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南传大藏经 南传典籍 佛学研究 内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孙伦内观禅修法

VIPASSANA BUDDHIST MEDITATION THE SUNLUN WAY

译者序 原序 一.禅修者与内观禅修法
二.选择正当禅修方法的准则 三.孙伦禅修法 四.给孙伦禅修者的一些提示
附录(1):孙伦大师法语 附录(2):中文愿文之一 (于禅修前念诵) 附录(3):中文愿文之二 (于禅修前念诵)
附录(4):英文愿文 (于禅修前念诵) 返回孙伦内观禅修法目录
 
  四.给孙伦禅修者的一些提示  

假如,你对孙伦禅修法大感兴趣,希望坚定不移地修持下去,直至证得涅盘,而现今则想先证得初果(须陀洹果),那么,在修持过程中,你可能会遇到下述问题。如果不幸地,又没有人可以指导你和解答你的问题,那么,下面的提示,将会有一些可以帮到你。

首先,要清楚明白:(一)每个人的业(Karma)都与其它人的不同,即使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他们彼此的业,也有相当程度的不同。(二)业确实是可以透过禅修来改变的。

所以,如果你是一位初学者,或者是一位还未开始修习内观禅的人,那么,当你看到下列某些问题,提到孙伦禅修法充满痛苦时,请千万不要害怕或担心。其实,导致禅修者痛苦的原因并不是孙伦禅修法,而是禅修者自己本身的恶业。换言之,有两大类禅修者:第一类是幸运的禅修者,他们拥有某种善业,可走上乐(易)行道(Sukha-padipada, Easy Path)。而第二类是不幸的禅修者,他们拥有某种恶业,而必须走上苦(难)行道(Dukkha-padipada, Difficult Path)。现代的大多数禅修者皆属于第二类。

无论你是那一类的禅修者,必可在「短」时间内成就初果。当然,所谓的「短」,是依禅修者个人的业而定的。例如,有些人可在连续十日的整天禅修中成就果位;原因是:他们皆幸运地,早已在此生或过去生中,完成了十分之九或者更多的助道功德(Paramis or spiritual strengths)。而那些尚未圆满助道功德的人,就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去禅修,以期尽快成就初果或更高的果位了。

个人所作的善恶业,不但影响取证涅盘的时间长短,也会影响到修持过程中的苦乐程度。例如,有些人在此生或是过去生中,曾伤害或多次杀死过其它众生(人或其它动物),给他们造成极大的痛苦;那么,这些人通常会走上苦(难)行道。因为,不论这些人以那一种方式来禅修,依据因果律这普遍法则,他们曾给众生造成多少痛苦,他们都必须承受相同的痛苦来回报。在这些恶业尚未去除之前,他们是无法证得初果的。这其中的理由是:一旦一个人成就了初果,他就不会再转生入四恶趣(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而要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是:那些会送他入四恶趣的恶业,必须完全被消除掉。

孙伦禅修法似较其它禅修法为痛苦,这祇是因为:它比其它方法更能快速地证得初果;因此,痛苦亦会更快速和强烈地生起,好让恶业的净化过程可以更快地完成。

一个人在内观禅修习期间(这是指禅修正行以外的时间,而不是在禅修正行的时候。因为在禅修正行时,是「不可以去想其它无关的事情」的),以下的问题或许会在他的心中生起:「缘于什么重要因素,可令过去所造的恶业得以逐渐减少、甚至完全地被消除呢﹖」

我想,忍辱(Khanti)(包括克制、耐性、和忍受得起在正式禅修时,连续多个小时要保持不动的坐姿所生起的痛苦)可能是最重要的因素,尤其是以真正的平等心(Equanimity)去忍受。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缅甸有句谚语说:「忍辱可导致涅盘。」

真正的平等心又是什么﹖尤其是对西方人而言,「平等心」这个名词已很陌生了,再谈到要去实践平等心,肯定地说,就更令他们奇怪了。

平等心是指:当禅修者遭遇到身心的痛苦感觉生起时,无论怎样强烈,他也要忍受着它们,而不让丝毫的生气或挫折的念头生起。他应努力保持冷静和超然。如果痛苦实在是太无法抵抗了,那么,如前面所教的技巧,他应用心专注在这苦受上。努力的程度应该配合疼痛的程度。那么,疼痛就不再影响到心了。同时要注意,努力的程度也不可以超过疼痛的程度。正确的方法是:在疼痛还没有完全消失之前,心力要稍微强过疼痛。这样,心便可以很有效地专注在疼痛上,渐渐地禅修者祇觉知到身体的苦谛(Dukkha Thissa)—— 苦的实相,而不会想着是身体那个部位疼痛了。

为什么禅修者要避免想着是身体那个部位疼痛呢﹖理由是:为了要离开产生「我」的错觉危险。事实上,「无我」才是这个身体、生命和世间的真实特性。禅修者是理应经由禅修去通达「无我」(Anatta or No-self)的概念的。

如果从上述相反的角度(即对愉悦的感觉)来说平等心,也就是说,当一个人遭遇到适意的感觉时,他不应欣喜或向往它们,否则,就会落入贪爱和执着的陷阱之中 —— 属贪烦恼。如我们所知:贪、瞋、痴是引发所有恶行的三种根本烦恼。因此,简而言之,平等心能防止所有恶行的生起。

所有禅修的最终目的是要体证涅盘。而涅盘究竟又是什么呢﹖这是禅修者在修行过程中,迟早要面对的一个问题。老实说:涅盘是无法以语言文字来全面描述的,没有人能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祇有通过亲身体验,禅修者才可知悉涅盘。而祇有成就初果时,才可能有这种涅盘的体验。因此,如果禅修者很想知道什么是「涅盘」,他应该踏实地用功苦干,以证得初果。

多数人皆缺乏宿世善业而不能走上乐行道,因此,在正式禅修时会充满痛苦。但是,不要误解,以为涅盘也是痛苦的。佛陀和许多阿拉汉已在经中留言,保证涅盘是无上的快乐和宁静的。

有个譬喻可助我们了解这个情况。假设,有一个人正徒步穿越一个炎热的沙漠。由于天气酷热,他必须承受极大的痛苦和干渴。但是,他知道当天旅程结束时,他将会到达一个清凉和多荫的绿洲。虽然沙漠的炎热和艰苦是现实的,但是,他也知道旅途的终点会是清凉和舒适的。同样地,禅修者必须了解:在要证得初果的修行过程中,必须经历各种消除过去恶业的痛苦感觉,但是,在成就初果后便与到达绿洲一般,是不会像穿越沙漠时,那么地痛苦难熬的。

有些禅修者,在坐下进行内观禅修时,可能在刚开始强烈呼吸不久,就感到颈部背后有酸痛的感觉。这可能是坐姿不良所影响,若然如是,祇要坐得正直些,便有助减轻痛苦。尽量保持背部挺直,头部不要太过前倾或后仰,可减少这种酸痛的感觉。

但是有时禅修者无论怎样去调整姿势,仍然无法减轻酸痛的感觉。类此情况,可能是外界恶力的干扰。若然如是,禅修者必须在每次禅坐前,念诵以下的「愿文(Prayer)」:

 

敬礼至尊的导师,远离尘垢,圆满正觉的大阿拉汉!(三称)

若我曾对佛法僧、父母师长与及众生,作过任何不善的身口意业,无论大小,我愿为此稽首悔过。

敬礼佛陀世尊!在这节禅修当中,为了达致涅盘,我愿献出身心五蕴。

敬礼孙伦大师!在这节禅修当中,为了达致涅盘,我愿献出身心五蕴。

愿三界中所有众生身心自在!(诵三次)

我愿与三界众生共享此禅修功德。请念「善哉」来分享我的禅修功德!

我愿能分享三界众生所作诸善功德——善哉、善哉、善哉!

 

在大多数情况下,禅修者在念诵完「愿文」之后,就可与一切众生和谐共处,就能够正常地禅修而不受干扰。对于那些仍然无法专心修行的人,请参考以下以太太的例子。

有人会问:「如果一个人,有意在修行上取得一些重要成果,他每天要花多少时间来修习内观禅呢﹖」

答案是:这与发问者的个别情况有关。找到时间的人,最理想是把所有时间都投入内观禅的修习。在佛陀时代,有些人祇花七或八天时间,日夜不断地修持内观禅,就证得了阿拉汉果。在今天看来,这是不可思议的。

对于必须为生活而工作的人,每天要抽出一、二小时来修习孙伦禅修法,可能已相当困难了。那么,他就需要好好地计划和有真正想进步的意愿了。

打个譬喻来说。假设,有人想将一个一百加仑的桶子装满一种珍贵而易挥发的液体。若这液体的挥发量是每二十四小时半加仑,而这个人每天祇将四份一加仑的液体装入桶子,那么,就等于没装一样,因为这四份一加仑的液体在他下次(即二十四小时后)再装四份一加仑之前,就已经完全挥发掉了。

另一方面,如果他能每天将十加仑液体装入桶子,那么,等他隔天再装入新的液体时,桶子内还有九点五加仑的液体(另外的零点五加仑已经挥发掉了)。这样,连续经过十一天,这个人就可以将这一百加仑的桶子装满那液体了。

假如他无法每天收集到那么多液体,他祇能每天收集到一加仑液体。那么,桶子内液体每天的净存量就祇有半加仑。他便祇有在二百天以后,才可以把桶子装满那液体。

因此,同样地,如果一个人每天投入十小时来修习内观禅,那么,在短时间内,他便可达到重要的成果。但是,如果他每天祇花半个小时来修行,那么,即使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的。理由如上喻,在密集修行时所成就的「定力」(心的集中力和意志力),也会在其它时间中,由于外境的分心、内心的妄念和缺乏专注,像那液体一样,会慢慢地「挥发掉」的。

假设有另一人,以他自己对孙伦禅修法的了解来修习内观禅。他每天练习一个小时,修了一百天,即比三个月多一点的时间,但仍觉得自己并未达致任何重要的成果。此时,他会开始怀疑禅修的功效,也可能怀疑︰究竟每天持续地禅修是否真的有用?

上述情况,可分三方面来理解。第一方面是有关「重要的成果」。我们姑且称上述那个人为甲太太,且假设她是属于「苦行道」的禅修者,若她每天祇禅修一小时,她所能期望达到的「重要成果」,祇能是初阶定 —— 也就是当她闭上眼睛练习观呼吸,专注于气息与鼻孔的触觉时,她能「看」到白色或彩色的光线或几何图形。这些东西会不断地变动。但是,如果她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些现象上,它们会逐渐地静止不动。可是,当她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些光线和图形上时,她实质上已将修持的方式从内观禅(Vipassana)转到止禅(Samatha)上去了。然而,唯有内观禅才能导致涅盘,所以她不应该转修止禅。就像有人想从仰光(Yangon)搭火车到曼德尼(Mandalay),他应该从仰光车站乘搭往曼德尼的火车,而不应该搭上往普美(Prome)或是毛棉(Moulmein)的火车。

如果上述的甲太太是正确地按照孙伦禅修法去修,并且在那整个小时中,她真的很努力地去专注所生起的感觉,基于有限的投入时间,她祇能期望达致初阶定的「重要成果」。另外,如果她过去所造的恶业并不太重的话,经过一百个小时的修持后,现在禅修起来,应该会比她最初禅修时所经历的疼痛,明显地减少许多的。如果甲太太亦具有一般的善业,那么,经过三个月有纪律的定时修持后,在前半个小时强烈的呼吸中,她将完全感受不到身体上任何疼痛的感觉,因为,她的心已能完全地专注在气息与鼻孔末端或上唇部位的触觉了。

在这情况下,甲太太是不应该感到沮丧的。她要了解,由于她投入有限的时间和努力去从事内观禅和专注的修持,她祇能期望达到这样的成果。假如她并不满意祇获得这样的成果,那么,她应当每天投入更多的时间,在她做其它事情时,也应对触觉保持专注。当然,如果她能够每天花更多的时间,依足孙伦禅修法去修习,肯定会获得更好的成果的。

接着,让我们来谈之前第三段所提到的情况的第二个方面。也就是说,一个人试着以孙伦禅修法去修持,每天固定修一小时,连续修持一百天之后,感觉并没有获得任何「重要的成果」。甚至也不觉得达到像前一个例子所提到的 —— 初阶定。我们暂且称呼这第二位禅修者为以太太。一般而言,以太太的问题比甲太太的还要严重。因为如果甲太太要获得更好的成果,祇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去修持便可以了。如果甲太太无法投入更多的时间(由于生活责任的压力等),那么,她所该做的,祇是改变她原本的期望,满足于她目前所获得的成果。即使甲太太现在并未成就初果,但是对于她每天不断地在增长自己的助道功德成就,她应该感到高兴;因为这些成就以后会帮助她体证涅盘。而且,甲太太会发觉,她的健康情况也改善了,由于过去恶业所招致的疾病,也会逐渐地消除。另一方面,如果她做事动机纯正,她会发现,自己的运气也会大为好转;因为,所谓好运,其实祇是善业的果报而已。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修持内观禅更好的善业呢﹖我们说,持戒(防止恶行)的功德大于布施(慈善捐献)。然而,禅修的功德却远胜于持戒。而在所有禅修方式当中,内观禅是最佳的修持方式。所以,修持内观禅,其效果是会来得特别快的。

让我们回归主题,再来谈谈以太太的情况。如前所述,以太太的问题比甲太太还难解决,事实上,有关以太太的问题,唯一解决方法,就是请她到缅甸仰光的孙伦禅修中心来。禅修中心的地址是:

 

KABA-AYESUNLUNMONASTERY,

71/2 MILE, PYAY ROAD, KABA-AYE P.O.,

YANGON, MYANMAR

Phone number : (95-1) 660860

 

(但是,如果她并非住在缅甸,这可相当困难了。)那里有人可以亲自教导她如何正确地修持孙伦禅修法。我们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解决方法,是因为除了以太太的错误修法,或者对孙伦禅修法有不正确的了解之外,她可能还有某些特别的宿世恶业,障碍着她在解脱道上的进步。如果是这样,那就并不祇是加强修持上的努力,就可以改善的。祇有住进上述的孙伦禅修中心一段时间,虚心接受有经验的大师的特别指导,才可能有改善的机会。

禅修者如果觉得自己的情况和以太太一样(也就是无法获得初阶定),不用马上认为祇有到仰光,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如果他不是住在仰光)。禅修者应先尝试在每次禅坐前,念诵前述的发愿文,看看情况有否改善。如果没效,禅修者就应该尝试下一个个案所教的方法(丙先生的个案)。

我们假设丙先生与甲太太和以太太的情况相似,但却要从第三个方面来谈。丙先生的情况是:他禅坐时会感觉厌烦(Boredom)。他可能已到过孙伦禅修中心,接受过正确的特别教导。因此,他之所以会感觉厌烦、禅修无成果,并不是他不懂正确的方法,他的毛病,可能在于经过三个月的禅修后,他变得松散或懈怠了。他其实是信心(Sadha)不足。巴利文Sadha这个字通常被翻译成「信心」,其实这并不足以完全地表达这个字的意义。在佛陀或其弟子的教导当中,Sadha事实上是远超过于信心的。Sadha还包含了对普遍适用的因果法则或业报法则有深刻的了解。另一方面,Sadha是祇为作善而作善的一种热忱。在丙先生的情况而言,他必须鼓起足够的热忱和努力,继续热情地修持内观禅。换句话说,「要奋力专注于对触觉的觉察。」这意谓他应该如前篇〈孙伦禅修法〉所说的要奋力和密集地专注于气息进出的接触,而不是松散地、机械地吸入和呼出。当丙先生盘腿禅坐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他之所以会觉得厌烦,是因为他把禅坐当作是每天必须做的一项没趣的例行任务。自然地,他修行的心态就退步了—— 像一个还在学校念书的小男孩,要他每天坐在书桌前一小时,去做他每天该做的功课;而这个男孩在心里祇想着赶快完成这项日常琐事,然后到外面玩耍。丙先生的心态也是一样,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轮回,心已养成了一种习惯:喜欢不停地寻欢取乐。要它安住在鼻孔末端或接触的感觉上,它就会感觉厌烦。由于缺乏兴趣,禅坐时段所经过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就好象一整天或一小时那么长。

丙先生在他每天禅坐前,应该怎么做才能改善他的情形呢﹖丙先生应该认真地检讨一下自己的情况:他是否真的还想要体证涅盘呢﹖他是否还想朝初果的果位前进呢﹖如果他能坦白地自我分析,他也许会发现:由于对禅修的兴趣减弱或是因其它事物的分心,他再也不愿振奋精神,去努力取证涅盘了。如果禅修者发觉自己的情况,和前面提过的以太太相似,也应该做这样的自我分析。

如果丙先生经过这样一番自我分析后,确知自己已丧失了修行热忱,那么就该想法让它恢复过来。丙先生应回想当初,他为了想证得解脱智,而开始认真禅修时的心态。也许,当初他曾惊觉,仅仅过着表面快乐而缺乏内观禅修的世俗生活,死后祇会坠入地狱、阿修罗、饿鬼、畜生(包括鱼、鸟和昆虫)这四种恶道。即使幸运地,下世没有落入这四恶道之中,他仍免不了要陷入那永无止境的生死轮回里。当时,对于涅盘和初果的冀望 —— 解脱可怕的生死轮回和与生命不离的三种特性:苦、无常、无我 —— 对他而言,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另一方面,丙先生在当时亦曾发现,在这世界上,能够出生为人的机会很微 —— 约少于千万份之一,(因为人类和其它轮回当中的众生,像天人、畜生、饿鬼等等为数何止千万!)且唯有具足善业的人,才有机会修持孙伦禅修法。(因为其它的四恶道没有足够的智能,而天人和梵天并没有粗质的色身,可以进行强烈的呼吸和观察疼痛的感觉。)那时,丙先生一定下过决心,要每天踏实地作内观禅修一小时。如是者过了几个月,现在他发觉自己每天禅坐都很觉厌烦。他应反省思维,设法回复当初的高度热忱。例如:考虑各种可能性,最终要明了:如果禅修时不热切和认真,就是丧失了一次难得的宝贵机会。

恢复禅修的热忱后,他应先念诵愿文,然后以尽可能强烈的呼吸来开始禅修。由始至终提醒着自己的幸运 —— 能拥有如此难得的机会去作强烈的呼吸禅修。因为其它众生,并没有他和其它少数人士那么幸运,能有此宝贵机会,作这样强烈呼吸的内观禅修。至此,他的热忱、信念、精进和其它助道因缘也增强了,他亦会发现他的定力也增强了。这都是他热切努力的结果。在一小时的禅修结束时,丙先生将会发现:他再也不感到厌倦和烦闷了。

丙先生的情况还有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经过了一百天的内观禅修(每天至少禅修一小时),定力除了前几个星期每星期都有进步外,之后的日子,定力几乎没有进展。在这种情况下,丙先生便应尝试一个星期或十天的密集禅修锻炼了。

什么才是密集禅修锻炼的理想程序呢﹖丙先生应该先请假,暂时放下工作,最好可以去得到孙伦禅修中心;如果无法到来孙伦禅修中心,他应找个安静、不受干扰的地方来进行禅修。如果他的家具备这些条件,那么,他也可以在家进行密集禅修,不过,要保证没有其它外缘使他分心。

之后,每天尽早起床(最好在日出前)。盥洗及早餐后,经行一小时。经行的做法如下:以平常的步伐进行散步,每行一步,都要专注于脚底和地面的当下接触感觉,同时,不可让心四处游荡。

如是经行之后,丙先生便要到他禅修的地方,进行当天的第一次内观禅修,至少持续一个半小时以上。当然,早上能坐长些时间会更好,最好能坐到不适意的疼痛完全消失为止。

接着,丙先生可以做些运动,然后沐浴及午餐。休息之后,再进行第二次的内观禅修,同样要至少一个半小时。他也许发现,第二次的禅修会较为轻松些和可以坐久一点。然后,做点经行,在经行时,要始终专注脚底和地面的当下接触感觉。最后,晚餐过后,丙先生应进行第三次的内观禅修。虽然这时,已经是晚上了,他同样要坐至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以这种密集的禅修程序,加上对走路、沐浴、吃饭等等动作的接触保持专注,在实行一个星期或更久的时间后,丙先生将会发现:自己的定力显著地进步了,同时生活方式也正在改变之中。例如,通常会一觉睡到天亮的人,现在会半夜醒来两、三次。相反地,原本半夜要醒来两、三次的人,也许会变成一觉睡到天亮了。随着丙先生继续从事密集的禅修,更多和更美好的事情亦会呈现出来。

除了上述三个方面外,还有另一种可能,我们必须提醒大家。让我们以丁太太的个案来描述这种可能情况。

这种可能情况,在前述的三个案例中(甲太太、以太太和丙先生),并无提过。因为它和它们是完全不同的。它并不是达不到重要成果、厌倦烦闷或是停滞不前,因此不要和它们混淆了。

丁太太的案例是:她已勤奋地修持内观禅好几个月(假设她是属于苦行道的禅修者)或者更短的时间(如果她是属于乐行道的禅修者)了。她已获得初阶定,甚至还有其它更重要的成果。但是,她开始对人生感觉厌倦,她对美食、漂亮的服饰和很多以前她所喜爱的事物,都不再感到兴趣了。她对人生的前景变得超然和不执着了,她可放舍任何事情(有鉴于苦、无常、无我)。她可能经历过一个时期——对于将来继续轮回为人的生活,感到非常害怕。

对于尚未受过禅修启蒙的人而言,会认为这些现象是负面结果,或是与他们所期望的(达致初果前的)修行成果正好相反。但事实上,丁太太应该感到十分高兴,因为这些现象都是正面的征兆,表示她确实已从每天的内观禅修当中,获得了某些重要成果。事实上,她应加倍努力去修持内观禅,因为她正接近初果的果位了,就像赛跑一样,在最后一段赛程,理应额外尽力地去冲刺夺标的。

还有一言想提醒丁太太:虽然她受到鼓励要加倍努力禅修,并且在禅修以外的时间也要保持专注,好让她快些证得初果;但是,她不应经常想着或是太过希望去成就。当然,想成就初果是十分可敬的想法,但是,我们还是不宜过份地去想要它;否则,这种希求会转为贪念 —— 一种根本烦恼,便会形成障碍,使我们无法成就初果的。因此,丁太太应继续努力精进,把禅修当作是一种例行工作或责任,在心态上不可抱着想要成就的贪念。

有人到现在会问:「成就初果时会有什么征兆﹖」答案是:「这个问题并不像前面大多数的问题一样,需要详加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是不宜向未证得初果的人回答的,这是由于担心他们知道以后,会在心中形成一种「自我暗示」的作用,造成障碍。」

有人接着会问:「那么,当我证得初果时,我如何知道呢﹖」答案是:「根据已证果者的经验,当一个人成为初果时,他一定会自己知道的,因为初果果位是这世间如是出色的一个里程碑。而且,内观禅的修持,很能令你养成一种直觉的解脱知见 —— 确知自己已经成就了初果。还有,其它已证初果或更高果位的人,你不必告诉他们,他们也会知道你的证果成就的。因此,可不用担心。」

内观禅能导致直觉知见,从以下例子可以看到:有关「想要证得初果的禅修者,应当奉持那些戒律﹖」 这个问题,任何正确地修持内观禅的人都会明白,他将会自然地直觉知道它的答案的。

在某次禅修中,上述问题的答案会在禅修者的心中自然呈现,呈现的答案会是:每位真正向往证得初果果位的禅修者,都必须信守奉行佛陀所教示的五戒。在某种情况下,如果一个人要决定:究竟应该牺牲自己的生命呢?还是要犯戒呢﹖他会直觉地知道答案:五戒的奉持是较为重要的,他不应该犯戒。

什么是五戒呢﹖五戒就是:

(一)我决心不杀害任何众生。(“不”指“戒绝”的意思)

(二)我决心不偷盗任何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三)我决心不作任何邪淫。(意即:我不从事违法的、不道德的、或会导致别人痛苦的性行为,例如强奸等。)

(四)我决心不说任何妄语。

(五)我决心不饮酒和不服用任何会伤害身心的毒品。

最后,这篇提示将以发问如下一个问题来结束。这问题将会显示孙伦禅修法与其它大多数禅修法的最大差别之处。

这问题会久不久在内观禅修者的心中生起。因为,即使接受过孙伦禅修中心住持维那耶大师(U Vinaya)亲自指导的禅修者,都还是需要不断地被提醒:按照孙伦禅修法,禅修时不可动念「思维」。

这个问题是:「为什么修习内观禅法时,在观察强烈的呼吸或感觉时,我不应动念思维呢﹖例如,在观察疼痛的感觉时,我可以思维:这些苦受,是如何确实地证明我的身中具有苦、无常、无我这三法印啊!然后,我可以继续思维:佛陀的话真对啊!他说体证了自身的苦,就能发现到涅盘之道。这些都是好的思维,为什么我不可以作如是思维呢﹖」

要回答上面的问题,最好引用维那耶大师多年前的开示 —— 〈禅修者与内观禅修法〉当中的某些话。这些话在当时和现在都是一样的真实。

「禅修者的首要装备,是一颗集中(有定力)的心。因为,祇有集中的心才是净化了的心。而且,祇有净除了五盖(五种禅修障碍)—— 贪爱、瞋恨、昏沉(懈怠)、烦乱(掉举)和疑惑等,心才能妥善地运作,去认识和了解各种内观智(Vipassana Insight)。‥‥」因此,当观察呼吸或疼痛的感觉时,禅修者不应该去「想」,否则上面所说的五盖就会闯入。

「其实,有两种培育心智的修行方式:止禅(Samatha)和内观禅(Vipassana)。止禅可导致平静与安宁。而内观禅则能达致领悟实相的直观智能及紧随其后的解脱。止禅与我们为自己所创造的事物有关,而内观禅却与事物本身的实相有关。‥‥」

「如果我们的心总是倾向于创造想象和观念,我们有可能如实地把触到种种过程的实相吗?是否可以不必套上种种观念来了解这些过程呢?答案是:如果一定要借助观念和思想来了解这些过程的话,那么,我们就永远无法直接地把触到这些过程实相,而且,也不可能有解脱之道和解脱知见。但是,因为直接把触过程本身的实相是有可能的,所以就有内观禅和可以获得直观的解脱智能了。‥‥」

「现在,让我们来谈谈观呼吸的修法。‥‥观呼吸的修法,可以用止禅的方式,亦可用内观禅的方式去修。‥‥第四个方法也是如此,吸入和呼出,将心固定(专注)在气息的接触点上,同时觉察着气息的接触,不要数息、不必去知气息的长短,也不用去知气息的进出。‥‥祇有第四个方法,由于能在最无装饰的状况下直接把触到实相本身,所以是内观禅的修法。但是,这种修法也可能搀杂了止禅的修法。如果禅修者不是直接觉察气息接触的本身,同时又不用专注去守护着这觉察,而是在心中默念、标记『接触』的概念,那么,当即便会落入创造概念、观念的旧习惯之中,变成了在修止禅,而不是在修预计中的内观禅了。‥‥」

「心中的默念、标记通常比现象生起的真实过程要慢很多。因此,心往往无法在当下直接把触到这些过程的实相,而滑入过去了的时间之中,不断地介入一些思潮,去重新塑造这些已逝去的过程。其实要跟得上这些自然过程,禅修者所需要做的祇是保持专注(Mindfulness)。这是不难做到的,先决条件是要有觉察力(Awareness)。要觉察接触、感觉或心理现象,然后以专注盯牢、看紧此觉察。以专注守护着这觉察时,念头就被锁在外面而无法闯入,这样就没有机会去形成各种概念、想象或观念了,此时心便能在这些过程生起的当下,直接把触到它们本身的实相,而不受任何杂念所扭曲,这才是真正的内观禅修法。‥‥」

「禅修者很容易倾向于松懈地坐着,以宽松、散漫的方式去禅修。他习惯于思考和顾虑。所谓『思考』是指思考着应该做的任务,而不是实际地去做它。『顾虑』是指自我怜悯,过度小心地照顾自己,惟恐他过于尽力或受伤害。禅修者太过于爱惜自己,宁可让他的念头四处游荡,也不愿意振奋精神。要振奋精神便要倾尽全力,这正是禅修者所极之厌恶去做的。‥‥」

「念头是经常想闯入心中的,种种观念和影像正站在门槛边沿,准备在专注力开始减弱时立即闯入心中。想要跟得上这些过程,专注于这些过程,唯一的方法就是竭尽所能地去发挥警觉力(Vigilance)。这也就是为什么孙伦大师常说:『要奋力专注于对触觉的觉察。』‥‥」

每位向往体证涅盘的禅修者,都应该紧紧地记住孙伦大师常说的这句话:「要奋力专注于对触觉的觉察。」

愿一切众生皆安稳、幸福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