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帕奥禅林清净之旅-附录

Upekkhananda

 
 
 
(注:本文图片较多,若图片显示不正常,请访问镜像站点相同文件,速度好些:点击镜像文件1,或者镜像文件2
 
 

附录1:帕奥禅林外国禅修者须知

 
 

INFORMATION FOR FOREIGN MEDITATORS AT
PA-AUK FOREST MONASTERY

帕奥禅林(缅文为“Pa-Auk Tawya”)为一所注重教导与实践止观禅修的上座部佛教寺院。住众人数随着季节性变化而大约在700 ~ 1500人左右,也包括一百多位来自二十多个不同国家的僧众、尼众和在家禅修者。这里所有的住众都在本寺住持及总导师——帕奥禅师的指导下禅修。

本须知将为您提供有关本寺的要求、服务等大致情况,以及如何来此的方法。有关禅修方法及禅林规约的进一步详情,请访问步骤二的《资讯指南》中所列的网站,也可直接来函本寺。

抵达

帕奥禅林分为上院、中院和下院。外国人到来时须在下列地方进行登记:男众在上院的外国住众登记处,女众在下院办公室。请确保您在该办公室领取并阅读《外国禅修者规约》(附录2)。

戒律

禅修者于此共住期间必须严格遵守四种遍净律仪。即:

1、上座部比库须持守227条巴帝摩卡(Patimokkha)学处;沙马内拉为十戒与75众学法;在家众与尼众须持守五戒、八戒或十戒。
2、根律仪:守护眼、耳、鼻、舌、身与意六种根门。
3、活命遍净:依律而生活(正命)。
4、资具依止:如理省思饮食、衣服、住所与医药四种必需品之用途。

禅修

每位禅修者皆应在各自的禅堂参加共修,除非得到帕奥禅师的同意而在自己孤邸(Kuti)禅修。共修的时间如下:早上4:00 ~ 5:30、7:30 ~ 9:00,下午1:00 ~ 2:30、3:30 ~ 5:00和6:00 ~ 7:30。

向帕奥禅修导师作禅修报告对个人的禅修有极大的帮助。新到者应每天进行禅修报告,或根据禅修导师的具体时间作适当的安排。
禅修者须依照禅修导师的教导禅修。

吸烟、饮酒与吸毒

吸烟、饮酒、嚼烟草或槟榔、吸服毒品皆属严禁之列。若有服用以上物品者,在来寺之前须先作好处理。
对此规定,无一例外。若有违犯,将被请离。

饮食与托钵

托钵堂供应饮食。请在以下时间前往托钵:早餐:早上5:30 ~ 6:00(根据明相时间而定);午餐:上午10:00 ~ 10:15。
厨房只供应素食,不提供特别饮食。
禅林内有多处可提供开水和过滤饮用水。

着装

上座部比库与沙马内拉只应穿着如法的袈裟、拖鞋等。袈裟必须保持整洁,不得穿鲜艳(如红色、明黄等)的袈裟。
在家禅修者始终应衣着朴实:
男众不得穿露肩、露腿、露膝装,不得穿短裤、无袖衫、背心、内衣、破衣及其它不适着装。
女众不得穿露肩、露腹、露腿、露膝装,不得穿短裙、短裤、无袖衫,不得穿细薄、透明、紧身、暴露、色彩艳丽或其它不适着装。

医疗服务

这里有病房、诊所和一位常住医生。有位本地西医每周会前来一次,另有位缅甸传统医生隔周会前来一次。

国际邮件

过多的通信将会干扰禅修。请尽量减少通信。
寄出的信件可投入托钵堂内的外邮信箱,寄入的信件可在外邮信箱旁的台面上收取。凡重要的往来信件最好请加挂号。
国际包裹须到仰光收取。请到下院办公室查询并看他们是否能请人代为领取。
为了确保寄来的包裹不致丢失或损坏,所有国际包裹皆应加保险。请发件人寄来一份保险单。
须知包裹会受制于海关手续、检查与关税。

国际长途电话

你可以在下院办公室接听打入的电话,但常会中断且音质差。若想打国际长话须走出寺外,不但价格昂贵而且须以美金付费。

E-mail与上网

收发E-mail乃根据个别情况而允许。

出家人和金钱

1. 上座部比库、沙马内拉和十戒尼不得以任何方式接受、使用和支配金钱,包括:现金、信用卡、支票、电子记账卡、金、银、珠宝等等。持有金钱的出家人在来此共住前须永久性地舍弃它们。对此规定,无一例外。
2. 有如法必需品基金的出家人必须以如法的方式从原住处把必需品转给帕奥的净人(kappiyakaraka,简称kappiya)或其它合适者。基金的转移必须符合戒律规定的程序(请参考尼薩耆亚巴吉帝亚Nissaggiya Pacittiya第 10、18、19与20条)。
3. 若以在家人身份前来禅林而志愿出家者,在出家前须妥善地安排好金钱;禅林的净人将能帮忙处理。

签证的申请与延期

由于近来持观光签证进入缅甸的外国禅修者遇到了麻烦,所以不鼓励打算来帕奥禅林居留一个月以上的外国人使用这类签证。申请合适的签证需要帕奥担保信,你可来函本寺索取(来信请寄:贡达答那尊者U Ku?óadhāna或旃地玛尊者U Candimā收)

持有担保信者可以在缅甸驻曼谷的领事馆申请为期一个月的入境签证,或在缅甸驻新加坡的领事馆申请为期三个月的禅修签证。有经验的旅客认为曼谷和新加坡是两处最方便申请签证的地方。这两座都市的大型国际机场皆有多次航班飞往仰光;此外,这里的缅甸领事馆通常须处理大量的签证申请,可以迅速且有效率地办理你的签证。

办理签证时最好是在当天上午早点到达领事馆,如此则可在第二天拿到签证。若想加急,多付点钱给领事馆也可在当天办理。

在作出最后决定要在哪里办理签证之前,可先上网查询或致电缅甸驻贵国的领事馆,用上述的信息为标准来作比较。

一旦来到帕奥禅林,你可申请三个月、六个月或一年的签证延期(居留证)。禅林的净人将会帮忙安排延期的交费。这将需要九张护照相片以及足够的必需品基金(美元)。美钞必须完好无损,破旧、残缺、无水印或有问题的美钞将被拒收。
须知签证延期的政策和收费经常会改变,目前签证延期一年的费用为$90美元。在一到达缅甸之后即须尽快申请签证延期。之后,至少应在签证延期到期的二个月前就必须申请继续延期。

如果是上座部比库、沙马内拉和十戒尼,禅林将会尝试负责你的费用,但若是付美元,禅林的缅甸施主将无能为力。故此,为了安全起见,最好是你的施主与本地净人先作好安排来处理延期费用的经济开支。

如果居留的时间超过三个月必须办理外国人登记证(FRC),离境时须办离境证。请提前至少一个月时间申请FRC。

担保信

担保信是允许你居留于此禅林的同意书,仅此而已。所有经济上的需求,包括医疗、看牙、交通、签证、FRC、离境证及其它日常开销皆须由自己负责。来此居住期间请带足资金(美元)。

若以帕奥担保信获得签证者,表示同意你在签证期间居住于帕奥禅林。若使用入境/禅修签证来观光旅行,将会造成滥用担保信所授予你的特权,也将给寺院增添麻烦。

建议携带的物品

以下所列的建议清单为这里的外国禅修者所编:10 ~ 12张护照相片,维他命与草药补充品,清凉茶,轻便、舒适、易洗的衣服,牙线,洗漱用品,毛巾,爽身粉/药粉,大雨伞,耳塞,防水鞋,电筒,电池,闹钟,驱蚊水,备用眼镜及验光单;来之前先看牙医。除了名牌货,大多数日用品都可在此地买到。这里的电压为220V。

气候

缅甸一年分为三个季节:从三月到五月为热季,六月到十月为雨季,十一月至二月为凉季。温度在15℃ ~ 40℃(59℉ ~ 104℉)之间。

如何从仰光前来帕奥禅林(仰光→毛淡棉→帕奥→木冬)

毛淡棉市(Mawlamyine)位于仰光东南301公里(187英里)处,而禅林又位于毛淡棉市东南14.5公里(9英里)处。在仰光高速巴士站每天都有夜间空调大巴开往毛淡棉与木冬(Mudon)。在中央火车站对面、靠昂山体育场的南边可购得车票。注意:如果乘坐到木冬的大巴,请告知司机你将在帕奥禅林下车(大巴到木冬途中经过禅林的大门口)。

从仰光直接到毛淡棉的交通也可选择每周一次飞往毛淡棉的航班,以及新的铁道服务(尚未开始营运)。若乘坐火车,记得要坐头等车箱。

在仰光的联系人可帮你前來禪林。联系人的名单见步骤六。

 
 
 
 

附录2:帕奥禅林外国禅修者规約
RULES FOR FOREIGN MEDITATORS AT PA-AUK FOREST MONASTERY


前言

能體現帕奧禪林所有規約之精神與本質的基本行為規則是︰任何時候皆行為適當,彼此之間互相尊重和關心。正如佛陀所鼓勵的,且讓我們「和合、歡喜、無諍,如水乳交融,彼此以慈眼相視而安住。」(《中部31·小牛角經》)

到来/离开
1. 帕奥禅林分为上院、中院和下院。外国人来到和离去时,须在下列地方进行登记:男众在上院的外国住众登记处,女众在下院办公室。
2. 如果打算离开孤邸(Kuti 寮房)即使只是一夜,也应作好准备让其它人进住:将用过之物清洗干净,归还所借僧物,关好窗户,锁上房门,将钥匙归还办公室。(即使孤邸由你自建,也应上交钥匙)
3. 不可将孤邸钥匙,以及诸如餐具、伞、书籍、录音带等所借僧物携离寺外过夜。
4. 离去时不要在孤邸内遗留个人物品。若有想要保留的物品请先安排同伴住众代为保管,若有不想保留之物则请告知僧团办公室。

禅修
1. 每位禅修者皆应在各自的禅堂参加共修,除非得到帕奥禅师的同意而在自己孤邸禅修。共修的时间如下:早上4:00 ~ 5:30、7:30 ~ 9:00,下午1:00 ~ 2:30、3:30 ~ 5:00和6:00 ~ 7:30。也欢迎在共修时间之外继续在禅堂禅坐。
2. 新到者应每天向其禅修导师进行禅修报告,或根据禅修导师的具体时间作适当的安排。
3. 禅修者应依照禅修導师的教導禪修。
4. 出於尊敬师长,请绝对诚实地描述你的禅修经验。禅修报告应简明扼要且如实反映個人体验。
5. 不应与他人讨论你的禅修体验或透露禅修成果,有关个人禅修的问题只应请教导师。
6. 正念地禅修。进出禅堂、走回位置、坐下及任何时候,動作皆应緩慢且安靜。为了尊重同修,请不要攜带無關書籍、瓶罐、塑料袋等会发出噪音之物;在拿钥匙或禅修手册等物品时也請勿發出声音。虽然共修时间尤需安静,但因有人仍在超时禅坐,故任何时候皆应盡量保持肃静。
7. 请勿在禅堂内及周围说话。若確屬必要,请远离禅堂或到阳台外,以声不为所闻处小声交谈。大声讲话、喧嘩吵闹,尤其笑声都会干擾其它禅修者。記住,即使在共修時間结束后也許仍有人在繼續禅修,请尊重他人的精進!
8. 禅堂内不得使用氣味濃厚的油膏、哔哔钟表及有声闹钟。

孤邸Kuti
1. 请接受所分配的孤邸。孤邸若有何问题应通知外国住众登记处或下院办公室。未经许可不得更换孤邸。
2. 白天离开孤邸时请谨记锁好门窗。确保贵重物品存放于安全之处(或由下院办公室保管)。
3. 若想修整或装修孤邸(费用和监督自理),请跟尊者、贡达答那尊者(U Ku?óadhāna)、旃地玛尊者(U Candimā)或下院办公室的寺院净人商量。

一般行为
1. 吸烟、饮酒、嚼烟草或槟榔、吸服毒品皆属严禁之列。违犯者一经发现,即请离开。
2. 请愛護环境,不要乱丢垃圾,并请节約用水用电。
3. 在寺院範圍內禁止餵養狗和雞。剩餘的食物應丟進特定的塑膠桶中。
4. 排队等候托钵时请不要讲话。
5. 托钵时请不要接受过量食物。
6. 过午许喝混以冷水并经过滤无渣的鲜榨果汁、糖水/棕榈糖水及凉茶。为了预防疾病与消除疲弱,也允许服用黄油、酥油、油、蜂蜜、糖和适当的药品。
7. 过午不得食用固体食物、煮过或经加工的果汁和蔬菜汁,以及咖啡、茶、美禄、牛奶、软性饮料、巧克力、可可等。
8. 根据戒律,赤脚者须先洗脚、湿足须先擦干方可进入僧团住所。
9. 早上7:00~7:30,住眾須清掃孤邸與周圍走道和地面。若願意者也可在下午5:00 ~ 6:00期間與本地僧眾一起打掃禪堂、道路、佛塔,收集垃圾和清洗公廁等。
10. 若没有得到尊者或贡达答那尊者、旃地玛尊者的直接同意,男众不应在其住处接待女众,女众接待男众亦然。男女众只应在公共场所会谈。若附近没有其它能听懂谈话的男众,则任何女众皆不得与比库(bhikkhu)单独相处。虽然两位或以上的女众可拜会一位比库,但也不应在孤邸内或其它隐密处进行。
11.瑜伽、气功和其它适当的运动,只可私自进行而非公开。未经尊者同意,不得教导他人此类运动。
12.只说必要之话,其余时间应保持圣默然,一心专精于禅修。
13. 请保持身、语、意的正念。避免挑剔他人过失。学习知足与包容。万一误会产生,请找禅修导师解决。

远离
1.寂静和远离对培育定力有很大的帮助。为了自己的利益,若非必要请勿离寺外出。若确需外出,先应请示尊者或禅修导师,获准后请通知贡达答那尊者或旃地玛尊者。若打算外出过夜或更久,则也请通知办公室有关去处、交通工具及往返时间。
2. 外出时避免与村民和本地人交往。

入境
若以帕奥担保信获得签证者,表示同意你在签证期间居住于帕奥禅林。若使用入境/禅修签证来观光旅行,将会造成滥用担保信所授予你的特权,也将给寺院增添麻烦。

上座部比库、沙马内拉和十戒尼
1. 戒律 Sila:出家人必须严持戒律。上座部比库应持227条巴帝摩卡(patimokkha)学处及所有其它戒律;沙马内拉应持十戒、75众学法及所有其它相关戒律;上座部戒尼应持十戒。
2. 违律物:上座部比库、沙马内拉和十戒尼不得以任何方式接受、使用和支配金钱,包括:现金、信用卡、支票、电子记账卡、金、银、珠宝等等。持有金钱的出家人在来此共住前须永久性地舍弃它们。对此规定,无一例外。
3. 进食:过午一律不得进食。有病者许服五种药,即:黄油、酥油、油、蜂蜜和糖,以及适当的药品。

上座部比库
1. 依止 Nissaya:不足五瓦萨(vassa,即戒龄)者应向一位至少十瓦萨且贤明的上座部比库请求依止。
2. 食物储存:比库不可儲存食物过夜,或儲存七日药超过七天。于第八天明相前,所有七日药皆须以不望取回之心舍给在家人、尼众或沙马内拉。为了避免浪费,最佳做法是只取七日所需之量。请注意,凡含有油、糖的药品也属于七日药。
3. 收取包裹:若收到可能含有食物、七日药或药品的包裹,在净人或沙马内拉打開並检查之前不得碰触。他们將会為你手授可接受之物,其余的则代为保存以便适时手授。请注意:假如你在尚未经手授前碰触以上物品,则須永久性地舍弃它们。
4.受戒与食物储存:如果居士或沙马内拉想求受具足戒,其所拥有的食物、七日药或药品在受戒之后即不得碰触,直到由在家人或沙马内拉手授给你。具体做法参考上面第三条。

上座部比库、沙马内拉
1. 违律物品:以违律方式所获得的用品,譬如由自己或其它上座部比库所购置之物,在来此共住前必须永久性地舍弃。对此规定,无一例外。
2. 必需品:不得向任何人要求必需品,除非是有血缘之亲属或事先对你作出邀请者。但在生病时要求药品则属例外。
3. 托钵Pinóāpata:外国僧众应在托钵堂托钵,若想要入村托钵者应先征得尊者的同意。
4. 托钵规则:外国僧众作为特殊佳賓,甚至可以比缅甸的大长老更优先接受供养。为表尊重,请准时到达托钵堂。若迟到,不得直冲到队伍前头。若已开始托钵而又未能准时抵达外国队伍,则应依据瓦萨排在缅甸队伍之中,不可在上座比库之前插队。若北传僧众迟到則不可插进南传队伍,而须等候至排完。无论如何,任何人皆不得在最后的转角处(标记处)之后插队。
5. 受戒:若想求受比库戒者在受戒前应学习并透彻熟悉227条巴帝摩卡学处。北传僧众在受南传戒前必须完全舍弃其北传戒。

北传比丘尼、八戒/十戒尼和在家女众
1. 托钵规则:对于排队托钵的顺序,北传比丘尼依据戒腊,戒尼與在家女众则依年龄。一旦托钵队伍已經行进,北传比丘尼和戒尼皆不可插进其它北传比丘尼或戒尼队伍前头,而须排在戒尼队伍之后。
2. 女众请勿在上下院之间单独行走,至少应与一位女同伴相约同行。
3. 女众不得单独亲近男导师。若单独一人,应先寻找同伴或另待他时。
4. 禅修报告时请与男导师和翻译员保持适当距离,并始终保持谦恭。

在家男女众
1. 戒律:为了大众的协调以及自身的禅修,请熟记并严守八戒。鼓励每个人在到来时及在每周的规定时间内正式受八戒。作为佛教徒,受戒是必要的。除非患有严重胃病,方可经尊者许可而免持「不非时食戒」。
2. 衣着:请衣着朴实。
男众始终应穿衣服。不得穿露肩、露腿、露膝装,不得穿短裤、无袖衫、背心、内衣、破衣及其它不适着装。
女众不得穿露肩、露腹、露腿、露膝装,不得穿短裙、短裤、无袖衫,不得穿细薄、透明、紧身、暴露、色彩艳丽或其它不适着装。
3. 托钵规则:去托钵时请勿穿着肮脏或不适的着装(如短裤、内衣等)。
4. 必需品:应自己负责准备盘碗、蚊帐、毯子及其它日用品。若获导师批准,每月可外出购物两次。
5. 供养:有意供养饮食者,请到下院办公室办理。

缅甸蒙邦毛淡棉帕奥禅林
电话:(95)57-22853
2007-01-06修订

 
 
 
 

附录3:比库常用巴利作持文

1.缅甸忏罪方式

在此禅修的比库僧众,除了重罪如巴拉基嘎(parajika)和桑喀地谢沙(saighadisesa)罪之外,其余的罪都可以通过对首忏(两人或三人以蹲姿念诵忏悔文)来恢复清净,这也是南传佛教国家比库普遍遵行的忏仪(犯舍忏罪nissaggiya pacittiya的比库必须先将不如法的物品在僧团或比库前舍弃后才可忏罪)。

忏罪时则须向一位没有违犯同项罪过(同分罪)的比库发露忏悔(对首忏)。在忏罪时,蹲踞合掌当额,下座先向上座发露忏罪,接下来上座向下座忏,然后下座再次向上座忏。在第二次忏罪时,下座只需要从Ahau bhante sambahula nanavatthuka sabba apattiyo apajjiu ta tumha mule panidesemi开始念到忏罪词之结尾即可。

下座:Ahau bhante sabba apattiyo avikaromi.
尊者,我要发露一切罪。

上座:Sadhu avuso sadhu sadhu.
萨度,贤友,萨度,萨度。

下座: Ahau bhante sambahula nanavatthuka sabba apattiyo apajjiu ta tumha mule panidesemi.
尊者,我违犯了种种不同类的罪,我为此而在您跟前忏悔。

上座: Passasi avuso ta apattiyo?
贤友,你见到那些罪吗?

下座:ama bhante passami.
是的,尊者,我见到了。

上座:ayatiu avuso sauvareyyasi.
贤友,你以后应当守护。

下座:Sadhu sunnu bhante sauvarissami.
萨度,尊者,我将会好好地守护。

上座:Sadhu avuso sadhu sadhu.
萨度,贤友,萨度,萨度。

接下来,上座比库向下座比库忏罪。

上座: Ahau avuso sabba apattiyo avikaromi.
贤友,我要发露一切罪。

下座: Sadhu bhante sadhu sadhu.
萨度,尊者,萨度,萨度。

上座: Ahau avuso sambahula nanavatthuka sabba apattiyo apajjiu ta tumha mule panidesemi.
贤友,我违犯了种种不同类的罪,我为此而在你跟前忏悔。

下座: Passatha bhante ta apattiyo?
尊者,您见到那些罪吗?

上座:ama avuso passami.
是的,贤友,我见到了。

下座:ayatiu bhante sauvareyyatha.
尊者,您以后应当守护。

上座: Sadhu sunnu avuso sauvarissami.
是的,贤友,我将会好好地守护。

下座: Sadhu bhante sadhu sadhu.
萨度,尊者,萨度,萨度。

完毕之后下座比库再次向上座比库忏一次,如前所述。

下座: Ahau bhante sambahula nanavatthuka sabba apattiyo apajjiu ta tumha mule panidesemi.
尊者,我违犯了种种不同类的罪,我为此而在您跟前忏悔。

上座: Passasi avuso ta apattiyo?
贤友,你见到那些罪吗?

下座:ama bhante passami.
是的,尊者,我见到了。

上座:ayatiu avuso sauvareyyasi.
贤友,你以后应当守护。

下座:Sadhu sunnu bhante sauvarissami.
萨度,尊者,我将会好好地守护。

上座:Sadhu avuso sadhu sadhu.
萨度,贤友,萨度,萨度。

2.三衣的受持(adhinnhana)与取消(paccuddhara)

比库必须对自己所持用的那一套三衣进行决意:

Imau saighaniu adhinnhami. (3x)
我决意这件桑喀帝。(三遍)

Imau uttarasaigau adhinnhami. (3x)
我決意这件上衣。(三遍)

Imau antaravasakau adhinnhami. (3x)
我決意这件下衣。(三遍)

在明相出现時,比库不能离开其决意之三衣的任何一件衣,否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nissaggiya pacittiya舍堕)第2条。

假如在明相出现之际必须离衣(如上厕所等)或无法与三衣会合,义注(annhakatha)建议可以临時取消该衣的受持,避免违犯这条戒。其取消受持之文如下:

Etau Saighaniu paccuddharami. (3x)
我取消那件桑喀帝〔的受持〕。(三遍)

取消上衣或下衣亦同,只需更换斜体字即可。当比库于衣重新会合之后,则应当將所取消的衣重新作决意受持。

3.共同拥有(vikappana净施)

如果比库获得三衣以外的袈裟并且想要储存它,则必须在十天之內和其他比库作共同拥有法,即把该衣的所有权如法地分施给另一位比库。否则,储存多余的衣超过十天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第1条。

1、若上座想把一件袈裟與下座共同拥有時,则念 :

A: Imau cavarau tuyhau vikappemi. (3x)
这件衣与你共同拥有。(三遍)

B: Imau cavarau mayhau santakau paribhu¤jatha va vissajjetha va yathapaccayau va karotha.
这件我的衣您可以穿用,或者送人,或者随您如何处理。

2、若下座想把一件袈裟与上座共同拥有時,则念:

A: Imau cavarau ayasmato vikappemi. (3x)
这件衣与具寿共同拥有。(三遍)

B: Imau cavarau mayhau santakau paribhu¤ja va visajjehi va yathapaccayau va karohi.
这件我的衣你可以穿用,或者送人,或者随你如何处理。

3、若上座想把兩件或兩件以上的袈裟与下座共同拥有時,则念:

A: Imani cavarani tuyhau vikappemi. (3x)
这些衣与你共同拥有。(三遍)

B: Imani cavarani mayhau santakani paribhu¤jatha va vissajjetha va yathapaccayau va karotha.
这些我的衣您可以穿用,或者送人,或者随您如何处理。

4、若下座想把兩件或兩件以上的袈裟与上座共同拥有時,则念:

A: Imani cavarani ayasmato vikappemi. (3x)
这些衣与具寿共同拥有。(三遍)

B: Imani cavarani mayhau santakani paribhu¤ja va vissajjehi va yathapaccayau va karohi.
这些我的衣你可以穿用,或者送人,或者随你如何处理。

如果作共同拥有之衣位于伸手所及处之外,则其中的代词应作如下更改:

Imau (这件) → Etau(那件)

Imani (这些) → Etani(那些)

4.点净(bindukappau)

比库在披着新袈裟之前必须先进行点净[1]。点净時可以使用黑色或蓝色的钢笔或圆珠笔,在衣的一角作一点或三点。所作的点不可小于臭虫,也不应大于孔雀的眼睛。在点净之時,一边作点,一边念点净文:

Kappabinduu karomi. (3x)
我作点净。(三遍) 或

Imau bindukappau karomi. (3x)
我作此点净。(三遍)

假如已经作过点净的袈裟在日后经过长期的披着或刷洗而使该点模糊乃至消失時,也不必重新作点净。

5.非时入村

如果比库必须于非時(包括下午、黃昏或晚上)进入村庄(发生意外、生病、被毒蛇咬伤等紧急情況除外),在离開之前必须告知寺院里的另一位比库:

Vikale gamapavesanau apucchami. (1x)
我请求在非時进入村庄。[2]

6.请求依止(nissaya)

未满五个瓦沙(vassa即戒龄)的新戒比库,或者是还沒有具足离依止条件的比库,如果沒有和自己的戒师同住在一座寺院,则必须请求和他住在同一座寺院的一位至少有十个瓦沙的贤明长老比库作为他的依止师(acariya)。如果未滿五瓦沙的比库不请求依止,则每天皆犯恶作罪。向长老比库请求依止時,先偏袒右肩,顶礼三拜,蹲踞,合掌,念如下之请求文:

acariyo me, bhante, hohi, ayasmato nissaya vacchami.
尊者,请做我的〔依止〕师,我依止具寿而住。

Dutiyam'pi, acariyo me ……vacchami.
第二次,尊者,……而住。

Tatiyam'pi, acariyo me ……vacchami.
第三次,尊者,……而住。

请求之後,如果长老答应作为依止师,通常会说:

Pasadikena sampadehi.
以净信成就。[3]

请求者回答说:

ama, bhante
是的,尊者!

接下來,请求者应承若他对依止师的职责[4]:

Ajjatagge'dani thero mayhau bharo, aham'pi therassa bharo. (3x)
从今天起,长老是我的职责,我也是长老的职责。(三遍)

弟子对依止师有侍奉等的职责,依止师对弟子有教导等的职责。如果双方沒有履行彼此之间的职责,则每天皆犯恶作罪。[5]

7.随喜功德与请求原諒 [6]

礼敬者:Okasa vandami, Bhante.
请让我礼敬尊者(顶礼一拜)。

尊者:Sukhi hotu, nibbanapaccayo hotu.
祝你快乐, 愿成为涅槃的助缘。

礼敬者:Maya katau pu¤¤au Samina anumoditabbau.
愿您随喜我所作的功德。

尊者:Sadhu! anumodami.
萨度!我随喜。

礼敬者:Samina katau pu¤¤au mayhau databbau.
愿您所作的功德也与我〔分享〕。

尊者:Sadhu! anumoditabbau.
萨度!〔你〕应随喜。

礼敬者:Sadhu Sadhu anumodami. Okasa, dvarattayena katau sabbau accayau, khamatha me, Bhante.
萨度!萨度!我随喜。尊者,若我由〔身、语、意〕三门所作的一切过失,请原谅我。

尊者:Khamami, khamitabbau.
我原谅〔你〕,〔你也〕应原谅〔我〕。

礼敬者:Sadhu! Okasa, khamami, Bhante.
萨度!尊者,我原谅〔您〕(顶礼三拜)。

尊者:Sukhi hotu, nibbanapaccayo hotu.
祝你快乐,愿成为涅槃的助缘。

8.入雨安居(vassavaso) [7]

在入雨安居的第一天[8],住在同一寺院的所有比库皆齐集于伍波萨他堂,決意將在雨季的三个月期间于该寺院过雨安居。在宣布寺院的范围(界)之后,所有比库皆按照瓦萨的顺序,一位接一位地念[9]下面的決意文:

Imasmiu vihare imau temasau vassau upemi.
我于此寺院过三个月的雨安居。

Dutiyam'pi, imasmiu……upemi.
第二次,我于此……雨安居。

Tatiyam'pi, imasmiu……upemi.
第三次,我于此……雨安居。

每当一位比库決意入雨安居后,其余的比库皆随喜:

Sadhu! Sadhu! Sadhu!
萨度!萨度!萨度!

9.自恣(pavara?a) [10]

在雨安居的最后一天,比库皆齐集于伍波萨他堂进行自恣。念过动议之后,所有的比库皆按照瓦萨的顺序,一位接一位地念下面的自恣文:

Saighau, bhante, pavaremi: dinnhena va sutena va parisaikaya va, vadantu mau ayasmanto anukampau upadaya, passanto panikarissami.
尊者们,我对僧团自恣(邀请),若以见、闻或怀疑〔我犯戒〕,请具寿们出于慈湣而告訴我,〔如果〕见〔罪〕,我将忏悔。

Dutiyam'pi, bhante, saighau pavaremi:… panikarissami.
第二次,尊者们,……我將忏悔。

Tatiyam'pi, bhante, saighau pavaremi:… panikarissami.
第三次,尊者们,……我將忏悔。

每当一位比库自恣之后,其余的比库皆随喜:

Sadhu! Sadhu! Sadhu!
萨度!萨度!萨度!

10.咖提那(kanhina功德衣) [11]

敷展咖提那衣的当天,所有比库皆齐集于伍波萨他堂。僧团作甘馬將咖提那布(或衣)授予敷展咖提那衣的比库。该比库決意受持咖提那衣后,应请僧团随喜咖提那衣的如法敷展。其他的比库则按照瓦萨的顺序一位接一位地念下列的随喜文:

Atthatau, bhante, saighassa kanhinau, dhammiko kanhinattharo anumodama.
尊者们,僧团的咖提那〔衣〕已经敷展,我们随喜如法地敷展咖提那。

每当一位比库念完随喜文后,其余的比库皆随喜:

Sadhu! Sadhu! Sadhu!
萨度!萨度!萨度!

11.作净(kappiya)

如果比库在接受含有种子的水果或者还有可能生长的瓜豆蔬菜等(即可经由种子、根、节、块茎而生长的植物)之供养時,必须先让居士或沙馬內拉作净,使其成为比库可以使用的如法物品之后才能食用。作净時,比库把果蔬交给作净者,接着说:

比库:Kappiyau karohi. (1x)
作净(使它成为如法)吧!(一遍)

作净者:Kappiyau,bhante. (3x)
尊者,(我作)净。(三遍)

有五种作净的方法:
一、火损坏:在火上烧过乃至擦过;
二、刀损坏:用刀划破皮;
三、指甲损坏:用指甲划破皮;
四、无种子;
五、种子已除去。

注意:应作净的所有食物都必须连接或碰触在一起作净。当如此作净時,只需对其中的一个果蔬作净,则盤中其余的食物都算已经作净了。作净之后,作净者再將食物手授给比库。


[1]假如比库穿着未经点净的新衣,则犯巴吉帝亚第58条。但毯子、小肩衣等可以不用点净。

[2]也可以使用对方能夠了解的任何语言进行告白。

[3]依止师有時也可以用以下的文词表示答应:Sadhu(很好);Lahu(可以);Opayikau(这是适合的);Panir?pau(这是适当的)。

[4]弟子对依止师的职责及依止师对弟子的职责,见《律藏·大品·大堪塔咖》 (Vin. Mv. Mahakhandhaka).

[5]但在帕奧禪林,师徒间为了有更多的時間可以致力于止观禅修,通常会在依止关系成立之后,表白彼此之间互相免除职责。

[6]在下座比库礼敬上座比库,或在家人礼敬比库時,皆可念诵此文。在斯里兰卡的Shra kalya?a yogashrama saustha(师利·咖离阿尼修行园派),礼敬上座成為比库们的日常功课之一。

[7]关于入雨安居,详见《律藏·大品·入雨安居堪塔咖》 (Vin. Mv. Vass?panayikakkhandhaka)。

[8]雨安居的時间在每年阳历7月月圆日的次日至10月的月圆日,相当于夏历的六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

[9]若僧团人数众多,也可同瓦萨者一起唸。下面的自恣和随喜咖提那亦同。

[10]关于自恣,请详见《律藏·大品·自恣堪塔咖》 (Vin. Mv. Pavara?akkhandhaka)。

[11]关于咖提那衣,详见《律藏·大品·咖提那堪塔咖》 (Vin. Mv. Kanhinakkhandhaka)。

 
 
 
 

附录4: 资具取用时的省思、护卫经、发愿与回向功德

资具(衣、食、住、药)取用时的省思Taikha?ikapaccavekkha?apanha
Panisaikha yoniso cavarau panisevami, yavadeva satassa panighataya, u?hassa panighataya, óausa-makasa-vatatapa-siriusapa-samphassanau panighataya, yavadeva hirikopana-panicchadanatthau.
我如理省思所受用之衣,只是为了防御寒冷,为了防御炎热,为了防御虻、蚊、风吹、日晒、爬虫类的触恼,只是为了遮蔽羞处。

Panisaikha yoniso pi?óapatau panisevami, n'eva davaya na madaya na ma?óanaya na vibhasanaya, yavadeva imassa kayassa nhitiya yapanaya vihiusuparatiya brahma-cariyanuggahaya, iti pura?a¤ca vedanau panihaikhami nava¤ca vedanau na uppadessami, yatra ca me bhavissati anavajjata ca phasuviharo ca'ti.
我如理省思所受用的食物,不为嬉戏,不为骄慢,不为装饰,不为庄严,只是为了此身住立存续,为了停止伤害,为了资助梵行,如此我将消除旧受,并使新受不生,我将维持生命、无过且安住。

Panisaikha yoniso senasanau panisevami, yavadeva satassa panighataya, u?hassa panighataya, óausa-makasa-
vatatapa-siriusapa-samphassanau panighataya, yavadeva utuparissaya vinodanau panisallanaramatthau.
我如理省思所受用的坐卧处,只是为了防御寒冷,为了防御炎热,为了防御虻、蚊、风吹、日晒、爬虫类的触恼,只是为了免除季候的危险,而好独处(禅修)之乐。

Panisaikha yoniso gilana-paccaya-bhesajja-parikkharau panisevami, yavadeva uppannanau veyyabadhikanau vedananau panighataya, abyapajjha-paramataya'ti.
我如理省思所受用的病者所需之医药资具,只是为了防御已生起的病苦之受,为了尽量没有身苦。

蕴护卫经Khandha Parittau
Sabbasivisajatinam, 犹如天咒与仙丹,
dibbamantagadam viya; 此护蕴经
yam naseti visam ghoram, 否定了毒祸与众危急,
sesancapi parissayam. 所有极毒的生物。

a?akkhetamhi sabbattha, 在(佛陀)的庇佑下,
sabbada sabbapa?inam; 所有处,时时,为众生,
sabbasopi nivareti, 随机,此经能避免(灾害)
parittam tam bha?ama he. 来吧!让我们共同诵念此护卫经。

Virapakkhehi me mettau, 我散播慈爱给维卢巴卡,
mettau erapathehi me, 我散播慈爱给伊拉巴他,
chabyaputtehi me mettau, 我散播慈爱给差比阿子,
mettau ka?hagotamakehi ca. 我散播慈爱给黑果德玛。

Apadakehi me mettau, 我散播慈爱给无足者,
mettau dipadakehi me, 我散播慈爱给二足者,
catuppadehi me mettau, 我散播慈爱给四足者,
mettau bahuppadehi me. 我散播慈爱给多足者。

Ma mau apadako hiusi, 愿无足者勿伤害我,
ma mau hiusi dipadako, 愿二足者勿伤害我,
ma mau catuppado hiusi, 愿四足者勿伤害我,
ma mau hiusi bahuppado. 愿多足者勿伤害我。

Sabbe satta, sabbe pa?a, 一切有情、一切有息者、
sabbe bhata ca kevala, 一切生类之全部,
sabbe bhadrani passantu, 愿见到一切祥瑞,
ma ka¤ci papam-agama. 任何恶事皆不会到来!

Appama?o buddho,佛无量,
appama?o dhammo,法无量,
appama?o saigho. 僧无量。
Pama?avantani siriusapani: 爬行类却有限量:
ahi, vicchika, satapada, 蛇、蝎、蜈蚣、
u??anabha, sarabha, masika. 蜘蛛、蜥蜴、老鼠。

Kata me rakkha, kata me paritta, 我已作保护,我已作护卫,
panikkamantu bhatani. 愿诸[伤害性]生类皆退避。
So'hau namo bhagavato, 我礼敬彼世尊!
namo sattannau sammasambuddhanan'ti. 礼敬七位正自觉者!

应作慈爱经Kara?ayamettasuttau
Yassa’nubhavato yakkha, neva dassenti bhisanam; 由于慈爱的无比威力,
yamhi ceva’nuyunjanto, rattindiva’matandito. 妖魔不敢掘示畏怖的影象。

Sukham supati sutto ca, 谁若日夜精进修持此慈爱经,
Papam kinci na passati; 他将能安眠及不会有梦魔。

evamadigu?upetam, paritam tam; bha?ama he. 来吧!让我们共同诵念有此及其他利益之慈爱经文。

Kara?ayam-atthakusalena, 善求义利、
yantau santau padau abhisamecca: 领悟寂静境界后应当作:
sakko uja ca saja ca, 有能力、正直、诚实,
suvaco c'assa mudu anatimana; 顺从、柔和、不骄慢;

Santussako ca subharo ca, 知足、易扶养,
appakicco ca sallahukavutti, 少事务、生活简朴,
sant'indriyo ca nipako ca, 诸根寂静、贤明,
appagabbho kulesu ananugiddho. 不无礼与不贪着居家;

Na ca khuddau samacare ki¤ci, 只要会遭智者谴责,
yena vi¤¤a pare upavadeyyuu. 即使是小事也不做。
sukhino va khemino hontu, 愿一切有情幸福、安稳!
sabbe satta bhavantu sukhitatta. 自有其乐!

Ye keci pa?abhat'atthi, 凡所有的有情生类,
tasa va thavara va anavasesa, 动摇的或不动的,毫无遗漏,
dagha va ye mahanta va, 长的或大的,
majjhima rassaka?ukathala; 中的、短的、细的或粗的,

Dinnha va yeva addinnha, 凡是见到的或没见到的,
ye ca dare vasanti avidare, 住在远方或近处的,
bhata va sambhavesa va, 已生的或寻求出生的,
sabbe satta bhavantu sukhitatta. 愿一切有情自有其乐!

Na paro parau nikubbetha, 不要有人欺骗他人,
natima¤¤etha katthaci nau ka¤ci; 不要轻视任何地方的任何人,
byarosana panighasa¤¤a, 不要以忿怒、瞋恚想,
na¤¤ama¤¤assa dukkham-iccheyya. 而彼此希望对方受苦!

Mata yatha niyau puttau, 正如母亲对待自己的儿子,
ayusa ekaputtam-anurakkhe; 会以生命来保护唯一的儿子;
evam'pi sabbabhatesu, 也如此对一切生类
manasau bhavaye aparima?au. 培育无量之心!

Metta¤ca sabbalokasmiu, 以慈爱对一切世界
manasau bhavaye aparima?au, 培育无量之心,
uddhau adho ca tiriya¤ca, 上方、下方及四方,
asambadhau averau asapattau. 无障碍、无怨恨、无敌对!

Tinnha¤carau nisinno va, 站立、行走、坐着
sayano va yavat'assa vigatamiddho, 或躺卧,只要他离开睡眠,
etau satiu adhinnheyya, 皆应确立如此之念,
brahmam-etau viharau idham-ahu. 这是他们于此所说的梵住。

Dinnhi¤ca anupagamma, 不接受邪见,
salava dassanena sampanno, 持戒,具足彻见,
kamesu vineyya gedhau, 调伏对诸欲的贪求,
na hi jatu gabbhaseyyau punareta'ti. 确定不会再投胎!

慈心诵Metta Bhavana

Sabbe satta,sabbe pa?a,sabbe bhuta,sabbe puggala,sabbe attabhavapariyapanna ,sabba itthiyo,sabbe purisa,sabbe ariya,sabbe anariya,sabbe deva,sabbe manussa,sabbe vinipatika — avera hontu,abyapajja hontu,anigha hontu,sukhi attanam pariharantu.Dukkha muccantu, athaladdhasampattito mavigacchantu kammassaka .
一切众生,一切活着的众生,一切有形体的众生,一切有名相的众生,一切有身躯的众生,一切雌性的、一切雄性的、所有圣者、所有非圣者,所有天神、所有人类,所有苦道中的众生——愿他们脱离危难和仇敌,愿他们脱离内心的痛苦,愿他们脱离身体的痛苦,愿他们每天生活安乐、无困扰,愿他们现今无痛苦,愿他们以正当途径所获取的资产没有减少,无有损失或被盗,反而有更多的增加,愿他们依据个人所造的因果而受生。

Puratthimaya disaya , pacchimaya disaya ,uttaraya disaya , dakkhi?aya disaya , puritthimaya anudisaya , pacchimaya anudisaya , uttaraya anudisaya , dakkhi?aya anudisaya , hennhimaya disaya , uparimaya disaya.
在东方的,在西方的,在北方的,在南方的,在东南方的,在西北方的,在东北方的,在西南方的,在下方的,在上方的。

Sabbe satta,sabbe pa?a,sabbe bhuta,sabbe puggala,sabbe attabhavapariyapanna ,sabba itthiyo,sabbe purisa,sabbe ariya,sabbe anariya,sabbe deva,sabbe manussa,sabbe vinipatika — avera hontu,abyapajja hontu,anigha hontu,sukhi attanam pariharantu.Dukkha muccantu, athaladdhasampattito mavigacchantu kammassaka .
一切众生,一切活着的众生,一切有形体的众生,一切有名相的众生,一切有身躯的众生,一切雌性的、一切雄性的、所有圣者、所有非圣者,所有天神、所有人类,所有苦道中的众生——愿他们脱离危难和仇敌,愿他们脱离内心的痛苦,愿他们脱离身体的痛苦,愿他们每天生活安乐、无困扰,愿他们现今无痛苦,愿他们以正当途径所获取的资产没有减少,无有损失或被盗,反而有更多的增加,愿他们依据个人所造的因果而受生。

Uddham yava bhavagga ca , adho yava avicito ;
Samanta ccakkavalesu , ye satta pathavicara ;
Abyapajja nivera ca , nidukkha ca’nuppaddava .
上至有顶天,下至无间狱,
于普轮围界,地上走有情,
愿无嗔无怨,无苦及无难!

Uddham yava bhavagga ca , adho yava avicito ;
Samanta cakkavalesu , ye satta satta udakecara ;
Abyapajja nivera ca , nidukkha ca’nuppaddava .
上至有顶天,下至无间狱,
于普轮围界,水中游有情,
愿无嗔无怨,无苦及无难!

Uddham yava bhavagga ca , adho yava avicito ;
Samanta cakkavalesu , ye satta akasecara ;
Abyapajja nivera ca , nidukkha ca’nuppaddava .
上至有顶天,下至无间狱,
于普轮围界,空中飞有情,
愿无嗔无怨,无苦及无难!

礼敬
Imaya dhammanudhammapanipattiya Buddham pujemi.
以此法随法行,我敬奉佛,

Imaya dhammanudhammapanipattiya Dhammam pujemi.
以此法随法行,我敬奉法,

Imaya dhammanudhammapanipattiya Samgham pujemi.
以此法随法行,我敬奉僧。

Imaya dhammanudhammapanipattiya matapitaro pujemi.
以此法随法行,我敬奉父母。

Imaya dhammanudhammapanipattiya acariye pujemi.
以此法随法行,我敬奉师长。

Addha imaya panipattiya jati-jara-byadhi-mara?amha parimuccissami.
确实依此而行,我将解脱生、老、病、死。

回向一切有情偈Sabbapattidanagatha

Punnassidani katassa , yanannani katani me ,
愿我所作之功德,现在或是于过去,

Tesanca bhagino hontu , sattanantappama?aka ,
回向给于诸有情,无边无量无穷尽,

Ye piya gu?avanta ca ,mayham matapitadayo ,
我所敬爱德行者,父亲母亲如斯等,

Dinnha me capyadinnha va , anne majjhattaverino ,
能所悉见或不见,中立或是敌对者,

Satta tinnhanti lokasmim , tebhumma catuyonika ,
世界一切之众生,三界四生诸有情,

Pancekacatuvokara , samsaranta bhavabhave ,
五蕴一蕴或四蕴,轮回大小世界中,

natam ye pattidanamme , anumodantu te sayam ,
于此回向之功德,愿诸有情皆随喜,

Ye cimam nappajananti , deva tesam nivedayum ,
尚未知此回向者,愿诸天人代传递,

Maya dinnanapunnanam , anumodanahetuna ,
由此随喜所作因,及我回向之功德,

Sabbe satta sada hontu , avera sukhajivino ,
愿诸有情常安乐,远离一切仇与怨,

Khemappadanca pappontu , tesasa sijjhatam subha .
愿诸众生获安稳,一切愿望皆成就。

随喜功德Punnanumodana

Ettavata ca ambehi ,sambhatam punna-sampadam,
Sabbe deva anumodantu , sabba sampatti siddhiya .
凡是我们所累积的功德与成就,愿一切诸天随喜,愿一切获得成就。

Ettavata ca ambehi , sambhatam punna-sampadam ,
Sabbe bhuta anumodantu , sabba sampatti siddhiya.
凡是我们所累积的功德与成就,愿一切生类随喜,愿一切获得成就。

Ettavata ca ambehi , sambhatam punna-sampadam ,
Sabbe satta anumodantu , sabba sampatti siddhiya .
凡是我们所累积的功德与成就,愿一切有情随喜,愿一切获得成就。

Idam me natinam hotu , sukhita hontu natayo (x3)
以此为我亲,愿诸亲快乐!(三遍)

Imam no punna-bhagam mata-pitunanca acariyananca sabba-sattananca sabba-mittananca sabba-naninanca sabba-petananca sabba-devatananca bhajema.
我们与双亲、导师、所有众生、朋友、亲戚、鬼神和天神分享这些功德。

Imam no punna bhagam,sabba sattanam dema.(x3)
我们与一切众生分享这些功德,愿一切众生得以分享这些功德,并经常安康快乐。(三遍)

发愿

Imina punnakammena, ma me bala-samagamo.以此功德业,我不遇愚人,
Satam samagamo hotu, yava nibbana-pattiya.愿会遇善士,直到证涅槃!

Idam me silam,magga-phala na?assa paccayo hotu.愿我此戒德,为道果智缘。

Idam me punnam,愿我此功德,
asavakkhayam vaham hotu. 导向诸漏尽;
Idam me punnam, 愿我此功德,
nibbanassa paccayo hotu.为证涅槃缘!

Mama punnabhagam, 愿此功德分,
sabbasattanam bhajemi,回向诸有情,
Te sabbe me samam愿彼等一切,
punnabhagam labhantu.同得功德分!

Sadhu! Sadhu! Sadhu!

主要参考书目:
《Pa Auk Forest Meditation Centre Daily Chants》帕奥禅林每日课诵本,W.A.V.E.印行。
《大护卫经》玛欣德尊者 编译
《巴利文译华文课诵本》马来西亚法光禅修林/宁心寺联合倡印。

 
 
 
  附录5:布施功德  
 

『阿难!布施给僧团的功德与果报是不可计算的、不可衡量的。
我宣布,布施给个人的功德是永远不可能大过布施给僧团的功德的。』

《中部.施分别经》(M.III.iv.12 Dakkhioāvibhanga Sutta)

 
 
 
 

致世界上所有曾经在过去布施过僧团的、正在布施给僧团的以及将在未来布施僧团的善人们:

请大家为自己所做的布施生起无限的欢喜心,因为大家正在供养世间无上的福田——僧团,是大家应当虔诚礼敬、欢迎、布施供养及合十顶礼的。

愿大家具足六种素质,即布施者的三种素质:

布施者在布施前充满欢喜;
布施者正在布施时充满欢喜;
已经布施后也充满欢喜。

和受施者的三种素质:

受施者已经远离贪爱,或正在努力断除贪爱;
受施者已经远离嗔恨,或正在努力断除嗔恨;
受施者已经远离无明,或正在努力断除无明。

以佛陀的僧团[1]已经提供了受施者的三种素质,我们只需要求自己具足布施者的三种素质。如果一项布施具足此六种素质的话,它将会带来无量与崇高的果报。以六种素质所行的布施,其功德之巨大是难以形容的,只能以不可估计的、无量来计算,就如大海洋的水不容易被衡量,我们不能说:「大海洋中的水有这么多桶,有几百桶的水,有几千桶的水,有几十万桶的水」一样,大海洋的水只能以不可估计、无量来计算。同样的,以六种素质所行的布施之功德也是难以衡量,其巨大真的只能以不可估计、无量来形容。

愿大家所做的布施都是与无贪(alobha)、无嗔(adosa)、无痴(慧根pannindriya)三种善心所[2]相应的殊胜善业;无贪是布施时清净无染的心,一颗不期待受施者的任何回报之心;无嗔是对僧团无比的恭敬心与欢喜心;无痴是对佛法僧三宝、因果与业力法则皆有充分且不摇动的信心,所做的善举只是为了累积善业,以作为证悟涅槃的资粮与助缘。

大多数的布施者在布施时的心所只有与无贪和无嗔的善心所相应,而没有与慧根相应的,因为许多布施者在布施时不会去想他所做的一切,无论善业或恶业都是能带来果报的。业力是通一切有情的,无论是圣者还是凡夫,无论一个人有没有宗教信仰,无论一个人相不相信业力的法则,也不管一个人期待或不期待有什么果报,只要一造业,无论是善恶,在因缘具足的前提都能带来果报,这是永恒不变的法则,就像种下一颗有效的种子后,在因缘具足时就会发芽结果的道理一样。如果他在布施行善时并没有如此的思维,那么,他在布施行善时的心是属于与智不相应的欲界善心[3],即缺少慧心所,只有无贪和无嗔的美心所。

如果一个人在布施或行善时的心所只与无贪和无嗔相应,而没有与智慧相应,那么当这些善业的果报有因缘在他临死前成熟时,它并不会为受报者带来智慧,因为导致投生为人或天人的结生心[4]是不具有慧根的美心所,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当一个人因为过去的善业令他在当世享有大福报时,如果没有智慧来作引导,那么他也许会更容易滥用财富、地位与权力来让自己过度的放纵享乐、胡作非为、横行霸道乃至因为自己的愚痴而造下大恶业,这些例子在过去或现代的社会比比皆是。历史也常有记载:为人类文明带来浩劫、灾难、战争与大屠杀的独裁者、暴君、野心家等,他们存在于世间只是为人们带来破坏与痛苦,这是因为他们在过去做善业时的心所没有与智慧相应之故,当这善业的果报在临死时成熟而导致投生为二因者(duhetuka)[5]。一个有智慧又具有大福报的三因者(tihetuka)将会好好利用他的财富、地位或权力来利益自己与众生,在为自己带来真正幸福与快乐的同时,也一样为周边的人带来幸福与快乐,就如佛陀时代杰出的在家圣弟子给孤独长者(Anāthapi?óika)和维沙卡(Visākhā)一样。

愿大家在布施行善时对三宝及因果业报有充分的信心,并同时修习简单的观智:思维没有一个 ‘我’ 在行布施、没有被布施的东西、也没有接受布施的人,因为这些事物只是一堆名法(精神现象)和色法(物质现象)而已 。只有具足了无贪、无嗔、无痴三因的殊胜布施,才能引导布施者朝向苦灭之道。

请不要忘记回向功德,与一切众生分享。谨以此供养僧团的功德,以及无论现在或于过去所作善行的功德,回向给我们的父母亲、师长、有戒德的贤者、善知识、恩人、所有的亲戚朋友、所有已逝世的亲属朋友、所有天神、所有守护神、所有鬼道众生及一切众生分享。 愿所有众生随喜这些功德,愿他们健康快乐、吉祥安稳、远离一切危难和痛苦。

分享或回向功德本身就是一种利人利己的善业,就如一个火焰不会因点燃其他油灯而减损其亮度。因此,当其他人受邀随喜功德时,功德反而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就好像当我们处于原本只有一把火焰的室内时,我们将室内唯一的一把火焰来点燃周围其他的灯芯,室内反而会变得更明亮一样。如此,分享功德就像我们在点亮他人真善美的心灯,我们可以想像到整个世界乃至宇宙也会因为我们的分享与回向功德而变得更灿烂光辉,这是不是一件殊胜的事情呢?

无论大家在未来成就正等觉、独觉菩提(pacceka,辟支)、上首弟子菩提、大弟子菩提或普通弟子菩提(依照个人的愿力),愿大家所做的一切功德,都成为菩提道上的资粮。愿大家布施、持戒、禅修、恭敬、服务、回向功德、 随喜功德、听闻佛法、弘扬正法、正直己见之十福业,都能成为大家早日证悟涅槃的助缘!

Sadhu!Sadhu!Sadhu![6]

主要参考资料:
1.中部·第142施分别经、增支部·六集·天品·第37经,《汉译巴利语三藏》元亨寺妙林出版社。
2.《布施之道》(无上的布施) 缅甸帕奥禅师讲述 能融法师译。
3.《阿毗达摩概要精解》菩提比库英篇 寻法比库中译。
4.《摄阿毗达摩议论》阿耨楼陀著 叶均译。
5.第23故事— 金褛衣的布施,《阿含经故事选》庄春江编著。


[1]为了使在布施时的心力强盛,以便能累积更加倍的布施善业,一个正信且有智慧的佛弟子在布施供养一位或多位的比库(bhikkhu,比丘)时内心会作意取佛陀为首的僧团为所缘(目标),即对以佛陀为首的僧团作供养,而不是在供养个人,对每一位比库都一视同仁,一律视为僧团的代表。这样的心态就很容易塑造清净无染,与无贪、无嗔、智慧相应的殊胜布施。

[2]心所(cetasika)又译为心所有法、心所法、心数法,是与心(citta)同时发生的名法(精神现象),心所通过执行个别专有的作用来协助心全面的识知目标。心必须与心所一起生起灭去,缘取一样的目标,它们的关系犹如国王与大臣一样必须互相依赖来执行任务。心所一共有52种,可归纳为7种必须存在于所有心的心所、6种可以出现于某些善心或不善心的心所、14种只是出现于一切不善心的不善心所以及25种只能出现于一切善心的美心所。而无贪、无嗔、慧根都是25美心所之一。

[3]有8种欲界善心(kamavacara-kusalacittani),4种是与智相应的善心和另外4种是与智不相应的善心。与智相应的善心是具有无贪、无嗔与无痴的三善因,与智不相应的善心则只有无贪与无嗔的二善因而没有无痴,这8种善心都能带来投生到欲界善趣的8大欲界果报心(kamavacaravipākacittani)。

[4]欲界8大善心产生的欲界果报心都能在有情死亡后投生的那一刻执行结生作用,叫做结生心(pa?isandhicitta),因为它把新的一生与前世连接起来。欲界果报心执行结生作用在一生中只出现一次,即在投生的那一刹那。4种与智相应的欲界果报心执行的结生具有三善因,而另4种与智不相应的欲界果报心所执行的结生只具有二善因。

[5]就像影印photocopy的原理一样,影印本的素质绝对不可能超过原装本的素质。8大欲界善心好比为原装本,而8大欲界果报心就像依8大欲界善心影印出来的版本。三善因的欲界善心能“复印”出三因或者二因的欲界果报心,而二善因的欲界善心只能“复印”出二因欲界果报心或者无因善果报心,依造业者在造业时的心力与心态而定。当在造善业时的心力特别强盛(如造善业的前、中、后时都充满欢喜),清净无染而又具有业报思维的善心能产生殊胜(ukka??ha)的三因欲界果报心,这种果报心能在投生时执行三因结生的作用。只有具足殊胜的三因结生心的梵天人、欲界天人与人类才能证得禅那、证悟圣道圣果与涅槃。在造善业的前、中、后,如果内心受到烦恼污染或动机不纯,如自赞自许、博取名望、贬低他人、布施行善后懊悔等等,将会导致该善业降格为低劣(omaka)。低劣的三因善业以及殊胜的二因善业只能产生二因欲界果报心来执行二因结生的作用。只拥有二因结生心的天人和人类是不可能在当生证得任何禅那、证悟圣道圣果与涅槃的,因为在其结生心不具有慧根故。低劣的二因善业只能产生无因(ahetuka)的结生,如先天性瞎眼、耳聋、哑巴、残废、智障(不包括在胎里发生意外或患上某种疾病而导致残缺的人,因为这类残缺也可能发生于结生心二因或三因的人)、同性恋、两性或无性人等。虽然低劣的二因善业依然能够投生在人道,但他们的结生心却是无因的(即没有无贪、无嗔与无痴的美心所)。无因的结生心既软弱又不稳固,不能产生健全的眼根、耳根、性根等,而其先天性的残缺则早已潜伏在导致投生为人的业中。虽然残缺是不善业的果报,但能投生在人道依然是善业,只是比较弱而已。所有恶趣有情的结生心也是无因的,但在这里要分辨的是:善趣的无因结生心与恶趣的无因结生心并不同,善趣的无因结生心是由低劣的二因欲界善心产生出来的舍俱善果报推度心,而恶趣的无因结生心乃是由11不善心(akusalacittāni)所产生的。当有不善心在欲界有情临终时成熟的话,这不善心将以舍俱不善果报推度心(santīraua)在恶道执行结生。

[6]Sadhu是在南传佛教传承最常用的巴利语之一,用作形容词時,意为好的,善的,善巧的,有益的,值得赞叹的。用作副词時,意为很好地,完全地,善于。用作感叹词時,意为很好,做得好,甚善,善哉;常用來表示随喜、赞叹、嘉许、同意、认可等。

 
 
 
  附录6:帕奥禅林点滴及照片  
 

在此,在学也为正在要踏上清净之旅的贤友们递上一杯凉茶,希望这杯凉茶能消除各位在旅途时的口渴与疲劳。这些凉茶有的是在学禅修报告老师的教戒和劝导,也有的是自己从阅读来的。

「在禅坐中有一秒的专注,便得一秒的清净,因为很幸运的,一心不能二用。」

「无论修学者怎样专念于禅定,他将无法逃脱初学者一开始不可避免的困境——心猿意马,外来的念头在其头脑乱闯。由于修禅进度缓慢,他变得烦躁不安,其结果则是放松精进。但是坚定的求学者却勇于面对这些阻碍,衡破重重困难,紧追不放他的目标,从不在任何一个时刻轻易地放任。」

「只要在睡醒一直到入眠这时段的行、住、坐、卧,不间断的保持正念正知、意守、不忘失并专注于禅修业处,多一份耐心、恒心,默默耕耘,不问收获 ,就像种一棵果树,我们不能期待今天把种子播下后明天就长出果实来,我们能力可以做到的是以耐心、恒心、细心的照料果树,为果树浇水施肥,我们不能掌控果树生长的速度。只要我们默默的做好自己的本分,其余的就顺其自然,交给因果法则处理就好了。」

「把心安住在一点上,即能强化心的肌肉,也就是带给心力量,就像过去我们训练身体的肌肉一样。」

「当我们专注时,五盖和烦恼便没有机会生起,因为一心不能二用,一旦我们更善于延长专注的时间,心自会洗净其粗糙的污垢。」

「不要与他人比较,这样会为自己带来压力,而且会带来不善心。一旦知道自己修到的阶段 好过他人时会有我慢心,又一旦知道他人的修行好过自己时也会出现自卑,自卑也是属于我慢心在作衷。」

「煮水要保温,水才会烧开。静坐时像是在煮水 一样,在日常生活的行、住、坐、卧中时时刻刻保持正念正知就像保温一样,定力才能够培育起来。如果只是在静坐时专注于业处,但一下座就把业处放下,妄念纷飞,那么水永远也烧不开。」

「一个早起、勤勉、谨慎、忠诚的人,是永远不会抱怨命运或者生命不好的;一个拥有良好的品格、良好的习惯及意志坚定的人,是不会轻易地被命运击败的。」

「以农夫种稻般地练习禅修。他们是不急躁的,他们播种、耕地、耙土、插秧,一步一步来,并不省略任何一个步骤。然后,他们等待着农作物的成长。就算他们还看不到稻谷的长出,他们有信心,稻谷将在未来的某一天生长出来。一旦稻谷长出来,他们深信,自己肯定会有所收成。他们不会为了稻谷而拔苗助长。任何这么做的人,最终将得不到丝毫的收获。」

「把生活过的越简单越好,心活得越单纯,定力就更容易培养。」

「心真正的休息处并不是在睡觉时,而是在四禅。」

「不浪费心的能量—不回顾已经过去的五蕴,也不展望还没到来的五蕴。」

「一个时时刻刻能让自己活在当下和安住于法的人,他就是全世界最快乐的人。」

「一切善法只能够在清净的心里持续地生起,善法没有机会在受到污染的心里生起。」

「有定的心是清净的、皎洁的、无斑点的、离去随烦恼的、柔软的、适业的、确立的、达到不动的。」

 

 
 
 
 

尊敬的缅甸至上大禅师(Aggamahākammatthānācariya)—帕奥禅师,法名为乌.阿钦纳(U Acinna)。缅甸人为了表示尊重,不直接称呼法名,而称为帕奥禅师(Pa-Auk Sayadaw)。缅语sayadaw,意思为「尊贵的老师」,是缅甸人对大长老和德学兼优的比库之尊称。尊者的禅修教授善巧与耐心、慈悲又不失严谨,有时甚至还会带病教禅、作佛法开示和写作,在年届七十的古稀之龄仍然奔波海内外,弘扬佛法,主持密集禅修营,这种为法忘躯的精神确实让人难以忘怀和无限的感激。

经过了一段日子在斯里兰卡Na Uyana Aranya Senasanaya (龙树林僧院)的静养,慈悲的尊者又开始担起了弘法利生的重任。目前(2008年4月)尊者在台湾主持为期两个月的密集禅修营,接着将会陆续在新加坡、美国、德国、印尼、马来西亚、韩国等地主持密集禅修营,行程已经安排到2009年去了!在教禅之余,尊者也在忙着重新编译《正念之道》英文版,最近尊者的新著作《The Workings Of Kamma》已经开始流通,尚无中译本。

为了饶益众生,愿帕奥禅师健康长寿(虽然是有点不符合佛陀教导的无常、缘生缘灭、有生必有死的定律,但内心依然殷切期望尊者能够继续久住于世),以便让世间更多的人能从尊者的教法中获益,无论是世间或出世间的长远利益和幸福。


 
 
 
 

尊敬的U Revata尊者,是受尊者委任的帕奥禅林禅修指导老师之一。1971年生于毛淡棉帕奥村,1994年毕业于仰光大学并获得动物学B.Sc学位,之后从事英语与电脑工艺教学,一直到1998年11月在帕奥禅林出家。尊者出家后即在戒师—帕奥禅师的严格监督和指导下修习止观业处,并在2002年开始就在帕奥禅林担任当地和外国禅修者的业处导师一直到现在。

Revata尊者能说流利的缅语、英语和泰语,也曾有系统地学习巴利语,并深入巴利三藏及其注疏。我们时常可以听到U Revata尊者生动的佛法开示,总会让闻法者喜获法益。最近尊者的英文佛法开示已经整理成书,名为《Awaken,Oh World!》。该书目前尚无中译本,希望未来能有贤者发心翻译成中文流通。


 
 
 
 

尊敬的玛欣德尊者(Ven.Mahinda),1971年出生于广东省。中学时代皈依佛教,通晓北传佛教的义理,大学时代开始研究《阿含经》及原始佛教。尊者才华洋溢,博学多才,毕业后于广州市从事美术教学工作,其间曾到西双版纳、五台山、西藏、缅甸等地考察参学。尊者自2002年7月至缅甸帕奥禅林出家受具足戒后,在帕奥禅师严谨且有次第的禅法教导下完成了帕奥学程,现在尊者是身为帕奥禅林的业处指导老师之一。

玛欣德尊者能说流利的中文、广东话、潮州话和英语,并且通晓巴利语,能直接深入巴利三藏原典及其注疏。尊者有时会在教学之余抽空重新汉译一些巴利经文,也计划重新汉译巴利经藏,愿在未来能够出现更贴近巴利原意的汉译巴利圣典,让更多的华人四众弟子能了解原始佛教的教义。尊者自2004年开始在帕奥禅师身边为华人男众做禅修翻译和一些辅导工作,直到2006年初被指派独立教禅为至。由于拥有很好的语言学习能力,尊者能胜任许多场合的翻译。蒙受尊者的恩惠,禅林的华人禅修者们也有机会听闻到帕奥禅师的英语翻译成中文的佛法开示。

在禅林时,每天早上除了会在上院的斋堂为男女众指导禅修以外,尊者还会定期到下院为女众禅修者指导禅修和即席开示,有时下午有详细讲解《阿毗达摩》的课程,让禅林的华人四众受惠无穷。现在尊者也常受到海外的佛弟子们邀请指导禅修与弘扬佛法的正法,常到的国家有中国大陆、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为当地佛教界的华人四众带来了佛陀的甘露法雨,滋润了许多佛弟子内心的菩提心田。

在此,小辈upekkhānanda再次顶礼清净的僧伽,顶礼帕奥禅师双足,顶礼曾经在出家时的依止师U Kun尊者双足,顶礼U Revata 尊者双足,顶礼Mahinda尊者双足。深切地感恩尊者、导师、尊者们无私的教诫和指导,愿帕奥禅师、所有曾经教导过小辈的导师与尊者们都安康长寿;为了人、天的福利安乐,请尊者、导师和尊者们久住于世。

缅甸帕奥禅林啊!在德高望重的帕奥禅师与弟子们衬映下显赫着独特的光晖色彩;犹如冉冉东升的旭日,向这世界绽放着智慧和慈悲的光芒。

 
 
 
  大禅堂,又名为法住界堂(Dhammavihār? s?mā),屹立在山坡上,坐东南向西北,两边各有山岭向外伸展。钢筋水泥结构的大禅堂气势宏伟,风格颇具典型的缅甸传统特色。大禅堂的四个角落分别埋有四块石丸,标示出界堂的范围——这是陆上界堂的作法——也是举行授具足戒、诵戒、自恣等甘马的集合处所。  
 
 
  大禅堂分为两层,上层为比库们坐禅、诵经、举行僧甘马之处,当中供奉着一尊铜铸佛像,四面墙上装有大纱窗,既通风又明亮。其室内空间平时可容二、三百人坐禅,在讲经或法会时则可容纳千人以上。

 
 

 
 
禅修到疲倦时,可以在禅堂二楼上远眺青山和绿野伸延到海滨的景致,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也可以顺便踩一踩脚底按摩卵石、做做瑜伽、伸展躯体或按摩筋骨来放松身心。记得哦:「休息是为了能够走更长远的路。」
 
 
 
 

下层为在家居士坐禅之处,可供经行,也可临时充当通铺的寮房。禅林把有许多好的孤邸都留给了外国人居住,一些本地比库就在这里打地铺睡觉。

缅甸人总是把好的东西留给外国人,禅林也因为他们的维持与打理,使得远地到此参学的外国禅修者可毫无顾虑的修行。他们常说:「外国人能离开富裕与舒适的国家前来这里求法禅修是非常难得与值得赞叹的事,所以要好好地护持。」我们要时常对当地人存有感恩与随喜之心。有时我们可以用一些缅语问候和祝福,也许能为他们带来一些善意与温情。

「mingalar’pa」(祝您吉祥)
「nei kaung de la」(身体好吗?)
「kaung ba de」(很好)
「kyei zu tin ba de」(谢谢)
「Kyan mak pa ze,Chan ta pa ze」(祝您健康快乐)
「toh wat」(一半)
「nek nek」(一点点,这两句在托钵时很实用)

 
 
 
 
上禅堂的‘好汉坡’,非好汉不登此坡。
 
 
 
 

下午时可以与本地的比库们一起打扫禅堂、抹「好汉梯」、扫树叶、洗公厕、收集垃圾、搬运木材等等。有时禅林也会有一些建筑工程在进行中,本地僧众会履行他们应做的任务。有许多热心的外国比库与禅修者也抱握这个良机参与一份“力布施”,如帮忙抬运泥沙、木材、建筑材料等来为僧团服务以累积殊胜的福业。

在平时走去托钵时,如果有看到禅林的马路上有垃圾时就顺手捡起来丢进垃圾桶里,让这个美丽的道场继续保持其庄严与整洁,这也不失为一个非常简单但具有意义的布施与服务。通常禅林会在两个星期举行一次的gotong-royong(马来语,即集体大扫除的意思) ,鼓励外国人参与大扫除。

服务是一种善行,也是十种福业事(pu??akiriyavatthu即造福的基础)之一。十种福业事包括布施、持戒、禅修、恭敬、服务、分享或回向功德、随喜他人的功德、听闻佛法、弘扬正法以及正直己见。十福业是每天随时都可修可行的善业,是能造作欲界八大善心的福业。一切善法、一切善愿、一切世间与出世间的幸福都是以这十种福业事为基础而成就的。正在谋求长远的利益和安乐的有慧人们应当实践这十种福业事。Mahinda尊者在佛法开示时,常教诫禅修者应当勤于累积这十种福业来作为禅修的资粮,让修行更加顺利。

 
 
 
  慈住法堂(Mettavihari Dhamma Hall),一抵达帕奥禅林外面的大门槛左边就可看到一栋大型三层多功能的新禅堂,刚竣工不久,可供女众坐禅、诵经、闻法及居住之用。这座堂皇的新禅堂建筑经费主要是由帕奥禅林的中国籍大护法梁新新与家族捐助,梁新新家族是帕奥禅林的大施主,禅林许多的建筑设施和大大小小的kuti都由他们捐助,有时在一些日子也会供养禅林全体的早午斋。我们如今能够拥有那么良好的修行环境和设备也是因为梁新新家族的慷慨捐助,在此赞叹随喜他们的一切功德与成就,SADHU! SADHU! SADHU! 愿梁新新家族所有的成员常健康快乐,一切愿望皆成就。愿他们所做的功德都是证悟涅盘的助缘。  
 
 
 

禅林医疗所,如果将有西医或缅甸传统医生前来为僧伽义诊时,会有牌子挂在托钵堂通知住众。要和西医沟通可以使用英语,至于缅甸传统医生就比较难以英语沟通,不过帮他配药的一位女儿会讲英语和一点中文,她会协助翻译。在内心,每当看到他们很用心、恭敬又充满慈心的为僧众做诊疗时,在学常赞叹随喜他们的善行 SADHU! SADHU! SADHU!

这些善人们是多么的有智慧,懂得在世间无上的福田耕耘播种,他们的果报一定很不可思议的。愿这善行成为他们菩提道的资粮,生生世世长得庄严美丽、没有病痛、健康长寿、有力量和具足智慧一直到证悟涅盘。

医疗所里面也有我们熟悉的中西药如青草油、驱风油、银翘、布药膏、消毒水、止痛药等等,这些药物通常是由外国人供养的,有需要这些药物时可以向U Tiloka尊者索取。尊者是帕奥禅林的义诊西医助理,住在图书馆里的集体宿舍的1号房。

这里也有缝衣机,若有袈裟破损或要以杂碎布做汗衣都可在这里车。

 
 
 
 

禅林医院,里面设有冷气设备,病重得无法托钵的病人就住这里养病,有比丘细心照料。有病的比丘可以在这里得到一些蜜糖、糖、油等作七日药。在此,小辈向曾经在发烧时细心照料小辈的缅甸尊者们、还有帮小辈针灸的Subrasita尊者表达内心无限的感恩。 愿bhante们常健康快乐,早日证悟涅盘。“JIANG MAK PA SE,QIANG TA PA SE.”

啊,在禅林真的受了好多好多善人们的恩惠,好感激不尽。愿所有对在学有恩惠的人、所有帮助过在学的人、所有布施供养在学的人、所有教导在学的人,愿您们都快乐安详、健康无恙,愿您们早日止息一切痛苦,证得究竟的快乐,早证涅盘。

感恩感恩。SADHU! SADHU! SADHU!

 
 
 
 

2006年大年初一清早,来自不同国度的华裔比库、沙马内拉、sayalay、北传比丘尼和居士们浩浩荡荡到帕奥禅师的孤邸向尊者拜年。尊者一见到我们就问道:「 Why today new year?」(为何今天是新年?)有智慧的贤友们一定会知道尊者这句话里的真正含义。尊者的意思是说:如果一个人能够如实知见法、体证法,那么他每天都是在过着新年,而不是一年一度才过新年。

大伙儿都很有秩序的进入尊者的孤邸,并期待着尊者给我们这些弟子们一些新春教诫,但尊者并不多说话,只是对我们简单地说:「 Less talking. (少说话)」这对禅修者们是多么有益的教诫。看似简单,却不容易办到啊!

 
 
 
 

帕奥禅师很少给外国人佛法开示。在学只记得在2006年3月,尊者还没有启程到美国和英国主持密集禅修营之前,给了一系列的英语《阿毗达摩》讲解。在这一系列讲座之中,精彩的即席问答部分是最具吸引力的,许多外国比库都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向尊者请教各样各式的佛法问题。在这些发问的外国比库当中不乏知识分子,令人感觉好像是身处于某某大学讲堂里,在听着诸博学的教授、博士或学者在辩论一样。许多问题是围绕着如何以阿毗达摩来解释世间的物质与精神现象的运作。从问答中,我们可以看到尊者如何运用敏捷的思维和智慧一一给予解答。一些问题实在太深奥难解,在学的智慧还没有达到如此高深的程度。在这间「帕奥大学」里,在学的程度就像是在读小学一样。

在帕奥禅师讲解完每场《阿毗达摩》开示之后,Mahinda尊者即作了现场翻译。这些开示和翻译都有收录在最新〈帕奥宝库〉DVD中。在网络上许多上座部佛教的网站如〔觉悟之路〕http://www.dhamma.org.cn/books/ncdaszt/ncds005.htm

或〔佛陀的古道〕http://buddha-spath.com/forumdisplay.php?fid=61 皆有得下载。

 
 
 
 

这张照片是在2006 年2月10日于帕奥村托米时拍的。当天早上,在帕奥禅林对面的帕奥村落群里,家家户户都在门口摆了一张放着大米的小台,许多受邀来自附近寺院的比库、沙马内拉、戒尼们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沿着村道走一圈,村民们就这样把大米一汤匙一汤匙地布施给僧尼们。这情景真的不容易在大马看见,寡见少闻的在学可算是第一次亲身体验到这种那么壮观的场面:波澜壮阔的僧伽队伍与慷慨激昂的施主们。我们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居士们也法喜充满地一起合资买了几袋米来种种福田,累积善业。愿这布施的功德也回向给所有正在看着这张相片的读者们,希望您们都能随喜这份功德,愿您们随喜之善业成为止息一切苦的助缘。

在学发现在他们当中不乏英俊美丽的善男信女,啊....请不要误会在学‘乱乱看’,这里所谓的“英俊美丽”并不是指他们的外表英俊美丽,而是指他们拥有着一颗英俊美丽的“美心” ——一颗善良、慷慨、亲切、和蔼及恭敬的心。外表的英俊与美丽都会随着衰老而消逝,然而源自内心的英俊与美丽是不会被时间征服的,也不用刻意乔装打扮的,这才是在学心目中真正的英俊美丽。而这份英俊美丽也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拥有的,您们同意吗?那么,现在开始大家一起努力培育这份不会受时间与空间限制的“英俊美丽”吧!

 
 
 
 
 
 

帕奥禅林,像不像佛陀时代的揭达林给孤独园呢?

帕奥禅林(Pa-Auk Taywa Meditation Centre),位于缅甸南部毛淡棉市近郊的帕奥村对面,以村名作为寺院之名。现在帕奥禅林已经成为颇具规模的国际禅修中心,目前还在不断扩建当中,以应日益增加的禅修者之需。在此修行的禅修者经常维持在七、八百人左右,其中上座部比库有三、四百位。外国禅修者有一百多位,其中华人就占半数以上。

有时候在读圣弟子传时,时常会感叹自己出生在离佛陀时代遥远的佛法边地,心中羡慕那些生逢佛世、亲闻佛音、亲受佛教的弟子们。两千六百多年前,自己究竟在哪里呢?是沉沦恶道?是身为外道?还是一个懈怠放逸的佛弟子呢?

世事迁变无常,佛陀所教导的正法、律也将如此,必定是缘生缘灭的,佛法的流变就是无常法印的展现。从佛陀时代的原始佛教到部派佛教,再经大乘佛教、密乘佛教,演变到现代形形色色的佛教,五花八门的见解与稀奇古怪的修行方法充斥了整个佛门,而且这些变了质的佛法还蒸蒸日上、越来越兴盛,「像法」的信徒也越来越多。当然,正法的日渐隐没是不可否认和无法扭转的事实,这一切都依循诸行无常的铁律。虽然如此,现代我们仍然可以在帕奥禅林看到更接近于佛陀时代的正法与僧团。愿所有仰慕纯朴原始佛教的善人们,都能在这片净土里寻找到那份朴实无华的真!

 
 
 
  托钵的时间到了,僧众们列队步行到托钵堂托钵。在大马的马路是靠左走的,而缅甸是靠右走的。僧众托钵时要披覆双肩、穿上整齐的善披覆(suppanicchanno)。如果刚出家的比库或沙马内拉对披覆双肩不熟练的话,可以提早到托钵堂“练习”,因为托钵堂有许多上座比库很乐意教您如何穿。若熟练的话,不用一分钟即可穿好。  
     
 
 
 
 
 

世间无上的福田——僧团。有智慧的善人们总是把握机会在无上的福田耕耘播种,以累积福德和菩提道的资粮。Sadhu!Sadhu!Sadhu!

 
 
 
 

SupaNipanno Bhagavato savakasaigho世尊的声闻僧团是善行道者,

UjupaNipanno Bhagavato savakasaigho 世尊的声闻僧团是正直行道者,

NayapaNipanno Bhagavato savakasaigho 世尊的声闻僧团是如理行道者,

Samicipatipanno Bhagavato savakasaigho 世尊的声闻僧团是正当行道者,

Yadidam:cattari purisayugani aNNhapurisapuggala 也即是四双八辈,

Esa Bhagavato savakasaigho 此乃世尊的声闻僧团,

ahuneyyo 应受供养,

Pahuneyyo 应受供奉,

Dakkhioeyyo 应受布施,

ANjalikaraoiyo 应受合掌,

Anuttaram puNNakkhettam lokassa'ti 是世间无上的福田。

 
 
 
 

“即使在战场上,能战胜百万人,然而,能战胜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至上的胜利者”。

《法句经.千品.103偈》 礼敬世界上所有的生命斗士。

 
 
 
  即使在人类历史上任何一场伟大的战役,也比不上能够战胜自己烦恼魔军的战役。曾有多少人类伟大的战役在帕奥禅林留下辉煌的痕迹?  
 
 
  禅修可是真枪实弹的战斗,要跟邪恶的烦恼魔军决一死战。这里就是真正的战场,生命的战士们向贪、嗔、痴宣战。祛除自己内心的贪嗔痴才是真正的胜利。  
 
 
 

这世界上最成功的骗子并不是任何人,而是那颗我们自认熟悉但事实上并不熟悉的‘心’。我们已经被这颗‘心’蒙骗了许久,以致我们无尽漫长地沉沦于苦海中。伟大的觉者—佛陀已经教导我们如何去识破‘心’在耍的把戏。

智慧生于禅修之中,

无禅修智慧即退失;

知晓此二得失之道,

且实践以令慧增长。

《法句经·道品·282偈》

 
 
 
 
在这世界上有多少整天忙着在战场上征服他人的刚强男人,比这些正在努力征服自己之心的女人还不如?
 
 
 
 

佛法并不是要等到死后才能体征,智慧也不是要等到死后才开发的,法是佛陀为在活着的人而宣说的。看看这些年龄可以为人祖母者,依然在努力掌握生命后期的一丝力量作最后的冲刺,身为年青的我们真是感到惭愧。

Yo So Svukkhuto Bhagavatu Dhamma 世尊所善妙详细宣说的法,
Sandinnhiko 须经过学习及奉行才能体会的,
Akuliko 是可奉行、可得成果以及不被时空所限制的,
Ehipassiko 请来亲自试试看,
Opanayiko 恭敬学习,向内反照,
Paccatam Veditabbo Vinnuhi 智者皆能亲自体征。

某些传承说什么禅修、四念处不适合现代根器之人,这种观念不知已经抹杀了多少有慧人内在无限的潜能和良机,也忽视了人类后天的努力,也不知已经成为多少有慧人通往康庄解脱大道的巨石。除非已经得到自己的默许、认命,否则在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否定他人在这方面的能力。

 
 

为了延续佛陀的教法,佛弟子的使命就是实践佛陀的教法,随法、见法、体证法,实践八圣道。只要还有人实践八圣道,这世间就依然会有四双八辈的圣者;只要这世间还有圣者,正法就能继续久住于世。

『凡是在法、律之中有八圣道者,那里就有沙门,第二沙门、第三沙门、第四沙门……苏跋达,于此,只要比库们正确地安住,则世间将不空缺阿罗汉!』

——《长部16·大般涅槃经》

 
 

这里有多少位天真无邪的小沙马内拉是未来的「帕奥禅师」呢?

 
 
 
 
一次又一次的,帕奥禅林默默地记载着人类最光晖的战绩。
 
 
 
 
啊!世界上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是谁呢?
 
 

就是那些正在努力克制感官欲乐、舍弃财产、离开在家舒适的生活、剃除须发、穿着袈裟、守护诸根门、自制身口意、具足清净戒行、见到最小的过失也能带来的危险、努力圆满清净梵行的僧伽们。

这些并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小辈的内心不禁流露出深深的赞叹与惭愧。

在那里可以看到世间所有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们的足迹?就在清净如法的僧团、在森林、在山洞里、在荒野。

只有清净正法的僧团,才是世界上四双八辈圣者的摇篮;

只有清净和乐的僧团,才是世界上最殊胜无上的福田;

真正在饶益这世间的就是正在实践八正道的僧伽们;

致帕奥禅林的僧团,以及所有依然存在这世间清净的头陀僧团,

小辈再次献出最深的敬意;

在此,小辈再次顶礼僧团;

在此,小辈再次顶礼尊者们的双足。

在此,小辈向世上所有四双八辈的圣者们献出最深的礼敬。

 
 
 
 

它虽然古老,但它有一种永驻的新鲜;
它—佛陀的古道,乃在向疲倦的旅行者招手。
来吧!旅者,慈悲的佛陀在呼唤着您,就像慈母在盼望着她唯一的儿子归来一般,
来到安全和宁静的休息处吧!

 
 
 
 
(注:本文图片较多,若图片显示不正常,请访问镜像站点相同文件,速度好些:点击镜像文件1,或者镜像文件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