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悟之路首页 巴利语三藏 上座部典籍 佛学研究 止观禅修 照片展示 语音视频

原始佛教思想论

木村泰贤 著 欧阳瀚存 译

[据台湾商务印书馆发行本1990年9月第六版录入]

第一篇 大纲论 第一章 原始佛教之整理法与本书之方针 第二章 时势与佛教
第三章 教理纲领 第二篇 事实世界观(苦集二谛论) 第一章 世界的原理之因果观
第二章 有情论概要 第三章 心理论 第四章 业与轮回
第五章 十二缘起论 第六章 存在之本质论 第七章 对于存在之价值判断及其根据
第三篇 理想与其实现(灭道谛论) 第一章 修道论总说 第二章 道德概论
第三章 信徒之修道 第四章 出家之修养法 第五章 修道之进程与罗汉
第六章 涅槃论
   
 
 

第三章 信徒之修道

一、为信徒之必要

如前章所述。凡为佛陀之信徒者。以向于解脱之道。为实修之教与理想。虽然。欲求真正至高之理想者。不得仅以如上实修。即谓为完全。何则。如前所举者。要为只属于外表之事项。于内部之性灵方面。尚付缺如。夫当实际修练上述教条与理想之时。若无内部的求法心之支撑,固属不可。然若仅自形式言之。则虽对佛陀施教之真髓。不生信仰。亦属无妨。此即中国判教者。以上述之教。判为人天教。而置于佛教真谛之外也。吾人虽不赞成以此置于佛教教理之外。然亦不以仅奉行上述教条及理想。即谓为真正佛教之修养。盖欲以此回向于解脱者。更当置其基础于心灵的生活。即以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之伦理的修养为根底。并须以自净其意。为对于自己之修养。凡由此方面进展者。是即为三宝弟子之信男(upasaka优婆塞)信女(upāsika 优婆夷)之修道也。

二、为信徒之条件

为信徒修道之第一条件。不待论为首在对于三宝之至心皈依。即归依于为教主之佛陀。与佛陀授之教法。暨以此教法如实奉行之僧伽(教团)是也。

世尊。彼为阿罗汉。等正觉者。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解。无上调御丈夫。人天师。佛陀。薄迦梵。

依于世尊所能说之法。为现见的。(Sanditthika)常恒的。(akalika)实证的。(ehipassaka)导引的。(opanayika)依于有智慧者。可得种种解。(Paccatttam veditabbo viňňūhi)

力行哉。如来之圣众。真直行哉。如来之圣众。正行哉。如来之圣众。依于规律而行哉。如来之圣众。实则如来圣众之四双八辈。为足供养、欢待、布施、尊敬之人。于世间为无上福田。(1)

如上为归依之理由。亦即信仰之心持。是名为信具足。(Saddāasampanna)为信徒之第一条件。由是以此为誓文曰。

皈依佛(Buddham saranam gacchami)
皈依法 (Dhamm saranam gacchami)
皈依僧 (Sangham saranam gacchami)

此即所谓三皈文也。虽初有佛陀。次有法。由是乃有僧伽之成立,然其成为此形式。则有待遇于佛法僧三者。合为一致。方认为佛教真正救济机关之完成。信徒之所皈依。亦即迥向于此三者是也。惟此三者。自佛陀之精神言。毕竟谓为一体。故任由三者之一为出发。而入于信仰之门。其结果皆同为三皈。是又不待论也。

夫回向于解脱道。云何以三皈为必要欤。自佛陀之精神言。解脱道者。虽原为法所自然备具之道。然真正而能认识体验者,则仅有佛陀。以之如实修行者。又仅有佛弟子。故除皈依于此外。更无真正解脱之教。佛陀虽一方高标三归。同时又禁止皈依佛教以外之教法与神庙(Cetiya)等,其理由亦即在此。是故所谓三皈与至心皈依者。非徒为盲昧之领受。理解教法所成立之信仰。固不待言。即至少亦深受佛陀与佛弟子所感化之信男信女。由于理解教法。确信此外无真正之救济,结果遂以此为入门之法。斯乃历史上之事实。佛陀名此为慧具足。(Paňňāsampanna)与信具足同。亦认为理想信徒者之一种条件也。理解教法云者。自非如专门学者然。以此为知见明悉之义。要之当于四谛法门。确信世间为无常为苦。其原因则完全依于欲。灭苦之方法。即在于行正道。循兹结果。而至于解脱。乃为真正之救济。即依此确信。虽在家者。若能制苦因之欲。与基于欲所发动之烦恼。止恶修善。并时时清净自心。是即为信徒修道之要点。至对于教团之义务。自身既为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谓之四众。)之一分子。自当任责。并特以资助财物。为主要之任务。即随喜布施于比丘。比丘尼者。名为施具足。(agasampanna)与信具足慧具足同。均属为信徒者条件之一也。

就皈依三宝之本身严格言。己有修行道之意义。何则。以四谛中。包含行八种正道是也。惟若自实际言。则于欲世界而修道。所谓制其欲。与清净其心者。要为程度问题。当实际应用时。自有设立标准的实行规定之必要。此即所谓戒具足(Sihasampanna)之一条件。广言之。虽饮食于前章所述之一般道德。若仅自狭义言。则为奉持五戒(paňcasila)与持斋(Mah'uposatha)是也。

五戒者。前章已屡言之。即立誓终身遵守如次之五戒。

(1) 远离杀生(PānātiPatā pativirato hoti)
(2) 不与不取(Adinnadā pativirato hoti)
(3) 离邪淫(Kamesu micchachacārapativirato hoti)
(4) 离妄语(Musāvāda Pativirato hoti)
(5) 离醉酒(Susa-meraya-majja pamādattāvā pativirato hoti)

此前四条。为避免自身罪恶行为(性恶)之条目。第五为诱引等之物。所谓避免遮罪之条目也 如前述。自历史言。此五戒不待论非佛陀所首创。至少亦可谓前四戒为权与于法经。且为当时一般宗教之规定。虽然。佛戒之特色。即于他亦然。与其谓为规定其物。毋宁谓为实行时之精神与态度。婆罗门教。当时恐只有规定。而缺乏精神。曩言之。虽以不杀生为贵。然至于祭祀。则残杀无数无辜之兽类而不顾。似此实属流于放逸。反之。耆那教等。则又行之过严。循至其极。遂惟徒苦吾身。综之。均不免于一偏耳。惟佛陀纯以向来之中道态度。而处理此五戒。既不过于放逸。同时亦不趋于极端。于其不可行者。则避免之。湍以精神的为主旨。尤其列不饮酒为第五戒。虽导源于婆罗门梵志期限之修养项目。然以此推为普通戒律之一。足示佛陀以精神健全。于道德的宗教的修养。为如何重要之条款实可谓佛教戒律之一大特徵也。虽然。禁酒运动。不起于佛教国。而起于基督教国。毋宁谓为不可思议矣。

此五戒虽为有生相终始之誓愿。但除酒之一端外。馀尚不免为对人者。至于持斋。(Mah'uposatha)则纯为对于自身之克己修养法矣。即于每月一定之日。如半月(Rakkha)之一日、八日、与十五日。奉行布萨日。(uPOSatha)若一月。则为六次。此世所谓六日斋也。基督教徒以星期日。犹太教徒以星期六。为圣日为克己日。佛教徒则以此日为圣日克己日。斋戒之重要条款如下。

(1)一定之食时以外。不间食。(Vikālabhojā pativirato虽非时食)
(2)离开蹈舞、歌咏、戏剧、等游戏。及避免香料、华鬘、等装饰。(Naccagitavadita visuka dassa na pativirato mela-gandha-vilepana dhārana mandana vibhusanatthāna pativirato)
(3)伏于高床大座。亦避免于坐。(uccayana-mahosayana pativirato)

以此加入于前之五戒。通例称为八斋戒。(atthangika mah'uposatha)夫自历史考之。持斋之大部分。虽亦权与于修养次目。然佛陀以之推致于一般信徒。且限于特定之时日奉行之。洵可谓得应用之妙矣。综之。持斋纯为对于自己者。虽在世间。亦与罗汉同。奉此行法。以养成自己超世间之性灵生活。诚属自净其意之宗教生活。而为可钦慕之制度也己。

遵守以上之三归、五戒、及持斋之三项。因他为善。同时又清洁自己心身。是即在家信徒之修道标准也。佛陀名行此之人。为圣声闻。(ariyasavaka)自实际言。凡信徒有不如是奉行者。亦有更进于此之修养者。固不徒论。综之。当知如上所述。乃为信徒之标准的生活规定。前章之所谓一般伦理。亦以有此种私生活。方能真正回向于意识的解脱道也。

[注](1)A.lll P. 212。中三0优婆塞经阁本P. 144。

(2)关于此种信男信女之修道。虽各种经典中多有之。兹特选列如下经。以备考。巴利增一部。 Uposakavagga即III PP. 203-217各经。中含三0优婆塞 经。S V P. 395 Mahanama 杂含三三阁本P. 662 中含五五持斋经A.Iv PP. 255-258。

三、信徒之境界(特举释氏摩诃男为例)复次信徒如是修养之结果。

得进至于若何之境界欤。按自法相言。则为初果之预流。(sotā apanna)即由预于圣者类之位。进而至于第三不还果。乃教团之规定也。盖出家者。以到达第四果为最高。俗第子则至于其前一位为止。又所谓不还果者。死后则生于天上。即于其处得解脱。与吠坛多之渐解脱。(Kramamukti)(1)同为解脱之一种。现行汉译阿含中。名此为有馀涅槃。(2)实际与最高果之境地无甚异。且不仅此也。迨后如此道派(Wttarapathaka)主张虽俗人。亦得成为罗汉。(3)盖在家者。果修行精进。则事实上亦得于专门出家者之同等地位也。

法相问题。要对于事实之解释为主。实际以此徵诸事实。则虽在家者。亦不亚于出家罗汉之法悦与安心。故由此而现示种种力用者。殊不乏人。尤其当疾病之际。依于法力而治痊。临死之际。从容不迫者。在此辈信徒中。乃数见不鲜。试举例言之。如给孤长者有名之慈善家须达。(Sudatta)某时罹大病。因欲受最后之安慰。乃招请舍利弗说法。于是舍利弗为说种种法。且告以长者己得预流果。(初果)死后无须恐怖。以是安慰。长者之病。遂即霍然。(4)此即依于如是法力与信力。虽綦重之病。亦能治愈之例证也。矧初果云者。实际上其地位并不甚高。然犹克现示此力。则若为二果、(一来果)三果、(不还果)之信徒。其境界非常精进。是更不难推察言观色矣。又此不仅限于男子信徒。即女子亦如此。自有名之笃信家毗舍佉鹿母。(Visākha Migāramatā)以至多数信女。(优婆夷)种种之力用。乃佛陀所常用为推奖者也。(5)

虽然。吾人今不遑列举此类事实。矧在实际。其事实亦多不详。兹仅举信后男中死事最壮烈之释氏摩诃男(Mahanama)之一例。藉以考知优婆塞内部力用。为如何之材料焉。

摩诃男(Mahanama)者。与佛陀同族之释迦族人也。为阿那律(Anuruddha)之兄。(6)夙昔归依佛陀。故为热心之求法者。试观佛典中。多有以彼为中心之说法。可为明徵。(7)尤其如某经中。(8)记载彼为质问者。问优婆塞修道之标准。曾得佛陀之答解。最属有名。由此观之。彼为真正之信徒其求法心如何盛炽。不大可见耶。

如是。当彼为信徒修道之时。适迦毗罗成发生大事变。即前述沙瓦提城主毘瑠陀王(Vidūdabha)之再度攻掠是也。盖其初之征调。因于佛陀之无言说法。毘瑠陀王亦即调回其军。然率以为与摩诃陀争霸之故。且以传说谓迦毘罗城。为王少时含羞之所。爰利用佛陀远离之机会。遂以大军。攻陷迦毗罗城。并乘此报复其幼时之耻辱。大肆暴虐。(9)是时摩诃男亦在城中。因不忍见同族之苦惨。乃自投毘瑠陀王。乞将其沈诸水中。藉嶯残暴。王许之。于是彼即自沈于水。是时王及左右。均以为当即浮出。乃迟之又久。不见浮出水面。疑议间。爰使人搜诸水底。方知彼自以髮。系诸水中之树根。遂弱死之。以是毘瑠陀王虽暴。亦即敛其虐杀。迦罗城之人民。乃多获免死。此实五分律第二十一。增一阿含第二十六。(10)等。昭示于吾人之记事也。夫似此壮烈牺牲的精神。讵不可以泣鬼神欤。然而此种精神。纯自为优婆塞时之修养而来。尤其自信于死后之运命。故有此从容不迫之壮举。斯其一大原因也。昔彼于某时。曾就佛陀间关于自己之死后。佛答之如左。

摩诃男。汝于长夜心。修信、修戒、修闻思、慧、勿怖勿怖、摩诃男。汝之死。(后)决非恶死。当得善死。(11)死后无恐怖者即以因善事而死。为不恐怖之原因也。不杀、不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等。虽要皆消极的修养。然至修养之极。则虽消极的修养。亦现如上积极的应用。即为信徒之应用。是乃未可漠视者也。

[注](1) 印度六派哲学P.601。
(2)增一阿含七阁本P.306曰。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此二法涅槃界。云何为二。有馀涅槃。无馀涅槃。彼云何名为有馀涅槃。于是比丘灭五下分结。即彼涅槃。不还此世界。是名有馀涅槃。
(3)Kathavatthu IV.1-2。
(4)中六教化病经M.143。Anatthapindikovāha
(5)A.I. P. 26。
(6)Theragathā 892-919 之注。
(7)杂三三有五经S.V .PP。369-374有三经。
(8)杂三三阁本P .662 S.V.P.465。
(9)毘瑠陀王幼时于迦毗罗城受辱之记事。见增二十六阁本P.386。
(10)五分律二十一张二 23a;增二十六阁本P.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