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藏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止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马哈希 西亚多

Mahasi Sayadaw

返回马哈希目录  
 
马哈希 西亚多 略传
 
明法尊者 撰

  马哈希西亚多(Mahasi Sayadaw, U Sobhana Mahathera 1904-1982 。按:「西亚多」是对教授禅法的禅师或长老比库的称呼)对上座部佛教教义与内观禅法有深远的影响。他出生在上缅甸雪布的谢昆村(Seikkhun, Shwebo)。雪布曾是缅甸前王朝的首都。他六岁的时候,开始在村里的一所寺院学习经教,十二岁时出家为沙马内拉,法名为梭巴纳(Sobhana,意思是具足优雅和庄严),在二十岁时(1923年)受具足戒。

由于他的聪颖过人与认真学法,紧接着三年,顺利通过政府举办的初、中、高三级的巴利文考试。1928年他到曼德勒(Mandalay),接受多位博学的和尚的教导,1929年他应邀到毛淡棉(Moulmein)的唐渊伽寺(Taungwainggale Taik Kyaung)教导佛法。但那个时候他却极渴望实修禅法,因此,他仔细研究《大念处经》及其注释,并记住其要领。

1931年马哈希西亚多和一位比库仅携带三衣一钵云游,寻找教导实用禅法的明师。在离毛淡棉不远的打端(Thaton),他发现一位有名的禅师明贡西亚多(MingunSayadaw,U Narada),即刻在那里接受密集禅修训练。明贡西亚多的老师是替隆西亚多(Thee-Lon Sayadaw)的弟子,而替隆西亚多曾在雪布一带教化,他被认定是具足禅那及神通的阿拉汉,但他的内观禅法却未在雪布发扬开来。马哈希西亚多在此发现替隆西亚多禅法的传承是很意外及喜悦的事。

马哈希西亚多在明贡西亚多座下精勤地禅修将近一年。其中有一段近四个月的期间不发一语、避免全睡,经行时都不错过观照每一个肢体的动作,那时的身心状况还是保持着极警觉及健康状态。明贡西亚多的指示是:已开展了七觉支,身心疾病被排除掉了。

在那段禅修期间,马哈希西亚多已获得圆满的内观智。因唐渊伽寺住持病危,一通电报敦请他尽速回寺,他才结束禅修。在住持过世后,马哈希西亚多是寺内戒腊最高的比库,他除了帮助照料寺务之外,还教导佛法两年后,满十年戒腊,才正式接任住持之职。

1938年,因日军侵犯,政府当局下令住在飞机场附近的居民,包括唐渊伽寺寺众都必需撒离,以免挨到轰炸。于是马哈希西亚多得到回故乡谢昆村教内观禅修的好机会。回乡后,他住在马哈希寺(Mahasi Kyaung;Maha是「大」,si是「鼓」,这所寺院是因有大鼓而被如此称呼),当他成名之后,他的名字就以「马哈希西亚多」之名被传扬开来。他在寺院教导内观禅法,起初有三个人依照他的教导努力密集禅修,各个都获得某种程度的内观智。接着有五十人参加禅修,其中也有多人获得内观智,马哈希西亚多宣扬内观初步获得了成功的结果。

1945年间,在马哈希西亚多居住邻近的雪布,几乎天天遭敌机的空袭,在那期间马哈希西亚多完成钜着《毘婆舍那禅修手册》(Manual of Vipassana ),兼顾教理及实修,阐释四念处禅法。本书只有五分之一被译成英文〝Practical Insight Meditation〞(实用内观禅修)。马哈希西亚多的主要禅修对象(业处)是观腹部上升下降,但起初在教导时受到不少的批评与攻击。因这个方法未曾在经典上记载。观腹部上下是由马哈希西亚多所提倡而广为人知,因此许多人误以为是他发明的,事实上,他在1938年开始宣扬观腹部上下之前,这禅法已流传一段时间,这也是明贡西亚多及其弟子采用的禅法之一。

马哈希西亚多采用观照腹部上下是基于以下几个理由:一、容易观照、下手。二、容易辨识及容易获得专注。三、观照腹部上下即是观照身念处的风大,可直接观察法的本质。四、在传承上为明贡西亚多所采用的方法。五、行者统一采用相同的方法。对那些观照力弱的行者授予观腹部上下当做禅修对象,对观照力已强化的行者,则开始观六根对境界的明白生灭。对参加禅修的行者来说,观腹部上下并非强制性的,对那些习惯用安那般那念(观呼吸)的行者,他们被允许固守他们的心在鼻端,观照呼吸的进出。

第二次世界大战于1945年结束,缅甸1948年脱离英国独立,1949年缅甸总理乌努(U Nu)及乌囤(U Thwin,曾任国会议员),邀请马哈希西亚多到仰光乌囤设置的禅修中心(Thathana Yeiktha)教授佛法及禅法。目前禅修中心每天早上三点起床,可禅修至晚上十一点,静坐和经行交替修习,全面开展内观,但需避免陷入专注的禅定。

禅修中心建议全心投入至少 6至12周的训练,即使是初学者也可经由这种密集训练,迅速开发正念与内观智。静坐时,以观腹部上下为主要对象,但生起较强烈的身心现象,可转移禅观到生起的身心现象,并对它命名称念,如:「痛、痛」,但避免对该身心现象的内容进一步的认同或介入思惟,这个辅助的技巧对行者收摄心念有不少帮助。禅修中心由起初的约5.5英亩扩展到20英亩,建筑物由6栋增至70栋以上。马哈希西亚多的禅法迅速开展至今在缅甸境内就有几百处密集禅修中心。而在美国、英国、澳洲、印度、尼泊尔、泰国、斯里兰卡、马来西亚、日本,也有马哈希禅法的教导。

1954年,缅甸佛教在国家赞助下,举行「第六次结集」,它的意义在于兴隆上座部佛教,以及提高缅甸独立国的地位。在这次结集中,马哈希西亚多被委任一个重要的角色,即担任三藏经典最后的审订人之一,在审订的过程中,若遇到文法、语源和措辞用字的问题,其它人都会征询他的意见。在朗诵、审察、勘校、编辑三藏经典之后,还继续详加订正注疏部分,总共审订117册,而每册约350页,为期二年多,在1956年,亦即迎接佛历2500年,完成这历史性的任务,使新版本的藏经完成了更有可读性、明白及可查究的特色。

1957年马哈希西亚多获得政府封赠「最高大哲士」(Agga-Maha-Pandita )的荣衔,这荣衔是赠予精通巴利三藏及满二十年戒腊者,当时缅甸已有五十多人荣获荣衔。

马哈希西亚多一生中,共有八次出国:

1952年到泰国、柬埔寨、越南;

1953年、1959年到印度、斯里兰卡;

1957年到日本;

1959年到印尼;

1979年到美国、夏威夷、英国、欧洲;

1980年到英国、斯里兰卡、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

1981年到尼泊尔、印度。

在所有的弘法活动当中,他永不疏忽他的禅观,他小心地观照任何起身动念。这种认真的修行态度使他具有特别的智能给予行者最适当的指导,他的强固正念使他具有强健的身心精力和对法有精妙的理解,甚至到了老年,他的读、写和研究的能力都未减退。1982年 8月14日,马哈希西亚多死于一次严重的心脏病,而前一天晚上他还向一群行者开示。马哈希西亚多的过人才能与一生的弘法成就,使他列名当代佛教大师的榜上。

----------------------------------------------------

马哈希西亚多简介(新)

马哈希西亚多(Mahasi Sayadaw, 1904-1982)六岁时在寺院接受教育,十二岁出家为沙马内拉,法名「梭巴那」(Sobhana,有庄严、光辉、清净之意)。1923年11月26日,十九岁时受具足成为比库。1927年他通过当时政府所举办的各级巴利考试,并于次年到缅甸的学问中心「曼德勒」接受博学的长老的指导,继续进修三藏、注疏。资质聪颖才华洋溢的尊者,隔年即受毛淡棉(Moulmein)附近的唐渊寺(Taungwainggal Taik)之邀,至该寺教学前后约三年。于1932年他前往下缅甸打端(Thaton)跟随著名的明贡尊者学习念处内观,密集禅修四个月(1932.3.11-1932.7.10)。1938年,他首次教导内观禅修(对象是他的亲戚)。1941年尊者通过当时政府新办的禅师考试。1944年,在二次大战英美联军轰炸缅甸时,他以七个月的时间撰写说明内观理论与实践的《内观方法》(Vipassanānayappakara?a)[1]。

1947年,缅甸总理乌努(U Nu, 1907-1995)与乌屯爵士(Sir U Thwin),在仰光创立佛教摄益协会与教法禅修中心(Sāsana Yeiktha)。[2]在观察当时闻名的几位禅师之后,乌努与乌屯于1949年敦请马哈希西亚多住持禅修中心,指导禅修。作为缅甸独立后的首位总理,乌努执政时期以政府之力推广禅修活动,除了鼓励政府官员参与禅修,同时也在监狱推广禅修,并促成「缅甸第六次结集」(1954-1956)的举行。当时,马哈希西亚多即代表缅甸僧团,到柬埔寨、泰国等其它上座部国家邀请当地僧团参与此次结集,并于结集时担任如同第一次结集时大迦叶长老「提问者」(Pucchaka)的角色。

马哈希念处禅修方法广为盛行且多方传布到其它上座部国家,便是在第六次圣典结集前后的时期。1952年,泰国政府邀请缅甸政府委派业处阿阇黎到泰国教导念处禅修。马哈希西亚多即派遣两位弟子U āsabha与U Indava?sa前往泰国,建立了泰国的马哈希禅修中心。[3]1954年3月,著名的德国佛教学者向智长老(?ā?aponika Thera, 1901-1994)[4]在锡兰出版《佛教禅修的心要》(The Heart of Buddhist Meditation)探讨四念处的禅修,并介绍马哈希内观方法。[5]1955年7月,应斯里兰卡总理之请求,马哈希西亚多派遣以U Sujāta为首的三位弟子前往锡兰教导念处内观修行。[6]?

第六次结集后,马哈希西亚多也曾到锡兰、日本、印度尼西亚、美国、欧洲弘扬内观修行。他一生约着有76本着作[7],重要的代表作,除了上述的《内观方法》外,还有《禅修老师的记录》[8]、四册《清净道论大疏钞》(Visuddhimagga-mahā?īkā)之缅、巴对照翻译(Nissaya)[9]。巴利文著作则有《清净道论序》(Visuddhimagganidānakathā)[10]和《清净智论》(Visuddhi?ā?akathā)。时至今日,马哈希内观方法仍是缅甸最普及的修行传统[11],其弟子也在世界各地设立许多教导马哈希方法的禅修中心。
----------------------------------------------------
[1] 此书共两册,第一册谈内观的理论,第二册谈内观的实践。关于此书的特色,见U Silananda (1982), pp. 31-37。此书的第五章,以日常用语详说内观修行方法,于1954年首次译成英文,以利益于马哈希中心学习的外国禅修者;此英译后来亦由BPS出版:Practical Insight Meditation。1999年Bamaw Sayadaw(U Kumārābhiva?a)(仰光上座部国际佛教大学(ITBMU)现任副校长)将马哈希西亚多的《内观方法》翻译为巴利文后,由佛教摄益协会(Buddhasāsanānuggaha organization)出版。共两册,804页。

[2] Jordt的博士论文: Jordt, (2001)Mass Lay Meditation and State-Society Relations in Post-Independence Burma. PhD thesis. Harvard University,对马哈希禅修中心独特的「在家众管理制度」有详细的探讨。

[3] 见U Silananda (1982), p. 82。

[4] 向智长老是斯里兰卡佛教出版学会(BPS)的创立者,也是著名的阿毗达磨学者。在第六次结集前,他曾在马哈希西亚多的指导下密集禅修。U Silananda (1982), p. 102。

[5] U Silananda (1982), p. 6;Nyanaponika Thera, (1975) The Heart of Buddhist Meditation. New York: Samuel Weiser, pp. 14-15。

[6] 见U Silananda (1982), pp. 61-63, 70-78;有关马哈希内观禅法对锡兰佛教的冲击与影响之详细讨论,见Bond (1991) The Buddhist Revial in Sr iLanka: Religious Tradition, pp. 131-76。

[7] 马哈希禅修中心的网站,提供二十多本英译著作下载。见 http://www.mahasi.org.mm

[8] 尸罗南达尊者(U Silananda)将书名英译作Diary of Kamma??hāna Sāyadaw(U Silananda (1982), p. 95);Jordt译作Meditation Teachers Diary(or) Records。Jordt的论文,提供了一些关于此书的难得信息:马哈希西亚多在此书中记录着其早期所指导的禅修者(后来多成为马哈希禅修中心的业处导师)的内观经验。此书经编辑后仅印行100本,并且只提供给禅修老师,作为指导学员小参用的指导手册。此书的授与受到「马哈希中心管理委员会」严格的审核控制,截至1995年,只发出了十本。见Jordt (2001), pp. 139-43。

[9] Nissaya是采巴、缅对照的缅文翻译,每个巴利文都有一个相对应的缅文翻译。

从1961年3月开始,马哈希西亚多开始向大众宣讲《清净道论》及其注书《大疏钞》,每次约宣讲一个半小时至二小时的时间,直至1967年3月,马哈希西亚多方完成此《清净道论大疏钞》的巴缅对照翻译。从开始宣讲到完稿,虽历时六年,但实际宣讲的天数是八百三十日。有关此书的特色可参见U Silananda (1982), pp. 82-88。

[10] 马哈希西亚多受第六次结集「中央僧团工作委员会」委托,负责撰写此序。其目的之一是要驳斥1950年由哈佛大学出版的巴利《清净道论》前言里对于觉音尊者的评论。尸罗南达尊者说:「此《清净道论序》可以说是觉音长老的新传记。」见U Silananda (1982), pp. 57-60。

[11] 1994年时,全缅甸共有332座马哈希禅修中心。据估计,仰光中心从1947年开幕直至1994年止,参与禅修的人数总计约有1,085,082人。见Jordt (2001), pp. 1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