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南传大藏经 南传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汉译巴利语三藏

Theravada Buddhism Tipitaka

Sutta Pitaka 经藏

当前位置:觉悟之路首页>>汉译南传大藏经>>Sutta Pitaka 经藏>>Samyutta-nikaya 相应部
 
Samyutta-nikaya 相应部
 
 

大   篇

  本篇是相应部最终之第五篇,称为大品(mahavagga)如文字乃持有最大之分量,是十二相应而成的。本卷是摄其中之至第三相应。
   其中第一道相应是八支圣道,第二觉支相应是七觉支,第三念处相应是有关四念处之种种经的集成,是实践原理的重要资料。依照原本的算法,虽然于第一相应摄百八十经,第二相应摄百七十五经,第三相应摄百三经。其中之任何,谓广说之返复形式,含括罗列,实质而言,不能信取其尽此数。

大   篇

第一 道相应

第一 无明品

[一] 第一 无明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于此,世尊告诸比丘曰:
“诸比丘!”
“大德!”彼诸比丘应诺世尊。世尊说曰:

  “诸比丘!无明为前,因生不善法,而随生无惭无愧。诸比丘!随无明于无智者生邪见。有邪见则生邪思惟,有邪思惟则生邪语,有邪语则生邪业,有邪业则生邪命,有邪命则生邪精进,有邪精进则生邪念,有邪念则生邪定。

  诸比丘!以明为前,因生善法,随生惭愧。诸比丘!随明于有智者则生正见,有正见则生正思惟,有正思惟则生正语,有正语则生正业,有正业则生正命,有正命则生正精进,有正精进则生正念,有正念则生正定。”

注1 汉译阿含经二八、二(大正藏二、一九八b)。

[二] 第二 半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释迦国,名萨伽罗之释迦村。

  时,具寿阿难诣世尊住处,诣已,敬礼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具寿阿难白世尊曰:
“大德!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此是梵行之半。”

  “阿难!勿作是言,阿难!勿作是言。阿难!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皆是梵行。阿难!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之比丘,应期许于修习八支圣道,多修习八支圣道。

  阿难!云何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之比丘,修习八支圣道2,多修八支圣道耶?
   阿难!于此有比丘,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3,以修习正见。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思惟。[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语。[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业。[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命。[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精进。[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念。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定。阿难!如是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之比丘,修习八支圣道,多修习八支圣道。

  阿难!应依此理而得知: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此悉皆为梵行。阿难!以我为善知识,故有生法之众生,解脱生;有老法之众生,解脱老;有死法之众生,解脱死;有愁、悲、苦、忧、恼法之众生,解脱愁、悲、苦、忧、恼。阿难!应依此理而知,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此悉皆为梵行。”

注1 杂阿含经二七,一五(大正藏二、一九五b)、二八、二一(大正藏二二OOc)Arvadanasataka I.P.239第三相应一八经中(汉译南传大藏经第十二卷一五三页。)本经有引用。
   2 “修习八支圣道。”ariyam atthangikam maggam bhaveti之四语,原本本缺失由暹罗本补之。
   3 “回向于舍。”(vossagga-parinamin)以从汉译之相当此文“向于舍。”原别的地方有释,参见汉译南传大藏经第十二卷一七六注40

[三] 第三 舍利弗

  舍卫城因绿。

  时,具寿舍利弗来诣世尊住处,诣已,敬礼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具寿舍利弗白世尊曰:
“大德!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此悉皆为梵行。”

  “善哉!善哉!舍利弗!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此悉皆为梵行。舍利弗!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之比丘1,期望修习八支圣道,多修八支圣道。

  舍利弗!云何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之比丘,修习八支圣道,多修八支圣道耶?
   舍利弗!于此有比丘,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见。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思惟。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语。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业。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命。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精进。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念。依远离、依灭
   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以修习正定。舍利弗!如是,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之比丘,以修习八支圣道,以多修八支圣道。

  舍利弗!依此理而知:有善知识、善伴群、善随从者,此悉皆为梵行。舍利弗!以我为善知识,故有生法之众生,以解脱生;有老法之众生,以解脱老;有死法之众生,以解脱死:有、愁、悲、苦、忧、恼法之众生,以解脱愁、悲、苦、忧、恼。舍利弗!依此理而知:有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此皆为梵行也。”

注1 “比丘”。原本bhikkhave是bhikkhuno之误。

[四] 第四 婆罗门

  舍卫城因缘。

  时,具寿阿难,清晨时分着下衣,持衣钵,入舍卫城乞食。

  具寿阿难见生闻婆罗门,乘白马车出舍卫城。系以白马,配以白庄严、白车、白眷属、白绊、白刺棒、白伞盖、白帽、白衣、白履,挥白拂扇。众人见此曰:“嗟夫!梵乘,是梵乘色。”

   时,具寿阿难,往舍卫城乞食。食后由乞食归来,诣世尊住处。诣已,敬礼世尊,坐于一面。坐于一面之具寿阿难,白世尊曰:
   “大德!我于此处,清晨时分,着下衣,持衣钵,入舍卫城乞食。大德!我见生闻婆罗门乘偏白之马车,出舍卫城。系以白马、配以白庄严、白车、白眷属、白绊、白刺棒、白伞盖、白帽、白衣、白履、挥白拂扇。众人见此言曰:“嗟夫!梵乘,梵乘色。”大德!此法、律,能称为梵乘施设否?”世尊说曰:
   “阿难!能。阿难!此八支圣道之增上语,亦称为:梵乘、法乘、无上之胜伏。

    阿难!以修习多修习正见,为究尽调伏于贪,为究尽调伏于嗔,为究尽调伏于痴。阿难!以修习多修习正思惟,为究尽调伏贪,为究尽调伏嗔,为究尽调伏痴。阿难!以修习多修习正语,为究尽调伏贪,为究尽调伏滇,为究尽调伏痴。阿难!以修习多修习正业,为究尽调伏贪,为究尽调伏嗔,为究尽调伏痴。阿难!以修习多修习正命,为究尽调伏贪,为究尽调伏嗔,为究尽调伏痴。阿难!以修习多修习正精进,为究尽调伏贪,为究尽调伏嗔,为究尽调伏痴。阿难!以修习多修习正念,为究尽调伏贪,为究尽调伏嗔,为究尽调伏痴。阿难!以修习多修习正定,为究尽调伏贪,为究尽调伏嗔,为究尽调伏痴。阿难!以修习多修习正定,为究尽调伏贪 ,为究尽调伏嗔,为究尽调伏痴。
   阿难!应依此理而知,此八支圣道之增上语,亦称为:梵乘、法乘或无上之胜伏。”
   世尊作如是说,如是说之善逝师,更作如是说:
   信慧诸法轭  常时为自辕
   惭轴意为魔  护念为御者
   戒资具为车  静虑以为眼
   精进而为轴  舍三昧为辕
   无欲为覆具  无嗔害舍离
   如是为兵器  忍辱以为锁2
   以趣于安稳  以此已具足
   为无上梵乘  智士出世间
   一向伏贪等

注1 汉译阿含经二八、二二(大正藏二、二00c)。
   2 “铠。”原典dhammasannaha以vammasannaha订正之。

[五] 第五 何义

  舍卫城因缘。

  时,众多比丘诣世尊住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坐于一面之彼诣比丘,白世尊曰:
“大德!此处异学之修行者,问我等曰:“诸友等!为何2于沙门瞿昙处以修梵行耶?”大德!如是之问,我等答彼异学之修行者曰:“友等!为偏知于苦,于世尊之处修梵行。”大德!以如是之问,我等如是答者,是说世尊之所说耶?或无以
     非实诽谤世尊耶?以法随法说耶?无以堕同法论者、随法论者于呵责处耶?”

  “诸比丘!对如是之问,汝等作如是之答者,乃说我所说,无以不实诽谤于我。以法随法说,无堕同法论者随法论者于呵责处。诸比丘!为偏知于苦,乃于我处修梵行。
   诸比丘!若异学之修行者,对汝等作如是问:“友等!又偏知此苦,是有道、有迹耶?”诸比丘!若如是问者,汝等对彼异学之修行者,应如是答:“友等!偏知此苦,是有道有迹。”

  诸比丘!偏知此苦,云何为有道?云何有迹耶?即八支圣道是,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偏知此苦,有此道、此迹。

  诸比丘!若如是问者,汝等对彼异学之修行者,应如是作答。”

注1 汉译阿含经二八~三六(大正藏二、二O二c)参照。
   2 “为何。”原本为kimatthi yam应读为kim atthiyam。

[六] 第六 一比丘(一)

  舍卫城因缘。

  时,有一比丘来诣世尊住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坐于一面之彼比丘,白世尊曰:
   “大德!梵行,所谓梵行者,大德!何为梵行?何为梵行之究尽耶?
   “比丘!此八支圣道即梵行。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
     正念]、正定是。比丘!贪欲之灭尽、嗔恚之灭尽、愚痴之灭尽,此即梵行之究尽。”

[七] 第七 一比丘(二)

  舍卫城因缘。

  时,有一比丘,来诣世尊住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坐于一面之彼比丘,白世尊曰:
“大德!言贪欲之调伏、嗔恚之调伏、愚痴之调伏者,大德!贪欲之调伏、嗔恚之调伏、愚痴之调伏者,是何者之增上语耶?”
“比丘!贪欲之调伏、嗔恚之调伏、愚痴之调伏者,乃涅槃界之增上语。以此说诸漏之灭尽。”

  如是谈已。彼比丘白世尊曰:
“大德!言不死,不死者、大德!云何为不死耶?云何为达不死之道耶?”
“比丘!贪欲之灭尽,嗔恚之灭尽,愚痴之灭尽者,此名之为不死。此即八支圣道,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

注1 杂阿含经二八、六(大正藏二、一九九a)。

[八] 第八 分别

  舍卫城因缘。

  “诸比丘!我为汝等分别说示八支圣道,谛听,当善思念之,我宣说。”彼诸比丘应诺世尊曰:“唯唯!大德!”世尊说曰:

  “诸比丘!云何为八支圣道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

  诸比丘!云何为正见耶?诸比丘!苦之智、苦集之智、苦灭之智、顺苦灭道之智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正见。

  诸比丘!云何为正思惟耶?诸比丘!出离之思惟、无恚之思惟、无害之思惟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正思惟。

  诸比丘!云何为正语耶?诸比丘!离虚诳语、离离间语、离粗恶语、离杂秽语。诸比丘!此名之为正语。

  诸比丘!云何为正业耶?诸比丘!离杀生、离不与取、离非梵行。诣比丘!此名之为正业。

  诸比丘!云何为正命耶?诸比丘!于此圣弟子,断邪命,于正命为活命。诸比丘!此名之为正命。

  诸比丘!云何为正精进耶?诸比丘!于此有比丘,对未生之恶不善法,为不令生而起志欲、精进、发勤,以持策心。为断已生之恶不善法,而起志欲、[精进、发勤,策心以持]。为令未生之善法使令生起,而起志欲,[精进、发勤、以持策心]。以往已生之善法,令不忘失,而倍修习、广修习,为使令圆满,以起志欲、精进、发勤、持策心。诸比丘!此名之为正精进。

   诸比丘!云何为正念耶?诸比丘!于此有比丘,于身以随观身,而热诚、正知、具念、以调伏世间3之贪忧而住;于受以随观受,而热诚、正知、具念、以调
   伏世间之贪忧而住;于心以随观心,而热诚、正知、具念、以世间之贪忧而住;于法以随观心、而热心、正知、其念、以调伏世间之贪忧而住。诸比丘!此名之为正念。

十一

   诸比丘!云何为正定耶?诸比丘!于此有比丘,离诸欲、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由离生喜与乐,具足初静虑而住。寻伺寂静故内净、为心一趣,由无寻无伺之三摩地生喜与乐,具足第二静虑而住。离喜故,于舍而住,正念正知、以身集正受,如诸圣者之所宣说,有舍有念之乐住,即具足第三静虑而住。断乐、断苦故,及已灭忧与喜故,成不苦、不乐而舍念清净,具足第四静虑而住。诸比丘!此名之为正定。”

注1 长部经典第二卷大念处经二O节以下,中部经典第三卷二O三页参照。
   2 “诸比丘!”原本缺失。
   3 “世间之”云云原本vineyyaloke读为vineyya loke以下亦然。
   4 原本第十一节不分段。

[九] 第九 芒

  舍卫城因缘。

  “诸比丘!譬如以稻之芒,或麦之芒向斜、以手足触踏,手足坏而出血者,无有是处。何以故?诸比丘!以芒向斜故。诸比丘!如是彼比丘,以见向邪道,修习向邪,以破坏无明而生明,从而现证涅槃者,无有是处。何以故?诸比丘!以见向邪之故。

  诸比丘!譬如稻芒,或有麦芒之向正,以手足触踏,手足坏而出血者,有是处。
   何以故?诸比丘!芒向正故。诸比丘!如是彼比丘,见向正道,修习向正,破坏无明以生明,而现证涅槃,有是处。何以故!诸比丘!见向正故。

  诸比丘!云何比丘,以见向正,道之修习向正,破坏无明以生明,现证涅槃耶?诸比丘!于此有比丘,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见。[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思惟。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语。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业。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命。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精进。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念。依远离、依离贪、依灭尽,回向于舍,修习正定。]诸比丘!如是之此比丘,以见向正,道之修习向正,破坏无明以生明,现证涅槃。”

注1 增支部经典一、五、一~二参照汉译南传大藏经第十七卷第五向与隐覆等品第一节。原本suka通改为Suka

[十] 第十 难提

  舍卫城因缘。

  时,修行者难提,来诣世尊住处。诣已,与世尊相俱交谈庆慰、欢喜、感铭之语后,坐于一面。

  坐于一面之修行者难提,白世尊曰:“瞿昙!修习、多习几何之法者,可以到涅槃、达涅槃、究竟于涅槃耶?”

  “难提!修习、多习八法者,可以到涅槃、达涅槃、究竟于涅槃。以何为八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难提!修习多习此八法者,可以到涅槃、达涅槃、究竟于涅槃。”

  如是说已,修行者难提白世尊曰:
   “妙哉!瞿昙!妙哉!瞿昙![瞿昙譬如倒者之扶起,如覆者之露现,如教迷者以道,暗中举灯火,使有眼者见色。如是尊瞿昙以种种方便显示于法。我于此当归依尊瞿昙与法及比丘众。]尊瞿昙!请容受我自今起,至命终归依为优婆塞。”
   第一无明品(终)
   此品之摄颂曰:
   无明以及半
   舍利弗与婆罗门
   何义与二比丘
   分别、芒、难提

第二 住品

[一一] 第一 住(一)

  舍卫城因缘。

  “诸比丘!我欲宴默半月,除持食者1之一人外,任何人勿至我处。”“唯唯!大德!”彼诸比丘应诺世尊,除持食者一人之外,无任何人诣世尊住处。

  时,世尊经半月由宴默起,告诸比丘曰:“诸比丘!我始现等觉时,依住于住分而住。

  其时,我了知:以邪见为缘有所受,以正见为缘有所受,[以邪思惟为缘有所受,以正思惟为缘有所受,以邪语为缘有所受,以正语为缘有所受,以邪业为缘有所受,以正业为缘有所受,以邪命为缘有所受,以正命为缘有所受,以邪精进为缘有所受,以正精进为缘有所受,以邪念为缘有所受,以正念为缘有所受,]以邪定为缘有所受,以正定为缘有所受,以寻思为缘有所受,以想为缘有所受。

  志欲未寂静,寻思未寂静,想未寂静,以彼为缘有所受。志欲已寂静,寻思未寂静,想末寂静,以彼为缘有所受。志欲已寂静,寻思已寂静,想末寂静者,以彼为缘有所受。志欲已寂静,寻思已寂静,想已寂静,以彼为缘有所受。

  为得未得者,而有精进2。已逮得其处,则以彼为缘有所受。”

注1 “持食者。”niharaka之字义为除去者,原注云:“为我于信者之家运调理之食供养我。”
   2 “精进。”原本ayamam以暹罗本vayamam订正之。

[一二] 第二 住(二)

  舍卫城因缘。

  诸比丘!我欲宴默三月,[除持食者之一人外、任何人勿至我处]。”“唯唯!大德!”彼诸比丘应诺世尊,[除持食者之一人外,任何人勿至世尊住处]。

  时,世尊经三月由宴默起,告诸比丘曰:“诸比丘!我始现等觉之时,依住于住分而住。

  我其时,了知:以邪见为缘有所受,以邪见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正见为缘有所受,以正见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邪思惟为缘有所受,以邪思惟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正思惟为缘有所受,以正思惟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邪语为缘有所受,以邪语之I静为缘有所受,以正语为缘有所受,以正语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邪业为缘有所受,以邪业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正业为缘有所受,以正业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邪命为缘有所受,以邪命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正命为缘有所受,以正命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邪精进为缘有所受,以邪精进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正精进为缘有所受,以正精进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邪念为缘有所受,以邪念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正念为缘有所受,以正念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邪定为缘有所受,以邪定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正定为缘有所受,以正定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志欲为缘有所受,以志欲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寻思为缘有所受,以寻思之寂静为缘有所受,以想为缘有所受,以想之寂静为缘有所受。

  志欲未寂静,寻思未寂静,想未寂静者,以彼为缘有所受。志欲已寂静,寻思未寂静,想未寂静者,以彼为缘有所受。志欲已寂静,寻思已寂静,想未寂静者,以彼为缘有所受。志欲已寂静,寻思已寂静,想已寂静者,以彼为缘有所受。

  为未得者而得有精进,已逮得其处,以彼为缘有所受。”

[一三] 第三 有学

  舍卫城因缘

  时,有一比丘,诣世尊居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坐于一面之彼比丘,白世尊曰:
“大德!有学,所言有学者,大德!云何为有学耶?”

  比丘!于此处成就有学之正见、[成就有学之正思惟、成就有学之正语、成就有学之正业、成就有学之正命、成就有学之正精进、成就有学之正念、]成就有学之正定。比丘!如是者,则称之为有学。”
注1 汉译杂阿含经二八、一四(大藏二、二00a)。

[一四] 第四 生起(一)

  舍卫城因缘。

  “诸比丘!修习、多修八法者,则未生者亦生起,但除如来、应供、正等觉者之不出现。

  以何为八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修习、多修此八法者,则未生者亦生起,但除如来、应供、正等觉者之不出现。”

注1 参考第十六经

[一五] 第五 生起(二)

  舍卫城因缘

  “诸比丘!修习、多修八支者,则未生者亦生起,但除善逝之不调伏。

  以何为八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修习、多修此八法者,则末生者亦生起,但除善逝之不调伏。”

注1 参考第十七经

[一六] 第六 清净(一)1

一~二

  舍卫城……乃至…… 三

  “诸比丘!若能对八法清净、鲜白、无垢、离染者,则未生者亦生起,但除如来、应供、正等觉者之不出现。

  以何为八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能对此八法,清净、鲜白、无垢、离染者,则未生者亦生起,但除如来、应供、正等觉者之不出现。”

注1 杂阿含经二八、一八(大正藏二、二00b)。

[一七] 第七 清净(二)

一~二

  舍卫城……乃至……

  “诸比丘!于此八法能清净[鲜白、无垢、离染者,则未生者亦生起],但除善逝之不调伏。

  以何为八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于此八法,能清净[鲜白、无垢、离染者,则未生者亦生起],但除善逝之不调伏。”

注1 杂阿含经二八、一九(大正藏二、二00b)

[一八] 第八 鸡林精舍(一)

  如是我闻。一时,具寿阿难与具寿跋陀罗住巴达弗色鸡林精舍。

  时,具寿跋陀罗日晚时分,由宴默起,到具寿阿难住处。至已,与具寿阿难相俱交谈庆慰、欢喜、感铭之语后,坐于一面。

  坐于一面之具寿跋陀罗,向具寿阿难言曰:
   “友阿难!所言非梵行、非梵行者,友!云何为非梵行耶?”
   “善哉,善哉!友跋陀罗!友跋陀罗!汝之善诱导、善辩才、善所问。

  友跋陀罗!汝如是问:“友阿难!所言非梵行、非梵行者,友!云何为非梵行耶?””
“友!如是。”

  “友!八支邪道为非梵行,谓: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是。”

[一九] 第九 鸡林精舍(二)

一~二

  巴达弗色因缘。

  “友阿难!所言梵行,梵行者,友!云何为梵行?云何为梵行之究竟耶?”
   “善哉,善哉!友跋陀罗!友跋陀罗!汝善诱导,善辩才,善所问。

  友跋陀罗!汝如是问:“友阿难!所言梵行,梵行者,友!云何为梵行?云何为梵行之究竟耶?””
   “友!如是。”

  “友!八支圣道为梵行。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友!贪欲之灭尽、嗔恚之灭尽、愚痴之灭尽为梵行之究竟。”

[二0] 第十 鸡林精舍(三)

一~二

  巴达弗色因缘

  “友阿难1!所言梵行、梵行者,云何为梵行?云何为梵行者?云何为梵行之究竟耶?”
   “善哉,善哉!友跋陀罗。友跋陀罗!汝之善诱导、善辩才、善所问。

  友跋陀罗!汝如是问:“友阿难!所言梵行、梵行者,友!云何为梵行?云何为梵行者?云何为梵行之究竟耶?””
“友!如是。”

  “友!八支圣道为梵行。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友!成就此八支圣道者,名之为梵行者。友!贪欲之灭尽、嗔恚之灭尽、愚痴之灭尽,为梵行之究竟。”此三经之因缘为一。
   第二住品(终)
   此品之摄颂曰:

  二住与有学
   又二之生起
   及二之清净
   三鸡林精舍

   注1 原本Ananda一语缺失。

第三 邪性品

[二一] 第一 邪性

一~二

  舍卫城因缘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邪性与正性,且谛听之。

  诸比丘!云何为邪性耶?谓: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邪性。

  诸比丘!云何为正性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正性。”

注1 杂阿含经二八、三八(大正藏二、二O三a)

[二二] 第二 不善法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不善法与善法,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不善法耶?谓: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不善法。

  [诸比丘!]云何为善法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诸比丘!]此[名之]为善法。”

[二三] 第三 道(一)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邪道与正道,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邪道耶?谓: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诸比丘!此名之为邪道。

  诸比丘!云何为正道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正道。

注1 佛说八正道经(大正藏二、五O四c)。

[二四] 第四 道(二)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不赞叹在家、出家之邪道。

  诸比丘!在家、出家而邪行者,以邪行故,则不乐正理之善法。诸比丘!云何为邪道耶?谓: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邪道。诸比丘!我不赞叹在家、出家之邪道。

  诸比丘!在家、出家而邪行者,以邪行故,则不乐正理之善法。

  诸比丘!我赞叹在家、出家之正道。

  诸比丘!在家、出家而正行者,以正行故,则乐正理之善法。诸比丘!云何为正道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正道。诸比丘、我赞叹在家出家之正道。

  诸比丘!在家、出家而正行者,以正行故,则乐正理之善法。

注1 杂阿含经二八、四(大正藏二、一九八c)。

[二五] 第五 不善士(一)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不善士与善士,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不善士耶?诸比丘!于此有一类者,其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不善士。

  诸比丘!云何为善士耶?诸比丘!此处有一类者,其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诸比丘!此名之为善士。”

[二六] 第六 不善士(二)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比不善士与不善士更劣之不善士。诸比丘!我为汝等说比善士与善士更胜之善士,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不善士耶?诸比丘!此处一类者,其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不善士。

  诸比丘!云何为比不善士更劣之不善士耶?诸比丘!此处一类者,具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邪智、邪解脱。诸比丘!此名之为比不善士更劣之不善士。”

  诸比丘!云何为善士耶?诸比丘!此处一类者,具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善士。

  诸比丘!云何为比善士更胜之善士耶?诸比丘!此处一类者,具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正智、正解脱。诸比丘!此名之为比善士更胜之善士。

[二七] 第七 瓶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譬如瓶,若无依持者,则易转倒;若有依持者,则难转倒。诸比丘!如是,心若无依持则易转倒,若有依持则难转倒。

  诸比丘!何为心之依持耶?此八支圣道是,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者。此为心之依持。

  诸比丘!譬如瓶,若无依持者,则易转倒;若有依持者,则难转倒。诸比丘!如是,心若无依持者,则易转倒;若有依持者,则难转倒。”

[二八] 第八 定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有所依、有资粮之圣正定,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有所依、有资粮之圣正定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是。

  诸比丘!与此七支俱之心一境性为资粮。诸比丘!此名之为圣正定之所依,亦为资粮。”

[二九] 第九 受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有三种受。以何为三耶?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是。诸比丘!此为三种受。

  诸比丘!偏知此三种受,应修习八支圣道。何为八支圣道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二偏知此三受,应修习此八支圣道。”

注1 杂阿含经二八、一二(大正藏二、一九九c)。
   2 “三”。原本tissannam一语缺失。

[三O] 第十 郁低迦

一~二

  舍卫城……

  时,具寿郁低迦,来诣世尊住处。[诣已,礼敬世尊,坐于一面。]

  坐于一方之具寿郁低迦,白世尊曰:“大德!我于此处静居宴默,心生是念:“请世尊说示五妙欲。”世尊请说何者为五妙欲耶?”

  “善哉,善哉!郁低迦,郁低迦!我说五妙欲。以何为五耶?眼所识之色,为可乐、可爱、可意、爱色、引欲、可染;耳所识之声[为可乐、可爱、可意、爱色、引欲、可染];鼻所识之香[为可乐、可爱、可意、爱色、引欲、可染];舌所识之味[为可乐、可爱、可意、爱色、引欲、可染];身所识之触为可乐、可爱、可意、爱色、引欲、可染。郁低迦!我以此说五妙欲。

  郁低迦!为断此五妙欲,应修习八支圣道。何为八支圣道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郁低迦!为断此五妙欲,应修习此八支圣道。”

注1 杂阿含二八、五(大正藏二、一九八c)。
   第三邪性品(终)
   此品之摄颂曰
   邪性与不善
   二道一善士
   依持瓶与定
   受及郁低迦


第四 行品

[三一] 第一 行

一~二

  舍卫城因缘。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邪行与正行,且谛听。诸比丘!云何为邪行耶?谓: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邪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邪行。

  诸比丘!云何为正行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正行。”

[三二] 第二 行者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邪行者与正行者,且谛听。诸比丘!云何为邪行者耶?诸比丘!此处有一类者,其邪见、[邪思惟、邪语、邪业、邪命、邪精进、邪念、]有邪定是。诸比丘1!此名之为邪行者。

  诸比丘!云何为正行者耶?诸比丘!此处有一类者,其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有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正行者。”

注1 原本bhikkhave一语缺失。

[三三] 第三 失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若有失八支圣道者,则为失正顺苦灭之八支圣道。诸比丘!若发起八支圣道者,则为发起正顺苦灭之八支圣道。

  诸比丘!云何为八支圣道耶?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若失此八支圣道者,则为失正顺苦灭之八支圣道。诸比丘!若发起此八支圣道者,则为发起正顺苦灭之八支圣道。”

[三四] 第四 到彼岸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修习、多修八法者,则可资于由此岸到彼岸。何者为八耶?谓:正见、[正銆届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修习、多修此八法者,则可资于由此岸到彼岸。”

  世尊如是说已,如是说之善逝师,更说曰:
   (一)于人中到彼岸者少余之众生唯奔走于岸边。
   (二)于正说之法,行如法者到达彼岸,超越甚难超越死之境界。
   (三)贤者弃黑法,应修白法。离在家到出家,难得乐而向远离处。
   (四)希求喜悦、断诸欲、无所有,贤者去心垢而净己。
   (五)于菩提分正心善修以欣无取弃执着,有光辉之漏尽者,于现世般涅槃。

注1 以下五偈乃法句经八五~八九(汉译南大藏经第二三卷。)
   2 “白”原本kanham是sukkam之误。

[三五] 第五 沙门法(一)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沙门法与沙门果,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沙门法耶?即八支圣道是。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沙门法。

  诸比丘!云何为沙门果耶?即:预流果、一来果、不还果、阿罗汉果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沙门果。”

注1 杂阿含经二八、四九(大正藏二、二O五b、c)。

[三六] 第六 沙门法(二)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沙门法与沙门义,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沙门法耶?即八支圣道是。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沙门法。

  诸比丘!云何为沙门义耶?诸比丘!贪欲之灭尽,嗔恚之灭尽,愚痴之灭尽。诸比丘!此名之为沙门义。”

注1 杂阿含经二八、四七~四八(大正藏二、三O五b、c)。

[三七] 第七 婆罗门法(一)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婆罗门法与婆罗门果,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婆罗门法耶?即八支圣道是。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婆罗门法。

  诸比丘!云何为婆罗门果耶?即:预流果、一来果、不还果、阿罗汉果是。诸比丘!此名之为婆罗门果。”

注1 杂阿含经二九、四(大正藏二、二O五c)。

[三八] 第八 婆罗门法(二)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婆罗门法与婆罗门义,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婆罗门法耶?即八支圣道是。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婆罗门法。

  诸比丘!云何为婆罗门义耶?诸比丘!贪欲之灭尽、嗔恚之灭尽、愚痴之灭尽。诸比丘!此名之为婆罗门义。”

注1 参照前经

[三九] 第九 梵行(一)

一~二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梵行与梵行果,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梵行耶?即八支圣道是。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梵行。

  诸比丘!云何为梵行果耶?诸比丘!即:预流果、一来果、不还果、阿罗汉果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梵行果。”

注1 参照前经

[四0] 第十 梵行(二)

一~三

  舍卫城……

  诸比丘!我为汝等说梵行与梵行义,且谛听。

  诸比丘!云何为梵行耶?即八支圣道是。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是。诸比丘!此名之为梵行。

  诸比丘!云何为梵行义耶?诸比丘!贪欲之灭尽、嗔恚之灭尽、愚痴之灭尽。诸比丘!此名之为梵行义。”
第四行品(终)

注1 参照前经
   皆舍卫城因缘也。
   此品之摄颂曰:
   行以至行者
   失与到彼岸
   二之沙门法
   二婆罗门法
   说二之梵付
   以之说此品

 
 

 

 

觉悟之路首页 南传大藏经 南传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