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佛教与大乘的差异
分文不取
咒语非佛说
正法之流变

正法之流变

作者简介:林欣(Mahinda),1971年出生于中国.广东省。中学时代皈依佛教,大学时代开始研究《阿含经》及原始佛教,毕业后于广州市从事美术教学工作,其间曾到西双版纳、五台山、西藏、缅甸等地考察参学。于2002年7月至缅甸帕奥禅林出家受具。

虽然诸佛世尊所觉悟、所显示之「法」是常住不变的普遍真理法则,但诸佛的正法、律,也即诸佛世尊用来阐述「法」的教理教法,却是缘生缘灭的,必定遵循诸行无常的自然法则。

在《律藏》中记载:过去的毗婆尸佛、尸弃佛及毗舍浮佛因为疲厌而不广为声闻弟子说法,不制立学处,不教示波罗提木叉,导致其正法于彼佛灭后不久即行消失;而拘楼孙佛、拘那含牟尼佛及迦叶佛因为不疲厌为声闻弟子广说正法,制立学处,教示波罗提木叉,其正法于彼佛灭后仍然得以久住。

现在的乔答摩佛陀所教导的正法、律也将如此,必定是缘生缘灭的,因为一切有为法必定是无常的。佛陀的正法、律在流传的过程中一定会发生改变,这也是世尊早有预料中事。

世尊曾经用阿那伽(巴利文 anaka)战鼓的故事来比喻正法的未来命运:

「诸比丘!过去久远劫时,有一个名叫达萨拉哈(Dasaraha)的剎帝利,拥有一个用来报告时间及警报的战鼓,名叫阿那伽战鼓。

「此战鼓每天都为城里的人民报告时辰。若遇到紧急事件发生时,士兵们更是大力地将战鼓擂得震耳欲聋,以便让人民做好防备。

「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个簇新的战鼓慢慢地出现了剥落与裂痕。达萨拉哈见此情形,赶快吩咐木匠找新木片将裂痕换补上去。之后,当鼓皮也出现剥落与裂痕时,他们同样地换上了新鼓皮。

如此重复地换了一次又一次,最后,原来的木片与鼓皮都完全被新的木片及鼓皮取代了。」

如是,世尊问诸比丘说:

「诸比丘!你们认为如何,这个阿那伽战鼓还在吗?」
「世尊!战鼓还在。」
「它还叫阿那伽战鼓吗?」
「是的,世尊!它还叫阿那伽战鼓。」
「这个战鼓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阿那伽战鼓呢?」
「世尊!它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阿那伽战鼓了,因 为所有的木片及鼓皮都被换掉了。」

「诸比丘!同样地,如来所宣说的教法于未来也将出现与阿那伽战鼓一样的情形。到了某个时候,会有一些比丘因为当时的形势所需,或由于个人的贪心、欲望、无明,把佛法一点一滴地换掉、更改,甚至歪曲。最后,如来的圣教将被涂改得面目全非,甚至荡然无存。所剩下来的仍然被称为‘佛教’,但实际上,佛陀的教诲已经荡然无存了。」(S.20.7.;杂1258)

导致佛陀正法之流变有两种原因,第一种是方便的发展演变,第二种是无知的歪曲篡改。

1、佛陀在世时,追随佛陀修行的弟子包括社会上各个阶层、各种根基的人士,他们在听闻佛法、修持佛法及证悟佛法方面,都会随着各自不同文化程度、社会阅历、根性爱好、修持经验来认识和理解佛法,于是,对世尊所宣说的教法与戒律在诠释与实践上也就出现一些差异。之后,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佛教传播地区的不断扩大,信徒队伍的日益增加,弘法者为了使佛法能够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域内生根发芽、发扬光大,必然或多或少地会考虑所传播地区的文化背景、社会形态、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环境条件、政治因素,以及信众的根基、素质等,适当地把佛法作一些调整,以适应当地的具体情形。于是,从一味的佛法中便发展出许许多多接引不同根性众生的方便善巧法门。

2、从经律中的记载可以知道,对世尊正法、律的歪曲误解,早在佛陀住世时期就已经存在,比如:波逸提第68~70条制戒因缘中的阿梨咤比丘、骞荼沙弥,嗏帝比丘(中201?嗏帝经;M38.大贪爱行经)等所生起的恶见,即是对世尊正法、律的有意歪曲。

佛陀入灭后,僧团有了走向堕落的倾向,一些比丘生活开始腐化,有些人甚至开始擅自篡改佛法。在汉译《付法因缘传》中记载了当时的一些情形:
阿难游行至一竹林,闻有比丘诵法句:「若人生百岁,不见水老鹤,不如生一日,而得睹见之。」

阿难纠正此比丘说,此非佛语,今听我演:「若人生百岁,不解生灭法,不如生一日,而得了解之。」

此比丘即向其师说阿难语,师告之说:「阿难老朽,言多错谬,不可信矣。汝今但当如前而诵。」

佛灭百年,跋耆比丘乖违律制,又有大天唱五恶见事,开教团部派分裂之端倪,于是产生了保守传统的上座部及激进革新的大众部之分。此后各部之间众说纷纭,各行其是。佛灭五百年以后,有「般若」、「方广」等新学兴起,随后各地又传出许多新编纂的经典。这些新学经典也采用「佛说」的形式,其中有些是对传统经典的发挥,但更多的是开显「深奥殊胜」之义理。因新传出之经典有异于传统的三藏经典,故凡承认新学经典者称为「大乘」,而执「大乘非佛说」者则被贬为「小乘」。至佛灭一千二百年顷,咒术、祭祀、仪轨、鬼神信仰等神秘主义,及淫欲、贪婪、忿怒、我慢等障道法更混入佛教,遂致清净之佛法逐渐沦为与梵魔外道同流。

世尊在《像法经》中如此对迦叶尊者说:

「迦叶!譬如劫欲坏时,真宝未灭,有诸相似伪宝出于世间;伪宝出已,真宝则没。如是,迦叶!如来正法欲灭之时,有相似像法生;相似像法出世间已,正法则灭。譬如大海中船,载多珍宝,则顿沈没;如来正法则不如是,渐渐消减。如来正法,不为地界所坏,不为水、火、风界所坏,乃至恶众生出世,乐行诸恶、欲行诸恶、成就诸恶,非法言法,法言非法,非律言律,律言非律,以相似法,句味炽然,如来正法于此则没。」(杂906;别杂 121;S.16.13.)

佛陀的教法不可能因为时空的变迁而毁灭,也不会遭到恶王的破坏、政治的迫害、外道的攻击而灭亡,唯一可以使佛法趋向灭亡的因素,正是传承佛法、住持佛法的出家人。正所谓「狮子身中虫,还食狮身肉。」佛法的最终衰亡,将败在那些身披袈裟、贩卖如来的佛门败类手中。

在佛法的流传过程中,由于住持佛法者的素质参差不齐,其中不乏一些不学无术、放逸堕落、追名逐利者,他们不敬善友、不重传承、不学经教、不持律仪、不修止观,对佛法缺乏真修实证。这些人由于受到贪欲、名利、地位、供养等诸恶法的侵蚀,在住持佛法的过程中,不断地把他们已受到了污染的知见加进到世尊的正法、律中,造成了正法的逐渐衰落与消亡。

正法流变与衰败的原因更有一部分是出自那些执着于「邪胜解」(micchadhimokkha)者。由于受到无明与邪见的污染,他们把乔答摩佛陀以外的导师、诸神、梵天等视为佛陀,把邪法视为正法,把正法视为劣法,把非律视为律仪,把律仪视为执着。这些人把一些夹杂着邪见的观点、外道的学说、不纯净的仪式和似是而非的修行方法,慢慢地增添到佛教中来,再结合自己的世智辩聪、修持体悟和禅定经验,把佛法一点一滴地替换、修改和歪曲,最后,世尊的正法、律被涂改得面目全非,甚至荡然无存。然而,因为这些经过歪曲和篡改了的东西仍然寄生于佛陀的圣教之中,仍然披着「佛法」的外衣,虽然它们与世尊的正法、律相去甚远,但仍然被称为「佛法」,这就是相似于正法的「像法」(saddhamma patirupaka)。

从整个佛教的发展史来看,越早期形态的佛法,其变化越小,而越往后发展,变化愈大,被修改与被歪曲的成分也就愈多。

——摘自拙著《佛陀的教法》第一品第一节

---------------------------------------------------------------------------------------------

正法与像法

明法比丘

正法讲的是宇宙人生的真理,不论佛陀出不出世,这些真理都是存在着,只是将之完全的开发显示,则非得仰赖佛陀不可。正法已为佛陀所善说,存在于世间,在世间流传,因为随着风土民情、一知半解、自作聪明、误解、曲解诸多因素,必然会有走样的情况。

大迦叶尊者就曾问佛陀说:「何因何缘先前制戒少,很多比丘得最后智(证阿罗汉)? 而今制戒多,很少比丘得最后智。」佛陀回答:众生变坏(善法退减)。佛陀又说,正法欲灭时,有相似像法(saddhamma-patirupaka)生,相似像法生时,正法则灭。又说有五因缘能使如来正法灭,即:不尊重大师(佛)、法、僧伽、学(戒)、禅定。(《相应部》16.13;《杂 阿含经》906经说,不敬.不重.不下意(谦卑). 供养.依止大师、法、学、随顺(受)教、诸梵行 大师所称叹者。)使正法久住的五因缘,则应 尊重大师、法、僧伽、学、定。

对初步辨识正法与非法的方法,由巴利文《增支部》〈迦摩罗经〉(《卡拉玛经Kalama Sutta》)(A.3.65),佛陀对迦摩罗人开示十项不可随便相信的守则,可以供给检视之用。(1)不要因听闻就相信(anussavena ,anu随着ssava听;report)。(2)不要因习俗传统就相信(paramparapa;lineage of teaching)。(3)不要因流传的消息就相信(itikiraya;hearsay)。(4)不要因宗教经典就相信(pitakasampadanena;collection of scriptures)。(5)不要因合乎逻辑就相信(takkahetu;logical reasoning)。(6)不要因合乎推理就相信(nayahetu;inferential reasoning)。(7)不要因外表的观察就相信(akara-parivittakena;reflection on reasons)。(8)不要因深思熟虑就相信(ditthinijjhanakkhantiya见审谛忍,ditthi见解、nijjhana审察、kkhanti接受;acceptance of a view after pondering it)。(9)不要因似真、有可能就相信(bhayarupataya;plausibility)。(10)不要因沙门是我们的导师就相信(samano no garu;the ascetic is our teacher)。若遵守这十项原则就可以排除世间一些非法、非律的成份。另外,佛陀也说「法」若引生贪、瞋、痴则是无利益与苦法;若能助益离贪、瞋、痴则是有利益与乐法。佛陀也开示了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之理,以帮助辨识正法。

早期因经典尚未结集,佛陀提出「四大教法」来辨识正法律与非法律:「诸比丘,若 有比丘作如是语:1『此是法,此是律,此是导师之教言,我从佛亲口闻受。』诸比丘对该比丘所言,不应称赞,也不应藐视,应了解其每 字与音节,而与经律相比较、相对照;既较对以后,若其不与经律相符,则其结论应为:『诚然,此非佛陀之教言,而是该比丘之误会。』因此,诸比丘,汝等应拒绝之。若与经律相比较、相对照以后,彼能与之相符,则其结论应为:『诚然,此是佛陀之教言,该比丘善了解之。』诸比丘,此是第一大教法,应当学。」2若从僧团听闻;3从某寺院众多博学多闻、深具信仰、深入于法、精娴戒律的长老听闻;4从某寺院博学多闻、深具信仰、深入于法、精娴戒律的比丘听闻;都应善加比对、辨识。(《长部16经》〈大般涅盘经〉第四章.第一至十一段)也由此可见,正法律并不主张盲信「圣教量」(agamapramana圣者所传授之教)。

对像法或末法的警觉,促使佛教徒反省与奋起,寻求解决挽救之道,但有时适得其反。 他们有时只撷取部分的正法(如阿含经),或利用正法再经过走样的演化、包装,加上个人魅力、神通、特异功能、虚假的证道、似是而非的辩证,俨然成为佛陀再世,或超越佛陀,或佛陀的代言人。因此,寻道者(seeker)若心智未开(未证果或未具足正见),或不小心,就会为「非法」所困,甚至断送慧命。

(《嘉义新雨杂志》第38期)

---------------------------------------------------------------------------------------------

佛法的流变

法味比丘

佛法是一味的,但历经二千五百多年的流传到现在,味道已失真且变得非常奇怪。如同一条清净的河流之源头,在流经中、下游的家庭、工厂时,被加进了种种恶臭的废水,河水因此就变得污秽不堪。这就是佛法流变的主因──染污的知见。

佛法是一味的,但众生的病态却有八万四千种之多,在对治悉檀的情况下,会有许多善巧的方便法门。就好像一位高明的厨师之手艺,为了适应各类食客的口味,就加入了诸多佐料与调味品,以便满足老饕们的口感。这就是佛法流变的助缘──不究竟的方便。

佛法是一味的,看那佛世的圣弟子们一经佛陀开示法要,就能体证法义而自在解脱。彷佛一名熟悉解脱道的向导,直接正确地指引旅客往解脱的涅盘城行去,只要行者照着导师所指示的方向勇往前进,就必然到达安稳的灵山圣境。这就是一味的佛法──不流变。

再看看我们这个时代,讲修行的人很多,虔诚拜佛、念佛的人也不少,埋首在文字堆从事佛法研习的人不算少,但解脱成圣贤的人有几个?说到这儿,自己也惭愧!然而,我们偶尔会听到有人批评阿罗汉的圣者是自了汉、小根器不堪领受大法,试问说这等话的人有谁证果、是大根器的佛菩萨呢!这是佛法流变中最大的致命伤──无明的诤讼。

关于佛法流变的因缘甚多,碍于个人智慧有限无法逐一细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离佛日远的弟子们「认不清佛陀的身分了」。有人把佛陀当成万能的天神,开口便是神通玄机,让众生变得神经兮兮;也有人认为佛陀是鬼怪,所以会讲许多灵异感应,使听众耳目一新而趋向鬼道迷信;有的则将佛陀当作小丑,逢人就演戏卖唱说笑,让观众看了捧腹大笑。就在这些弘扬佛法者的无知言行下,真正学佛的人士早已避舍三尺,而初心学佛者则无所适从,让佛陀含冤,佛法不得不恶性流变。

其实,佛法的流变在佛陀入灭后不久就产生了,但那仅限于佛弟子们对佛陀所宣说的法义与戒律的诠释角度有些不一致。之后,随着佛法从恒河流域传播到邻近各地区时,该地域的社会形态、风俗民情、文化背景等,或多或少都跟佛陀当年的时代有所差异。再加上弘传者对佛法的体解也许还不深入,或者是考量环境条件、学者根性等因素,所以增添许多凡夫的我见,或是融入当地宗教仪式等不纯净的外因,导致代代流传,后人不知而随意附合,因此一味的佛法不想流变都不可能。

佛法的流变是无常法印的展现,原本就用不着担忧,凡是世间一切有为法,都在生、住、异、灭的真理法则中,我们又何必呵责佛法会产生流变的现象。那又为什么要写这篇拙文呢?目的在警愓自己并与同参与共勉──佛教终究会灭亡的,但不要亡在我们的手中。

---------------------------------------------------------------------------------------------

信仰大乘15年后的认识