,众多比丘,来诣世尊之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坐于一面之彼诸比丘白世尊言:“大德!此处一年少比丘,食后收拾铁钵,入房无所事,默然无力,作诸比丘之衣时,不为助力。”

  尔时,世尊言彼比丘曰:“比丘,汝来!以我之语,告彼比丘:“友!师唤汝。”

  “大德!唯然。”彼比丘奉答世尊,则走近彼比丘。近已,对彼比丘作如是告曰:“友!师唤汝。”

  “友,唯然!”彼比丘回答此比丘后,来诣世尊座前,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世尊对坐于一面之彼比丘,作如是言曰:“比丘!汝食后收拾铁钵,入房无所事,默然无力,对诸比丘作衣,亦不为助力,为真实耶?”
   “大德!我亦自作应作之事。”

  尔时,世尊以心知彼比丘心之所念,对诸比丘曰:“诸比丘!汝等勿恼此比丘。诸比丘!汝等勿恼此比丘。诸比丘!彼比丘得四禅之增上心,对现法乐住,随心所欲,无困难事,无烦恼。而且因此,有良家之子等,正由家出家为而无家,对究竟无上梵行,于现法中自知,为入实证住者。”

  世尊,如是说,善逝如是说已,师更言曰:
   精进非弛怠
   非少勇猛者
   应到于涅槃
   解脱一切苦
   此少年比丘
   此乃最上人
   以车胜魔军
   住为最后身

[五] 第五 善生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尔时,尊者善生近趣世尊座前。

  世尊见尊者善生由远方而来。见已,对诸比丘宣曰:

  “诸比丘!实则此良家之子,于二者为端严。彼端丽可观,具柔和之姿,具足最胜端丽之容色。因此,良家之子正由家出家而为无家,对无上究竟之梵行,于现法自知,入住实证。”

  世尊说此……师更言曰:
   比丘实端严
   具端正之心
   离结且离轭
   离缚无执着
   以车胜魔军
   住为最后身

[六] 第六 拔提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尔时,尊者侏儒拔提趣近至世尊座前。

  世尊见尊者侏儒由远方来。见已,对诸比丘曰:

  诸比丘!汝等见此丑陋、难看、矮小、为诸比丘轻侮之比丘前来耶?“大德!唯然。”

  “诸比丘!此比丘有大神通、大势力。此比丘,对前所未得达者,彼已得达,乃得之不易。为此目的,彼良家之子正由家出家而为无家,究竟无上梵行,于现法住于自知,入住于实证。”

  世尊宣此……师更言曰.
   (一)
   鹅白鹭孔雀
   大象与班鹿
   悉皆畏狮子
   身无相等者
   (二)
   如是于人中
   年少有智慧
   是于彼为大
   非如大愚身

[七] 第七 毗舍佉

  如是我闻。[尔时,世尊]住毗舍离之大林重阁讲堂。

  尔时,槃阇梨之子尊者毗舍佉,亦于诸堂对诸比丘妙语,微妙而不枯。使知义,以适切、无执着之法语予教示、鼓励,使令愉悦。

  尔时,世尊暮时,自宴坐起,近至讲堂。至已,就坐于所设之座。

  就座之世尊对诸比丘曰:“诸比丘!于讲堂对诸比丘出妙语,微妙不相,使知义,以适切、无执着之法语教示、鼓励、使愉悦之者,是谁耶?”

  “大德!槃阇梨之子尊者毗舍佉,于讲堂对诸比丘出妙语,微妙不枯,使知义、以适切、无执着之法语教示、鼓励,使愉悦。”

  尔时,世尊对槃阇梨之子尊者毗舍佉曰:“善哉,善哉!毗舍住!善哉,毗舍佉!汝对诸比丘,以妙语……法语,教示、鼓励,使令愉悦。

  世尊说此已,善逝仰此,师更言曰:
   (一)
   谁无所说事
   贤愚人杂知
   彼之说法时
   知说不死道
   (二)
   说法增光辉
   树立圣者幢
   善说诸圣幢
   法乃圣者幢

[八] 第八 难陀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尔时,世尊夷母之子尊者难陀,消光泽、以捣衣饰身、染眼端、执美钵来诣世尊之处。诣已,礼敬世尊而坐于一面。世尊对坐于一而之尊者难陀,作如是言曰:

  “难陀!汝消光泽,以柔较之捣衣饰身、染眼端、执美钵、与良家之子,由信出家为无家者不适。难陀!汝如是,住阿兰若,行乞食,着粪扫衣,不望住欲,乃与良家子,由信出家而为无家者是相适者。”

  世尊说此……师更言曰:
   何日见难陀
   粪扫衣住林
   支身依遗穗
   希见无欲事

  时,尊者难陀,日后为住阿兰若者,行乞食者,着粪扫衣者,于欲无为求者。

[九] 第九 低沙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尔时,世尊叔父之子低沙,来诣世尊之处,诣已,礼敬世尊,悲哀而沉默、落泪,坐于一面。

  尔时,世尊对尊者低沙曰:“低沙!汝何故悲哀、沉默、落泪坐于一面耶?”

  “大德!时诸比丘对我以所有之语嘲笑、毁谤。”

  “低沙!汝非如是,然汝对其语不能忍者。

  低沙!汝非如是,如对其语不能忍,则良家之子由信出家为无家,于汝不适也。汝对其语忍之,则此良家之子由信出家为无家,于汝适宜者。”

  世尊说此,善逝仰此,师更如言曰.
   何故忿无忿
   低沙以无忿
   汝等是最胜
   降伏忿慢悭
   低沙住梵行

[十] 第十 名为长老

  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竹林粟鼠养饵所。

  尔时有一比丘名为长老,是独住者,赞叹独住者。彼独入村乞食,独去、独坐于闲静处,独行经行。

  时众多比丘,来诣世尊之前,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坐于一面之彼诸比丘白世尊言:“大德!此处有一长老之比丘,是独住者,赞叹独住。”

  尔时世尊言一比丘曰:“比丘!汝来,以我语告长老比丘:“友长老!师唤汝”。”“大德!唯然。”彼比丘奉答世尊,近至彼尊者长老之处。

  至已,对尊者长老作如是言:“友,长老!师唤汝。”“友,唯然。”尊者长老答彼比丘,来诣世尊之处。

  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世尊对坐于一而之尊者长老,作如是言曰:“长老!汝为独住者,赞叹独住者、为真实耶?”“大德!唯然。”

  “长老!如何汝为独住者,以赞叹独住者耶?”

  “大德!于此处我独为乞食入村,独去、独坐闲静处,独行经行。大德!我为如是之独住者,是赞叹独住者。”

十一

   “长老!此独住,非我所云之独住。长老!依详说之有胜妙之独住,宜谛听,善思惟,我当为说:“大德!敬听”。……

十二

  长老!依详说之胜妙之独住者,何耶?长老!于此处,能舍过去,不希未来,于现在,对自身之所得,欲贪全亡也。长老!依如是之详说,为胜妙之独住也。”

十三

  世尊说此已,善逝仰此,师言更曰:
   一切之胜者
   一切之智者
   乃至善智者
   不染一切法
   舍爱尽解脱
   此谓独住者

[一一] 第十一 劫宾那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尔时,尊者大劫宾那近至世尊之处。

  世尊,见尊者大劫宾那由远方而来。

  见已,对诸比丘曰:“诸比丘!汝等见白皙、高鼻之彼比丘耶?”“大德!唯然。”

  “诸比丘!彼比丘有大神通、大势力。彼比丘,对达至前所未达者,而得之不易。因此,彼良家之子正由家出家为无家,究竟无上梵行,于现法住自知,实证。”

  世尊说此,善逝仰此,师更言曰:
   (一)
   刹利重家系
   人中为最胜
   明行具足者
   人天彼殊胜
   (二)
   日于昼光辉
   月于夜光辉
   刹利甲胃辉
   婆罗门禅辉
   一切昼与夜
   佛陀有光辉

[一二] 第十二 僚友

  [尔时,世尊]住舍卫城。

  尔时,与尊者大劫宾那共住之僚友两比丘,近至世尊之处。

  世尊见彼等之比丘自远方来。

  见已,告诸比丘曰:“诸比丘!汝等见劫宾那共住之僚友二比丘,近前来耶?”“大德!唯然。”

  “彼等二比丘有大神通、大势力。彼等比丘到达前所未到达者,实乃得之不易。因此良家之子等,正由家出家而为无家,究竟无上梵行,于现法住自知、是实证。”

  世尊说此已,善逝仰此,师更言曰:
   (一)
   此等之比丘
   永交为伴侣
   正法彼等交
   佛陀所说法
   (二)
   圣者宣说法
   劫宾那调顺
   以车胜魔军
   彼住最后身

  此颂曰:
   始自拘离多  及优婆低沙
   所谓此忿者  少年与善生
   拔提毗舍佉  难陀及低沙
   长老劫宾那  僚友为十二

  此颂曰:
   因缘现观界
   依无始迦叶
   供养罗喉罗
   相譬如比丘
   此为第二品

第一O 比丘相应 注
1 杂阿含一八(大正藏二、一三二a)。
2 阿难 原文为舍利弗是阿难之误。
3 杂阿含一八(大正藏二、一三二c)。
4 杂阿含三八(大正藏二、三七七c)别杂一(大正藏二、三七六a)。
5 第五、第六杂阿含三八(大正藏二、二七六a)别杂一(大正藏二、三七四a)。
6 杂阿含三八(大正藏二、二七七b)别杂一(大正藏二、三七五c)。
7 杂阿含三八(大正藏二、二七七a)别杂一(大正藏二、三七四c)。
8 杂阿含三八(大正藏二、二七七b)别杂一(大正藏二、二三五b)。
9 杂阿含三八(大正藏二、二七八a)别杂一(大正藏二、三七六b)。

 
 

 

 

觉悟之路首页 南传大藏经 南传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大陆主站:http://sss2002.51.net/   镜相站点:http://lizhenhao.vicp.net/

ICP05043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