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小心材譬喻经

Culasaropamasuttam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自觉者!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在沙瓦提城揭答林给孤独园。

当时,宾嘎喇果差 婆罗门来到世尊之处。来到之后,与世尊共相问候。互相问候、友好地交谈之后坐在一旁。坐在一旁的宾嘎喇果差婆罗门对世尊如此说:

“朋友果德玛(Gotama, 乔答摩),这些沙门、婆罗门有僧团,有大众,为众人之师 ,有名、拥有名声 ,创教主 ,受多人尊敬 ,也就是:不拉纳.咖沙巴、马卡离.苟萨喇、阿基答.葛萨甘拔喇、巴古塔.咖咤亚那、三迦亚.悲喇他子、尼干陀.那他子。他们全都有自己所宣称的证知,还是全都没有证知,或者一些有证知,一些没有证知呢?”

“够了,婆罗门,不管这些:‘他们全都有自己所宣称的证知,还是全都没有证知,或者一些有证知,一些没有证知呢?’婆罗门,我将为你说法,谛听,善作意之!我要说了!”

宾嘎喇果差婆罗门回答世尊:“是的,朋友。”世尊如此说:

“婆罗门,犹如有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一棵]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略过肤材、略过树皮、略过表皮,只砍了枝叶,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那时有个具眼之人看见之后这样说:‘这善人确实不知道心材,不知道肤材,不知道树皮,不知道表皮,不知道枝叶,因此这个善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一棵]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略过肤材、略过树皮、略过表皮,只砍了枝叶,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若他做任何须用到心材之事,他的目的将不能达成。’

婆罗门,又犹如有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略过肤材、略过树皮,只砍了表皮,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那时有个具眼之人看见之后这样说:‘这善人确实不知道心材,不知道肤材,不知道树皮,不知道表皮,不知道枝叶,因此这个善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略过肤材、略过树皮,只砍了表皮,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若他做任何须用到心材之事,他的目的将不能达成。’

婆罗门,又犹如有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略过肤材,只砍了树皮,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那时有个具眼之人看见之后这样说:‘这善人确实不知道心材,不知道肤材,不知道树皮,不知道表皮,不知道枝叶,因此这个善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略过肤材,只砍了树皮,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若他做任何须用到心材之事,他的目的将不能达成。’

婆罗门,又犹如有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只砍了肤材,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那时有个具眼之人看见之后这样说:‘这善人确实不知道心材,不知道肤材,不知道树皮,不知道表皮,不知道枝叶,因此这个善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只砍了肤材,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若他做任何须用到心材之事,他的目的将不能达成。’

婆罗门,又犹如有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只砍了心材,知道是‘心材’拿了离开。那时有个具眼之人看见之后这样说:‘这善人确实知道心材,知道肤材,知道树皮,知道表皮,知道枝叶,因此这个善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只砍了心材,知道是‘心材’拿了离开。若他做任何须用到心材之事,他的目的将能达成。’

正是如此,婆罗门,于此,有一些良家之子因信心出离俗家而为非家者:‘我陷于生、老、死、愁、悲、苦、忧、恼,为苦所害,为苦所败。若能了知此整个苦蕴的终尽就好。” 他于是这样出家后,获得利养、恭敬、声誉。他对该利养、恭敬、声誉感到满意,认为实现目标。他因该利养、恭敬、声誉而自赞毁他:‘我有利养、恭敬、声誉,但其它那些比库鲜为人知、没威势。’对于比利养、恭敬、声誉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不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 ,不精进 ,他停滞 、怠慢 。婆罗门,犹如有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略过肤材、略过树皮、略过表皮,只砍了枝叶,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若他做任何须用到心材之事,他的目的将不能达成。婆罗门,我说他就像譬喻的这个人。

319.婆罗门,于此,又有一些良家之子因信心出离俗家而为非家者:‘我陷于生、老、死、愁、悲、苦、忧、恼,为苦所害,为苦所败。若能了知此整个苦蕴的终尽就好。”他于是这样出家后,获得利养、恭敬、声誉。他对该利养、恭敬、声誉不感到满意,不认为实现目标;他不因该利养、恭敬、声誉而自赞毁他;对于比利养、恭敬、声誉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精进,他不停滞、不怠慢。他达到了戒成就。他对该戒成就感到满意,认为实现目标。他因该戒成就而自赞毁他:‘我是持戒者、行善法者,但其它那些比库犯戒、行恶法者。’对于比戒成就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不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不精进,他停滞、怠慢。婆罗门,犹如有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略过肤材、略过树皮,只砍了表皮,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若他做任何须用到心材之事,他的目的将不能达成。婆罗门,我说他就像譬喻的这个人。

320.婆罗门,于此,又有一些良家之子因信心出离俗家而为非家者:‘我陷于生、老、死、愁、悲、苦、忧、恼,为苦所害,为苦所败。若能了知此整个苦蕴的终尽就好。”他于是这样出家后,获得利养、恭敬、声誉。他对该利养、恭敬、声誉不感到满意,不认为实现目标;他不因该利养、恭敬、声誉而自赞毁他;对于比利养、恭敬、声誉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精进,他不停滞、不怠慢。他达到了戒成就。他对该戒成就感到满意,但不认为实现目标。他不因该戒成就而自赞毁他;对于比戒成就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精进,他不停滞、不怠慢。他达到了定成就。他对该定成就感到满意,认为实现目标。他因该定成就而自赞毁他:‘我有定力、心一境,但其它那些比库无定力、心散乱。’对于比定成就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不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不精进,他停滞、怠慢。婆罗门,犹如有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略过肤材,只砍了树皮,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若他做任何须用到心材之事,他的目的将不能达成。婆罗门,我说他就像譬喻的这个人。

321.婆罗门,于此,又有一些良家之子因信心出离俗家而为非家者:‘我陷于生、老、死、愁、悲、苦、忧、恼,为苦所害,为苦所败。若能了知此整个苦蕴的终尽就好。”他于是这样出家后,获得利养、恭敬、声誉。他对该利养、恭敬、声誉不感到满意,不认为实现目标;他不因该利养、恭敬、声誉而自赞毁他;对于比利养、恭敬、声誉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精进,他不停滞、不怠慢。他达到了戒成就。他对该戒成就感到满意,但不认为实现目标。他不因该戒成就而自赞毁他;对于比戒成就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精进,他不停滞、不怠慢。他达到了定成就。他对该定成就感到满意,但不认为实现目标;他不因该定成就而自赞毁他;对于比定成就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精进,他不停滞、不怠慢。他成就了智见。他对该智见感到满意,认为实现目标。他因该智见而自赞毁他:‘我住于知、见,但其它那些比库不知、不见。’对于比智见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不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不精进,他停滞、怠慢。婆罗门,犹如有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却略过心材,只砍了肤材,以为是‘心材’拿了离开。若他做任何须用到心材之事,他的目的将不能达成。婆罗门,我说他就像譬喻的这个人。

322.婆罗门,于此,又有一些良家之子因信心出离俗家而为非家者:‘我陷于生、老、死、愁、悲、苦、忧、恼,为苦所害,为苦所败。若能了知此整个苦蕴的终尽就好。”他于是这样出家后,获得利养、恭敬、声誉。他对该利养、恭敬、声誉不感到满意,不认为实现目标;他不因该利养、恭敬、声誉而自赞毁他;对于比利养、恭敬、声誉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精进,他不停滞、不怠慢。他达到了戒成就。他对该戒成就感到满意,但不认为实现目标。他不因该戒成就而自赞毁他;对于比戒成就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精进,他不停滞、不怠慢。他达到了定成就。他对该定成就感到满意,但不认为实现目标;他不因该定成就而自赞毁他;对于比定成就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精进,他不停滞、不怠慢。他成就了智见。他对该智见感到满意,但不认为实现目标;他不因该智见而自赞毁他;对于比智见更上、更殊胜的其它法,他为证悟这些法生起意欲、精进,他不停滞、不怠慢。

323.婆罗门,哪些法比智见更上、更殊胜呢?在此,婆罗门,比库离诸欲,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离生喜、乐,成就并住于初禅。婆罗门,这种法比智见更上、更殊胜。

再者,婆罗门,比库寻、伺寂止,内洁净,心专一性,无寻、无伺,定生喜、乐,成就并住于第二禅。婆罗门,这种法也比智见更上、更殊胜。

再者,婆罗门,比库离喜,住于舍,念与正知,以身受乐,正如圣者们所说的:‘舍、具念、乐住。’成就并住于第三禅。婆罗门,这种法也比智见更上、更殊胜。

再者,婆罗门,比库舍断乐与舍断苦,先前的喜、忧已灭没,不苦不乐,舍、念、清净,成就并住于第四禅。婆罗门,这种法也比智见更上、更殊胜。

再者,婆罗门,比库超越一切想,灭有对想,不作意种种想,‘无边的虚空。’成就并住于空无边处。婆罗门,这种法也比智见更上、更殊胜。

再者,婆罗门,比库超越一切空无边处,‘无边的识。’成就并住于识无边处。婆罗门,这种法也比智见更上、更殊胜。
再者,婆罗门,比库超越一切识无边处,‘任何都没有。’成就并住于无所有处。婆罗门,这种法也比智见更上、更殊胜。
再者,婆罗门,比库超越一切无所有处,成就并住于非想非非想处。婆罗门,这种法也比智见更上、更殊胜。

再者,婆罗门,比库超越一切非想非非想处,成就并住于想受灭,他以慧见到后,灭尽诸漏。婆罗门,这种法也比智见更上、更殊胜。婆罗门,这些法都比智见更上、更殊胜。

324. 婆罗门,犹如有人想要心材、寻找心材、遍求心材,来到具有心材的耸立大树,只砍了心材,知道是‘心材’拿了离开。若他做任何须用到心材之事,他的目的将能达成。婆罗门,我说他就像譬喻的这个人。

如是,婆罗门,此梵行不以利养、恭敬、声誉为利益,不以戒成就为利益,不以定成就为利益,不以智见为利益。婆罗门,这不动的心解脱才是此梵行的目标,以此为心材,以此为终极。

如是说已,宾嘎喇果差婆罗门对世尊如此说:

“奇哉!朋友苟答玛,奇哉!朋友苟答玛。朋友苟答玛,犹如倒者令起,覆者令显,为迷者指示道路,在黑暗中持来灯光,使有眼者得见诸色。正是如此,尊师苟答玛以种种方便开示法。我归依尊师苟答玛、法以及比库僧,愿尊师苟答玛忆持我为近事男,从今日起乃至命终行归依。”

玛欣德 尊者 Mahinda Bhikkhu 译自《中部》第30经
2008-04-18


备注:

小心材譬喻经 (Culasaropamasuttam):译自《中部》第30经。

本经与前经内容大致相同。世尊通过寻找心材的譬喻,说明出家人本应该致力于灭苦,但有些比库却以获得利养、恭敬、名誉为满足,认为已实现目标而停滞不前,如执枝叶为心材;有些比库以持戒清净为满足,认为已现实目标而停滞不前,如执表皮为心材;有些比库以禅定成就为满足,认为已实现目标而停滞不前,如执树皮为心材;有些比库以拥有智见为满足,认为已实现目标而停滞不前,如执肤材为心材;然而,四种色界禅那、四种无色界定以及灭尽诸漏则是比智见更上、更殊胜之法。最后佛陀强调:唯有不动的心解脱才是梵行的终极目标。

宾嘎喇果差 (Pingalakoccha):他属于黄褐色(Pingala)的婆罗门种,名叫果差(Koccha),所以叫做宾嘎喇果差(Pingalakoccha)。

有僧团 (sanghino):出家人的团体称为僧团。拥有他们为“有僧团”。

众人之师 (ganacariya):他是教导众人行为规范与教义的导师。

拥有名声 (yasassino):通过“少欲、知足,要少欲就连衣服也不穿”等方法来博取名声。

创教主 (titthikara):创立自己的学说主张。

受多人尊敬 (sadhusammata bahujanassa):多人:无知、盲目、愚痴的凡夫。受尊敬:“这是善良、英俊的善人。”这样尊敬。

不生起意欲 (na chandam janeti):想要做的意愿没有产生。

不精进 (na vayamati):不付出精进、努力。

停滞 (olinavuttiko hoti):退缩不前。

怠慢 (sathaliko):松懈。对教法松懈,则不能坚固。

为什么说初禅等这些法也比智见更上呢?以能作为灭之足故。更低的初禅等法既是修观的足处,也是灭等至的足处,所以当知为更上。

世尊用这样的结论来结束本经。结束说法后,该婆罗门住立于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