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教诫新嘎喇经

(Singalovadasuttam)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àsambuddhassa!
礼敬彼世尊、阿拉汉、正自觉者!

如是我闻:一时,世尊住在王舍城竹林喂松鼠处。

于其时,新嘎喇居士子早上起来,出王舍城,湿衣、湿发,合掌礼拜各方: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

当时,世尊于午前穿下衣,取钵及衣,为乞食而入王舍城。世尊见到新嘎喇居士子早上起来,出王舍城,湿衣、湿发,合掌礼拜各方: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见到了新嘎喇居士子,如是说:

「居士子,你为何早上起来,出王舍城,湿衣、湿发,合掌礼拜各方: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呢?」

「尊者,父亲在临终时对我如是说:『儿啊,你要礼拜诸方!』尊者,我乃尊重、敬重、奉行、尊敬、敬奉父亲之言,故早上起来,出王舍城,湿衣、湿发,合掌礼拜各方: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

六方

「居士子,于圣者之律中不应礼拜如此六方。」

「那麽,尊者,于圣者之律中应如何礼拜六方呢?萨度!尊者,愿世尊教导我于圣者之律中所应礼拜六方之法!」

「那麽,居士子,请好好地聆听、作意,我要说了!」

新嘎喇居士子应诺世尊:「如是,尊者。」世尊如是说:

「居士子,圣弟子要舍离四种业染,不以四事作恶业,又不近六种损耗钱财之门。他如此离开十四种恶,保护六方,实行两世的胜利。他既于此世也于他世成功。他于身坏死后,往生于善趣天界。

四种业染

是哪四种要舍离的业染呢?居士子,杀生是业染,不与取是业染,欲邪行是业染,妄语是业染。要舍离这四种业染。」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此说后,导师更如是说:

「杀生不与取,及说虚妄语,
追求他人妻,智者不赞叹。」

四事

「不以哪四事作恶业呢?随欲行去作恶业,随瞋行去作恶业,随痴行去作恶业,随怖行去作恶业。居士子,圣弟子既不随欲行,不随瞋行,不随痴行,也不随怖行,不以此四事作恶业。」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此说后,导师更如是说:

「欲瞋痴怖畏,实行此法者,
他名声败落,如黑分之月。
欲瞋痴怖畏,不行此法者,
他名声充满,如白分之月。」

六种损耗钱财之门

「不近哪六种损耗钱财之门呢?居士子,耽于放逸之因的诸酒类乃损耗钱财之门,耽于非时游逛街巷为损耗钱财之门,走访观览处为损耗钱财之门,耽于放逸之因的赌博为损耗钱财之门,结交恶友为损耗钱财之门,耽于懒惰为损耗钱财之门。

诸酒类的六种过患

居士子,耽于放逸之因的诸酒类有此六种过患:损失现有之财,增长纷争,疾病之处,生恶名声,显露私处,第六项则是智慧减弱。居士子,耽于放逸之因的诸酒类有此六种过患。

非时游逛的六种过患

居士子,耽于非时游乐街巷有此六种过患:自已不能守护、保护,亦不能守护、保护子与妻,亦不能守护、保护自己财产,又于恶事将被怀疑,对他生起不实之言,诸多苦法随之前来。居士子,耽于非时游乐街巷有此六种过患。

走访观览处的六种过患

居士子,走访观览处有此六种过患:何处有舞蹈?何处有歌唱?何处有奏乐?何处演说?何处有手铃乐?何处有鼓乐?居士子,走访观览处有此六种过患。

赌博放逸的六种过患

居士子,耽于放逸之因的赌博有此六种过患:胜者生怨,输者悲钱财,损失现有之财,去裁判所言语无影响,朋友轻蔑,婚姻无望——这个男人是赌徒——不能养妻。居士子,耽于放逸之因的赌博有此六种过患。

恶友的六种过患

居士子,结交恶友有此六种过患:赌徒,痴迷者,嗜酒者,诈伪者,欺瞒者,粗暴者。他与他们为朋友,与他们为同伙。居士子,结交恶友有此六种过患。

懒惰的六种过患

居士子,耽于懒惰有此六种过患:太冷了不工作,太热了不工作,太晚了不工作,太早了不工作,我太饿了不工作,我太饱了不工作。他住于如此诸多的藉口,未生的财富既不生,已生的财富也散尽。居士子,耽于懒惰有此六种过患。」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此说后,导师更如是说:

「有称为酒友,朋友啊朋友,
凡有利益时,同伙为其友。
日寝.近他妻,生怨又无益,
恶友又吝啬,此六事毁人。
恶友与恶伴,恶行恶行境,
由此与他世,两世人破灭。
赌色酒歌舞,昼眠.非时行,
恶友及吝啬,此六事毁人。
赌骰子.饮酒,近他同命女,
交贱.不近老,灭如黑分月。
无财.无一物,嗜饮如临井,
负债如沈水,加速致破家。
白天惯睡眠,至夜厌起来,
常酩酊大醉,不适住在家。
太冷与太热,说此太晚了,
如是舍工作,错过青春利。
若于冷与热,草多亦不思,
做人所应作,其乐不消失。」

似友者

「居士子,当知有此四种非友似友者:当知什麽都拿的为非友似友者,当知花言巧语者为非友似友者,当知阿谀奉承者为非友似友者,当知酒肉朋友为非友似友者。

居士子,当以四事而知什麽都拿的为非友似友者:

何物皆拿走,与少而望多,
做事因怖畏,有利乃亲近。

居士子,当以此四事而知什麽都拿的为非友似友者。

居士子,当以四事而知花言巧语者为非友似友者:以过去奉迎,以未来奉迎,以无意义摄取,于现前诸事令见祸患。居士子,当以此四事而知花言巧语者为非友似友者。

居士子,当以四事而知阿谀奉承者为非友似友者:认可恶事,也认可善事,面前赞美,背后诽谤。居士子,当以此四事而知阿谀奉承者为非友似友者。

居士子,当以四事而知酒肉朋友为非友似友者:耽于放逸之因的诸酒类时的同伙,耽于非时游逛街巷时的同伙,走访观览处时的同伙,耽于放逸之因的赌博时的同伙。居士子,当以此四事而知酒肉朋友为非友似友者。」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此说后,导师更如是说:

「何物皆取友,花言巧语友,
说阿谀奉承,玩乐时之友。
此四非朋友,智者如是知。
如恐怖之道,应远离回避。」

善心之友

「居士子,当知有此四种朋友是善心人:当知能援助之友是善心人,当知苦乐与共之友是善心人,当知能告义利之友是善心人,当知悲愍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当以四事而知能援助之友是善心人:能护放逸,放逸时守护其财,怖畏时能为庇护,于有事业应作时资助二倍之财物。居士子,当以此四事而知能援助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当以四事而知苦乐与共之友是善心人:能告秘密,保守秘密,危难时不舍弃,为其利益甚至牺牲生命。居士子,当以此四事而知苦乐与共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当以四事而知能告义利之友是善心人:阻止诸恶,令住立于善,令闻未曾闻,告以生天之道。居士子,当以此四事而知能告义利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当以四事而知悲愍之友是善心人:无成不喜,有成欢喜,令阻止诽谤之言,称许赞美之言。居士子,当以此四事而知悲愍之友是善心人。」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此说后,导师更如是说:

「能援助之友,苦乐与共友,
能告义利友,及悲愍之友。
此四种朋友,智者如是知;
应恭敬结交,如母与亲子。
智者具足戒,如火光照耀。
为积集财富,犹如蜂采蜜;
财富之积蓄,如蚁垤渐积。
如是集财富,堪作居家士;
分财为四份,他实结诸友。
受用一份财,二份营事业,
第四份储蓄,以备危难时。」

保护六方部分

「居士子,圣弟子如何保护六方呢?居士子,当知此六方:当知东方是父母,当知南方是师长,当知西方是妻儿,当知北方是朋友,当知下方是奴仆、工人,当知上方是沙门、婆罗门。

居士子,儿子应以五事奉侍东方的父母:受养育之我将孝养他们,将为他们做事,将维护家系,将继承遗产,若先人去世后将捐赠布施。

居士子,儿子以此五事奉侍东方的父母,以五事慈愍儿子:阻止诸恶,令住立于善,令学技能,令迎娶合适之妻,适时分与家财。居士子,儿子以此五事奉侍东方的父母,以此五事慈愍儿子。如是此东方受保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弟子应以五事奉侍南方的师长:以起立,以随侍,以顺从,以服务,以恭敬领受技能。

居士子,弟子以此五事奉侍南方的师长,以五事慈愍弟子:以善调伏法令调伏,以善掌握法令掌握,传授一切技能知识,令就业于诸朋友中,于诸方作守护。居士子,弟子以此五事奉侍南方的师长,以此五事慈愍弟子。如是此南方受保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夫主应以五事奉侍西方的妻子:尊重,不轻慢,不邪行,让与主权,赠送装饰品。

居士子,夫主以此五事奉侍西方的妻子,以五事慈愍夫主:善整理工作,善待佣人,不邪行,守护所得,做一切事情娴熟且不懈怠。居士子,夫主以此五事奉侍西方的妻子,以此五事慈愍夫主。如是此西方受保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良家之子应以五事奉侍北方的朋友:以布施,以爱语,以利行,以同事,以不欺诈。

居士子,良家之子以此五事奉侍北方的朋友,以五事慈愍良家之子:能护放逸,放逸时守护其财,怖畏时能为庇护,危难时不舍弃,尊重其后代。居士子,良家之子以此五事奉侍北方的朋友,以此五事慈愍良家之子。如是此北方受保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主人应以五事奉侍下方的奴仆、工人:随能力安排工作,给与食物及薪酬,病时照顾,分与珍馐美味,适时休息。

居士子,主人以此五事奉侍下方的奴仆、工人,以五事慈愍主人:早起,后寝,只取给与的,善完成工作,称赞名誉。

居士子,主人以此五事奉侍下方的奴仆、工人,以此五事慈愍主人。如是此下方受保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良家之子应以五事奉侍上方的沙门、婆罗门:以身行慈,以语行慈,以意行慈,不闭门户,施与食物。

居士子,良家之子以此五事奉侍上方的沙门、婆罗门,以六事慈愍良家之子:阻止诸恶,令住立于善,以善意慈愍,令闻未曾闻,已闻者令清净,告以生天之道。居士子,良家之子以此五事奉侍上方的沙门、婆罗门,以此六事慈愍良家之子。如是此上方受保护,安稳而怖畏。」世尊说了这些。

善逝如此说后,导师更如是说:

「父母是东方,师长是南方,
妻儿是西方,朋友是北方,
工仆是下方,沙门等为上;
能礼此诸方,堪为居家士。
智者具足戒,柔和有才智,
谦卑不顽固,如此得名誉。
勤奋不懈怠,危难不动摇;
智慧不断坏,如此得名誉。
摄取于朋友,宽容离悭吝,
教导再教导,如此得名誉。
布施及爱语,及于此利行,
于诸法同事,处处应如此,
摄取于世间,如栓令车行。
若无此摄取,母不获其子,
尊敬或供养。父与子亦然。
智者正观察:因为此摄取,
所以得伟大,他们应赏赞。」

如是说已,新嘎喇居士子对世尊如是说:

「奇哉!尊者,奇哉!尊者。尊者,犹如倒者令起,覆者令显,为迷者指示道路,在黑暗中持来灯光,使有眼者得见诸色。正是如此,世尊以种种方便开示法。尊者,我归依世尊、法以及比库僧,愿世尊忆持我为近事男,从今日起乃至命终行归依。」

——教诫新嘎喇经结束——

玛欣德 尊者 Mahinda Bhikkhu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