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与大乘的差异
分文不取
咒语非佛说
正法之流变

吃素的是与非


作者/释从信 法师 摘录自海潮音杂志

   
 

提婆达多和释迦牟尼佛同年,是堂兄弟,从小一起受宫廷教育,读书,游戏,争逐异性玩伴,恩怨牢牢记挂在提婆达多的心上,随着岁月一起增长。当释迦牟尼佛舍弃世间荣华富贵,并未减损提婆达多心头恨,释迦牟尼佛成佛回到本生地,提婆达多不得不也企图成佛,出家学佛别有用心,及至色身衰老,眼看永无超越佛陀之可能时,设计杀佛以用取代佛陀的地位。不想,害佛未遂,此事震惊一切人天,暴露出提婆达多的丑陋,恶名昭彰几乎没有人不知。在极端恶劣的处境中,提婆达多仍然挖空心思,一心想要破僧灭法,由于大多数人不能辨别法非法义非义,竟致提婆达多得逐心愿,提倡素食以竟灭佛。

提婆达多恶名昭彰几无害佛之可能,但他利用宗教信仰来灭佛,其高明处,直到如今我们还未察觉,还不知为什么提倡素食竟能灭佛。

四分律大正二二册五九四页上:

时提婆达即往伴比丘所语言:

我等今可共破彼僧轮,我等死后可得名称言:沙门瞿昙有大神力智慧无碍,而提婆达能破彼僧轮。

时提婆达伴,名三闻达多,智慧高才即报言:沙门瞿昙有大神力,及其弟子徒众亦复如是,我等何能得破彼僧轮?

提婆达言:如来常称说头陀少欲知足乐出离者,我今有五法亦是头陀胜法少欲知足乐出离者:「尽形寿乞食,尽形寿着粪扫衣,尽形寿露坐,尽形寿不食酥盐,尽形寿不食鱼及肉。」 我今持此五法教诸比丘,足令信乐。

印度沙门文化一向赞叹苦行,提婆达多的主张一经提出,和害佛一样引起轰动,很多乐修苦行的年轻比丘及外道都来追随,声势浩大如海浪般汹涌而来,直到世尊入灭,释迦牟尼佛所说正法律灭去,其势力犹不稍减。在中国已不知所由,反而以为不食鱼肉是大乘法,小乘才吃鱼肉,提婆达多在地狱中若知道此事,一定击掌称快。

四分律大正二二册五九四页中:

佛告诸比丘:提婆达今日欲断四圣种。何等四?我常以无数方便说衣服趣得知足,我亦叹说衣服趣得知足,我亦以无数方便说,饮食床卧具病瘦医药趣得知足,亦叹说,饮食床卧具病瘦医药趣得知足,比丘当知,提婆达今日欲断四圣种。

所谓「四圣种」就是养活僧众的四种日常生活资具,一是衣服,二是饮食,三是卧具,四是医药。出家无家不可自食其力,若无四圣种必死无疑,但若趣得知足,无衣时依于粪扫衣,无食时依于乞食,无卧具时依于树下坐,无医药时依于腐烂药,必可安心办道乃至心解脱慧解脱。是故佛制四依法,堪能接受四依法则许其受具足戒。然而此四圣种皆来自在家居士,粪扫衣虽然是丢弃物,并非轻易可得;乞食在印度虽然普遍,并非必然可得;树下可坐,露地可坐,冢间可坐,风雨寒冷之时实不堪露地坐;腐烂药虽轻易可得,有些病非酥盐鱼肉不能治。若尽形寿非此四依不可,信施几无供养僧众之处,僧众之四圣种必断无疑。因此佛制四依法,在四依法之前提下,若信施施贵价衣,可着贵价衣不必着粪扫衣;若信施供养美食,可以不乞食;若信施施园林楼阁,不必露地坐;若信施施酥盐鱼肉,不必用腐烂药。释迦牟尼佛住世期间,一切僧众信众及世尊本人都依法奉行,不遮吃鱼肉,不素食,外道才奉行素食主意,尤其护生主义者往往讥嘲佛教,一经提婆达多主张五法,其中尽形寿不食酥盐及鱼肉,使一向不辨法非法义非义的人倾倒,无不拥护声援。

提婆达多原无对抗佛陀的势力,尤其在他害佛之后恶名昭彰,但他利用人类的愚痴而得逞,形势不止比人强,还比佛强,世尊入灭后,僧团四分五裂,佛法也快速灭亡了,在中国我们看不见吃鱼肉的比丘比丘尼,可知佛法灭无余。

时至今日,我们若闻说学佛修道,即刻联想到不食鱼肉,学佛就是不食鱼肉,素食,这是提婆达多的余威。知否?中国佛教是提婆达多的声援团体,发心学佛不知要学释迦牟尼佛法,反而掉入提婆达多的设计中,怎不令人掉泪呢?

戒律中无论出家俱足戒或在家俱足戒都有不杀生戒,我们想当然以为不杀生便也不食众生肉,若有人持不杀生戒而又吃鱼吃肉,似乎不能自圆其矛盾行为。事实上,不杀生和不食鱼肉是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但学者无法分别此二者之分际,于是使提婆达多有机可乘,乘人类的愚痴而灭佛法僧戒。

假使我们善能分别不杀生和不食鱼肉的模糊关系,便能解开不食鱼肉的是非。

所谓杀生就是杀害众生的生命,不杀生就是不杀害众生不断众生命。不杀害众生是居于生命可贵,居于我畏惧被杀害,可想而知他人也一样畏惧被杀害,为饶益有情众生,不忍见众生畏惧被害,为免于恐惧是故持不杀生戒。

所谓不食鱼不食肉,应从吃鱼吃肉来理解。吃鱼肉有二种吃法,一种活生生吃鱼吃肉,如活鱼三吃,如活吃猴脑,如为吃鱼肉请他人宰杀众生命,所吃之鱼肉不论自杀或教他人杀,都杀害了众生命。另一种吃法是吃死鱼死肉,所吃之鱼肉已无生命为我杀之嫌,只是一种可吃之物质,如不见杀不闻杀不疑杀,佛法中叫做三净肉。佛制一切僧众信众都可吃三净肉,不可吃杀生肉,若主张尽形寿不食鱼肉,便推翻了佛制。

令我们模糊不清的地方便是三净肉和杀生肉之分野。若是信受不杀生戒,不杀害众生命是前提,三净肉并无命,所吃鱼肉和杀生便不相干。但有说,若没有人食鱼肉,便没有杀鱼肉之事,即使所吃是三净肉仍然不脱杀生之嫌。这是似是而非的话,不如理说,为什么呢?

一者、吃鱼肉和杀鱼肉是二事,在世间除了极端怪异之人,没有人吃人肉,但杀人害命之事件层出不穷,尤其战乱时,死人遍野,由此而可知若没有人食鱼肉便没有杀鱼肉之事,不如理说。即使都没有杀人事件,每天每时每分都有老死病死意外死之人,人类不免生老病死,畜生类也不例外,并非食了鱼肉必定杀生,由此而可知,硬把食鱼肉和杀鱼肉连结在一起,不如理说。

别有好杀不惜众生命的人,杀鱼肉之过失无由推卸给吃鱼肉的人,为什么呢?钓鱼打猎的人其乐趣不在吃鱼吃肉,我们由此事实而可知,吃鱼肉和杀鱼肉是两件不相干的事。

二者,若说食鱼肉不脱杀鱼肉之嫌,由命题的模拟而可见端倪:

假使没有人食鱼肉便不会有人杀鱼肉。

假使没有人行淫欲便不会有人卖雏妓。

若是如此,

食鱼肉的人便有杀鱼肉之嫌。

行淫欲的人便有卖雏妓之嫌。

若是如此,

一切食鱼肉的人便有杀鱼肉之嫌。

一切行淫欲的人便有卖雏妓之嫌。

若是如此,

凡是有行淫欲的人都有卖雏妓之嫌。

欲入人于罪何患无词,现代人卖幼女为娼妓,连古之圣贤也都有卖雏妓之嫌,可知上述命题无一是处。

若是如此,

行淫欲的人便有卖雏妓之嫌,不成立。

食鱼肉的人便有杀鱼肉之嫌,不成立。

食鱼肉有食鱼肉之业报,杀鱼肉有杀鱼肉之业报,冤有头债有主,路归路,桥归桥,不可模稜两可,以致法非法义非义也模糊不清。

由于食鱼肉不是杀鱼肉,信众供养鱼肉僧众得食,僧众有病时也得乞鱼肉食,出家非家不自食其力乃得四圣种不虞匮乏。但自从提婆达多主张五法之后,虽经释迦牟尼佛呵责纠正,已档不住恶法流布,事过境迁,愚痴众生不知所由,提婆达多的余力夹杂在大乘经典中传诵,大小乘交恶,大乘学者造菩萨戒,又把提婆达多的主张编进去,大乘佛法流布地区奉行菩萨戒,四圣种果真如释迦牟尼佛所说已被断绝,不食鱼肉便失去乞食之可能。

从何而得知大乘经律中所说不食鱼肉非佛说,而是提婆达多的余续呢?

一者,不食鱼肉的知见若是如来所说,提婆达多的主张就是宣扬佛说,僧众不能举他破僧,世尊也无由呵责他断四圣种。

二者,一切僧众信众及世尊本人都食鱼肉,此一事迹遍见于四阿含及一切戒经,不容置疑,若世尊一面教他食鱼肉也自食鱼肉,又一面教说不可食鱼肉,如此捉弄人并非师长的行谊。

三者,声闻乘是释迦牟尼佛所建立,菩萨戒不可恶口辱骂也不可说四众过,却处处辱骂声闻,也频频说二乘圣人之过,很像提婆达多之言行。

四者,若佛子故食肉断大慈悲性种子,菩萨自不食肉却应舍身手足供养虎狼饿鬼,害他食肉断大慈悲性种子,而且世尊及其佛弟子都食鱼肉,应都已断了大慈悲性种子。

五者,烧身烧臂烧指是自杀的行为,菩萨不可杀生不可食众生肉,却又不可不烧身臂指供养诸佛,只许诸佛食不菩萨肉,不许菩萨食鱼肉。处处不如理说,不止上述五端,但由此数端已可知,不食鱼肉非佛说,乃是提婆达多的余续。

由于提婆达多的主张夹杂在大乘经律中,不食鱼肉的知见误导学者学佛的取向,竟致僧破法灭。大乘学者奉行菩萨戒掉入提婆达多的圈套中,若不及早觉悟,无论出家在家,学佛终将一无所获。为什么呢?

饮食医药但取其所需以用滋身活命,正命只为修梵行永尽烦恼,学者要当实践不杀生,不过午食,不介意肉食或素食。但菩萨戒颠倒世尊教诫,实践不肉食,却日日三时饮食。学佛只在素食纯净与否用功,殊不知若素食纯净而可得成就,一切外道素食行者都可得成就,一切牛羊素食动物也应可得成就。取向错误只学牛羊素食法无济于解脱烦恼,宜应舍菩萨戒,但学世尊正法律,饮食医药取向于不过午食。

学佛的旨趣要当永断贪瞋痴烦恼,心解脱慧解脱,不介意素食肉食。若乐行素食者,当知不食鱼肉只能健身,只是助道品,只是世间法,素食并非佛法,不能只以不食鱼肉不用动物身上物质为有道有成就。

若环境不允许不食鱼肉,当知食鱼肉并不妨碍永断贪瞋痴,不妨碍心解脱慧解脱,不必坚持不吃鱼肉,沾到油腥味之素食可吃,肉边菜可吃,三净肉也可吃,不为纯素而受素食所缚。

由于菩萨戒非法非律,致令学者学佛只取向素食,掉入提婆达多的设计,不荷担如来正法律,是故作此说。

「声闻戒」是佛陀在世时亲手制定的,是如法的圣戒,能饶益有情众生,有助于修行解脱,应多多推广。

「菩萨戒」是后人自创的,是凡夫戒,很受世人欢迎,但内容多不如法,处处有违佛说,于真正的修行解脱丝毫无益,智者应舍!

释迦牟尼佛的圣戒,我们不懂得奉行,偏偏迷信凡夫戒,大力宣扬,反过头来轻视践踏圣戒,如此说学佛会有成就,那是自欺欺人吧。

相关文章1:分文不取 (关于不持金钱戒) A Life Free of Money

相关文章2:巴利三藏和阿含经有什么区别?

 

 
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止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